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141章 扫黄大队来了

第141章 扫黄大队来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冷清欢微微一笑,只觉得有够无聊,转身想走:“小倌儿值得这多银两,你就未必了。”
    “别走啊,价钱好商量。”妖孽男子一个闪身,挡在了她的面前:“大不了这些银子都归你,我倒贴还不行吗?”
    “无耻!”
    冷清欢冷冷地瞪了对方一眼。他若是这琳琅阁的倌儿,顶多算是发骚,可不是的话,那就是在调戏自己了。
    妖孽男子竟然探手入怀,又摸出几张银票来:“小爷我再加一千两,如何?”
    齐景云在身后笑得放肆:“看来今日带着冷兄弟前来是对了,不亏本,还有的赚。”
    冷清欢手腕一翻,从袖子里摸出一把亮闪闪的手术刀,唇角含着一抹冷笑:“若是再敢放肆,信不信我阉了你!”
    妖孽男子夸张地打了一个哆嗦:“这位小公子好生彪悍,真够味儿,小爷我就喜欢你这样的。”
    冷清欢一向是一言不合就动手,毫不客气地一挥手,锋利的手术刀刀片贴着对方那张如花似玉的脸就划了过去。
    对方脚下纹丝未动,也未见他怎样动作,刀片堪堪贴着他的鼻尖划了过去,然后一把擒住了她握刀的手腕,再次凑了过来。却不是看她,而是对她手里的刀片,十分感兴趣。
    “世间竟然有如此巧夺天工的锻造手艺,薄如蝉翼而又吹毛断发,锋利无比,就算是江湖上有名的柳叶刀怕是都难忘项背。公子开个价吧?”
    冷清欢算是看出来了,这家伙应当来头不小,同样财大气粗,而且身手敏捷,否则哪敢对着自己这样死缠烂打?
    齐景云玩笑归玩笑,一见到他竟然敢对冷清欢动手动脚,怎么可能继续坐视不管?整个人突然如离弦之箭一般,朝着他扑了过来,手中折扇一挑,直冲对方面门。
    “放手!”
    妖孽男乖乖地松了手,并且识相地退后了两步:“玩笑而已,这位公子混惯了风月场的,如何也这样小气?”
    齐景云闪身挡在冷清欢身前,将手里折扇“唰”的一声打开:“只是要让你明白一个道理,管好你的手,有些人不是你惹得起的。”
    妖孽男眯着眼睛,瞅了他手里的折扇一眼:“美人骨扇,原来竟然是伯爵府齐二公子,失敬失敬,的确是在下唐突了。”
    齐景云顿时面有诧异之色:“这美人骨扇我刚刚入手不过月余,你竟然能根据一把扇子认定我的身份,你又是什么人?”
    “男人啊。”妖孽男答得顺口。
    冷清欢一声冷笑:“未必。”
    妖孽男扭脸再次不怀好意地望着冷清欢:“若是不信,咱们可以找个房间好好验证一番。”
    登徒子!
    冷清欢轻嗤一声:“不男不女,你好意思在本公子跟前宽衣解带?”
    适才还满脸嬉笑的妖孽男瞬间面色一沉,周身骤然迸射出一股如刀锋一般凛冽的杀气,狭长的凤眸中有红光隐约浮现。
    齐景云心中一凛,敏锐地觉察到了,立即严阵以待,护住了身后的冷清欢。
    双方正是剑拔弩张的时候,听到琳琅阁外面人声喧哗,有惊慌失措的低呼声此起彼伏:“官府来人了!快跑啊!”
    长安王朝严令官员与世家子弟嫖妓,但是这也是屡禁不绝的。尤其是琳琅阁这样挥金如土的所在,还是各种官员居多。官府偶尔也会抽风前来盘查。
    妖孽男子立即收回了瞪着冷清欢的目光,一个闪身,便回了他原来的房间,“砰”的一声闭了屋门。
    冷清欢哪里还有闲情逸致去追究这个莫名其妙的男子,心里有点慌,自己好歹也是麒王妃啊,这若是被捉个正着,碰巧再有人识得自己,那不就完蛋了?
    回了王府,慕容麒岂不要吃了自己?
    二人所在是琳琅阁的贵宾房间,在三楼位置,已经开始鸡飞狗跳,有不少人衣衫不整地从房间里出来,如同无头苍蝇一般,四处惊慌逃窜。
    就像是白羊堆里突然来了只大灰狼。
    冷清欢傻愣愣地问齐景云:“怎么办?”
    齐景云丝毫不以为意:“我又不在朝中为官,破罐子破摔,反正是不怕。”
    然后别有深意地看了冷清欢一眼。
    冷清欢是叫苦不迭,简直不要太悲催,这可是自己首犯啊,第一次逛青-楼,就撞见了扫黄大队。
    “看你身手还可以,要不带着我翻窗户?”
    齐景云摇头,还有点幸灾乐祸:“这些官兵们全都训练有素,一来了直接前门后门包括窗户下全都有埋伏,就等着要脸不要命的人从窗户跳下去自投罗网呢。”
    “那岂不就是瓮中捉鳖了?”
    眼瞅着那些抱着袍子仓惶逃窜的人又返了回来,急得捶胸顿足。对面的房间门又开了。
    冷清欢扭脸,顿时目瞪狗呆。
    适才那个妖孽美男脱下一身红袍,裹了一件粉红色罗纱裙,发髻高绾,风拂杨柳一般,不急不慌地从她跟前飘过去,冲着她俏皮地挤挤眼睛,缓缓吐唇:“冷公子是吧?咱们后会有期。”
    然后大摇大摆地径直下楼去了。
    妈呀,这样也行。
    齐景云眼前一亮:“好主意,这些官兵严查的是官员嫖妓,若是扮做这琳琅阁的姑娘,他们是不闻不问的。”
    扮小姐?冷清欢有点抵触。
    齐景云已经一个闪身,冲进了相邻的房间,然后捧着一套藕荷色的纱裙出来,一把塞给冷清欢:“刚扒下来的,还热乎着呢。”
    眼见官bing已经噔噔噔地往楼上冲,转眼就要上到三楼,冷清欢还真的没别的招了,抱着衣裙一咬牙进了房间。
    官bing气势汹汹地逐个房间搜查,将躲藏在床底下,桌子下面,窗帘后面的肥羊们一个个揪出来,严厉地逐个盘查。
    三楼都是有钱人来的地方,油水大,所以,格外仔细。
    来到冷清欢与齐景云的房间门口,将门敲得“咚咚”响:“开门,开门!快点,不然踹开了!”
    房门从里面打开了,齐景云不耐烦地皱着眉头:“吵嚷什么?寻个乐子都不安生,这琳琅阁这么大的生意,竟然都舍不得银子打点,这是要砸牌子吧?”
    士-兵一瞧,熟人,认得,不由呲牙一乐:“哎吆,这不是齐二公子吗?也就您老,外头吵嚷得这么大的阵仗,您还能继续淡定寻欢。”
    齐景云一张银票甩过去:“吃茶去,少啰嗦,打扰小爷兴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