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152章 你冷清欢也有今日

第152章 你冷清欢也有今日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慕容麒将那些请柬接在手里,暗中使力,顿时化作一阵齑粉,随风扬了。
    “告诉他们,王妃很忙,没有空。还有,媒婆登门的事情记得不要让王妃知道!”
    免得她尾巴翘上天,对自己更不屑一顾了。
    门房点头哈腰,眼瞅着一身怒气澎湃的王爷使出了洪荒之力,心中暗自吃惊,忙不迭地保证。
    慕容麒在原地暴躁地来回转了好几圈,脚下一顿,又补充了一句:“王妃若是出府,记得必须向本王禀报。否则唯你是问!”
    门房摸摸自己屁股蛋,菊花紧了紧,忙拍着胸脯打包票。
    慕容麒抿抿薄唇:“王妃被休一事不得外传,不过,侧妃可以知道。”
    门房不懂是什么意思,懵懵懂懂地点头,并且照办。
    朝天阙里,冷清欢早就醒了。躺在床上想了半天,自己是回相府还是另谋出路。
    后路早就盘算了很久,但当这一日终于来临,反倒有些迷茫。
    自己既要生下这个孩子,又要顾全皇家的颜面,留在上京会有许多的麻烦。所以,她想暂时离开上京一段时间。
    今天先收拾了行装,见哥哥与便宜老爹一面,将自己的事情处理清楚,然后就远走高飞,生下这个孩子再谋生路。
    下定决心之后,便起身穿衣洗漱。
    院子里冷冷清清的,竟然连个人影也没有。
    她有些诧异:“兜兜!”
    没人应声。
    “王妈?”
    刁嬷嬷应声从偏房里出来:“王妃娘娘起来了?您稍等,老奴这就去烧水煮饭。”
    “兜兜跟王妈呢?”
    刁嬷嬷转过身来,歉意地笑笑:“昨儿煮了一锅蘑菇汤,兜兜跟王妈吃了都上吐下泻的,折腾了一晚上。这时候刚好些了,可是浑身没劲儿,正歇着呢。”
    冷清欢顿时大吃一惊:“蘑菇中毒?”
    “应当是的。”
    她三步并作两步进了兜兜的房间,兜兜正躺在床上,捂着肚子“哎哟哎哟”地直叫唤。先摸摸额头,有点烫手,正在发烧。
    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
    “头晕目眩,恶心想吐还肚子疼。不过现在好多了。”
    冷清欢抬手去切她的脉,兜兜一撩肚子上盖着的被子坐起身来:“不行了,小姐,我又憋不住了,我要去茅房。”
    刁嬷嬷慌忙进来搀扶她,两人急匆匆地出去了。
    又去看王妈,正趴在床沿上干呕呢。床边搁着一个盆儿,底儿上铺了一层碳灰,也发着烧。
    “你们中毒了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。”冷清欢埋怨道:“早点用药,就不用受这么多罪了。”
    “已经吃了药了。昨儿夜里太晚,刁嬷嬷没敢惊动您,就去郎中那里给拿了药,吃了就缓和许多,应当没事了,不过仍旧还是有气无力的,脑袋都抬不起来。”
    冷清欢两个屋子里溜达,瞅瞅王妈,再瞅瞅兜兜,转身回屋配了药回来,拿着一根又粗又长的针管,挺吓人。
    兜兜跟王妈连连摆手,表示宁可捱着也不愿扎针。
    紫藤小筑里,冷清琅得到了消息,难以置信地再三向着丁香确认,丁香斩钉截铁。
    “的确是休了,昨夜里的事情。”
    冷清琅整个人都从床榻上兴奋地跳起来:“终于熬到这一天了,你冷清欢也有今日!更衣!”
    赵妈将她拦住:“夫人这是要去朝天阙吗?”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她冷清欢终于要被扫地出门,我这个做妹妹的,怎么可以不去送送呢?”
    “夫人沉住气,千万不可忘形。”
    冷清琅冷笑:“天大的喜事啊,我不敲锣打鼓地送她出门就已经很是沉住气了。再说,王爷休书都写了,还有什么好怕的?她冷清欢水性杨花,勾三搭四,是个男人都受不了。这一次,我一定要痛打落水狗,让她冷清欢彻底地身败名裂。”
    两人恩怨由来已久,赵妈见劝说也没有什么用,摇摇头不再多嘴,免得让她再次心生隔阂。
    冷清琅打扮齐整,带着知秋便直奔朝天阙。
    朝天阙里,兜兜跟王妈并排站着,一人手里还捧着一个汤婆子,低头给冷清欢认错。刁嬷嬷在一旁苦口婆心地劝。
    冷清欢是属毛驴的,主意正,性子倔。打定的主意十头毛驴也拉不回来,谁劝也没用。
    三人全都被打发了,收拾东西,打包。
    俗话说破家值万贯,自己这点嫁妆还是能补贴一点将来孩子的奶粉钱的。
    兜兜十分地不情愿,磨磨蹭蹭,心里暗自埋怨府上郎中这个主意太馊,班门弄斧地让自己在小姐跟前装病,这点小伎俩能不被揭穿才怪呢。
    这可如何是好啊?
    而王妈现在就是根墙头草,一直在冷清琅与冷清欢之间左右摇摆,这边被拿捏着卖身契,那边被抓着把柄。眼瞅着自家小姐在慕容麒跟前越来越吃香,心里还存着侥幸,盼着冷清欢不知道当初自己暗中做下的事情,翻过这一篇。自己以后一定好好伺候她。
    刁嬷嬷心里也不是滋味,最初抱着负责监视她们主仆的目的而来,也有过误会与摩擦,但是深入接触下来,凭借她混迹皇宫多年的经验与毒辣的眼光,感觉这个主子聪慧善良,与众不同,与自家王爷很是般配。
    所以,三人都不希望她走。但是一时间又无可奈何。
    冷清琅摇着团扇,带着阵阵香风进了院子,旁若无人地在院子里转了一圈,指点着吩咐知秋。
    “回头这灶房必须要拆了,改建成一间我洗浴用的房间。这院子里也必须重新改造,在这里盘一个莲花台,四周种满牡丹花,可以站在莲花台上跳舞抚琴,风花雪月。”
    知秋跟在身后,只低声迎合。
    冷清琅一脚将兜兜刚收捡好的东西踢散了,旁若无人地踩着走过去,趾高气扬,满是得意。
    兜兜红着眼圈,气怒地暗中瞪了她一眼。
    冷清欢不想搭理她,任主仆二人在院子里指点议论,并未出面。
    毕竟,以后所要承受的冷言冷语势必会很多,自己必须要学会以平常的心态来对待。
    冷清琅转了一圈之后,便直接朝着她这里过来,站在门外,斜倚着门框,得意地摇着手里的团扇。
    “姐姐这里的确是挺热闹的,妹妹来看看有没有能帮得上忙的。”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冷清欢清冷地道。
    “那姐姐可要将东西全都收捡走了,不干不净的人用过的物件,看着心里膈应,烧了也蛮可惜的。”
    冷清欢冷冷地瞅了她一眼:“就算是我走了,这朝天阙也未必轮得着你住着,妹妹可是操之过急了。”
    冷清琅用团扇半遮了一脸的得意:“这就不用姐姐操心了。只要你一走,漫说这朝天阙了,就是整个王府,我还不是想去哪就去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