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155章 王爷今儿咋这矫情

第155章 王爷今儿咋这矫情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于副将偷着抿嘴一笑,又端正了脸色:“用不用属下偷偷地把王妃娘娘的那封休书偷过来?若是她再这样狂妄,王爷您就可以治她的罪,让她乖乖地给您赔不是。”
    慕容麒觉得这样欺负一个女人家不太光明正大,可是于副将的话又很有诱惑力。
    他一本正经地清清嗓子:“泼出去的水哪有收回的道理?本王说过,男婚女嫁,各不相干,就不再干涉。她能另嫁,难道本王就不能另娶?”
    “我将您这话转告给王妃娘娘知道,她一定会很热心地帮您张罗的,而且,马上就离开朝天阙,给您和新王妃腾地儿。卑职这就去。”
    “站住!”
    于副将扭脸:“王爷还有什么吩咐?”
    “你很清闲吗?”
    “不啊,忙得很,这侍卫统领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,操不完的心。”
    “咸吃萝卜淡操心,你先把府里的布防抓好,若是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来去自如,本王与王妃会和离吗?你才是罪魁祸首,还有闲心在这里煽风点火?”
    于副将一缩脖子,很是鄙夷自家主子的甩锅行为:“齐二公子都说了,那刺客绝非寻常人,怕是很有来头。”
    “齐二知道?”
    “齐二公子特意过来负荆请罪,跟王爷您解释那日在琳琅阁发生的事情的,可惜王爷您非是不听啊。我也不多嘴了,也不多事了,免得回头都赖我。”
    于副将瞅着慕容麒越来越懊丧的脸,觉得火候差不许多了,转身出了书房,方才长舒一口气。
    “唉,老太君那点体己银子可都输得差不多了,再继续输两日就要哭了。齐二公子雇媒婆也消费了不少的银两。王爷您可真沉得住气。我们这些外人都容易吗?还得帮着您一块哄媳妇儿。”
    牢骚归牢骚,可是府里的布防的确是要抓的。
    今日天气极闷热,瞅着是要下雨了,而且是大雨。
    于副将晚间吃了晚饭之后,遵循慕容麒的命令,在府中四下转悠,看看有没有宵小之辈再敢夜闯王府。他一定要将这个害王爷更年期提前的贼人捉住,十八道大刑伺候。
    转悠到慕容麒书房后面,他就觉得不对劲儿,有动静!虽说不大,窸窸窣窣的,就像是野猫在闹腾。冷不丁地一抬脸,果真呐,书房房顶之上,一道黑影冒着腰,正图谋不轨呢。
    他立即兴奋得热血沸腾,这一次,自己要立大功了。
    但是一定要沉住气,坚决不能打草惊蛇,让这个家伙再跑了。
    于副将悄咪咪地就从怀里摸出一样暗器来,一把极薄的柳叶飞刀。这刀上,他求着冷清欢给加了一点毒药,不至于见血封喉,但是也有极强的毒性。
    自从上次受伤,他就见识到了江湖险恶,自己不心狠手辣一点,没准儿哪天就将自己小命交代出去了。
    他屏住呼吸,寻找最好的出手位置,就算不能一招致命,也要一招致胜。最起码,刺客若是中了毒,小命不也攥在自己手里了吗?
    屋顶上的人全然没有发现于副将在偷窥自己,仍旧全神贯注地在忙和。轻轻地掀开两块瓦,向着下面书房张望。
    是在窥探王爷美色还是军情?
    于副将觉得,自家王爷今日警惕心怎么这么差,头顶上来了贼人,竟然都没有觉察。而且,这王府里的布防的确是应当加强了,前院这么多的侍卫都是吃干饭的吗?
    这样一想,更加坚定了要将这贼人绳之於法的决心。
    顺着墙根溜过去,转悠到这贼人身后,然后足尖一点,“噌”的就上了房顶,与此同时,手中柳叶刃闪过一道寒光,直逼对方后心。
    那黑影正聚精会神地扒瓦片,完全没有提防来自于身后的偷袭,听到于副将衣袂之声,一扭脸,见有寒光一闪,大吃一惊,慌忙侧身躲避。
    柳叶刃堪堪擦着他的胳膊过去,划破衣裳,刮破了皮肉。
    而于副将也没有闲着,刚立足屋顶之上,就从后腰抽出佩刀,向着黑影勇猛地扑了过来:“有......”
    他想喊,有刺客,可是半截卡壳了。
    因为对面的黑影扭过脸来,虽说夜色黑沉如墨,但是就着书房廊檐下的灯光,于副将看清了,对方哪里是什么刺客,而是最尊贵的麒王爷。
    于副将瞠目结舌:“王爷,怎么是你?”
    慕容麒一手捂着热辣的伤口,冲着他咬着牙根: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!”
    书房下面侍卫们一听这动静,立即刀剑出鞘,冲着房顶就要冲过来。
    于副将冲着下面摆摆手:“有误会,误会,没事儿。”
    侍卫们方才散了。
    慕容麒倒吸了一口凉气:“你这暗器上面抹了什么?辣椒水么?”
    于副将这才缓过味来,一拍大腿:“呀,坏了,毒药!王爷您中毒了!”
    慕容麒撩起袖子,见伤口虽然不大,但是已经开始泛青,不由大怒:“好端端的,从哪里学来的下三滥的手段?解药呢?”
    于副将一摊手:“我没有解药。”
    慕容麒正要发作,他转了话音:“不过王妃娘娘那里有。卑职这就去向王妃娘娘讨要,王爷您等着。”
    他转身就要跃下房顶,被慕容麒喝住了:“站住,等个屁啊!这书房离朝天阙那么远,你一来一回磨蹭那么长时间,万一本王毒发身亡了怎么办?”
    于副将站在房顶之上,瞅瞅近在咫尺的朝天阙院门:“那怎么办?”
    慕容麒轻咳两声,振振有词:“废话,当然是本王亲自去更节省时间。”
    于副将一本正经:“那不行,王爷,您中了毒,不能运气奔走,否则这毒性会随着血液游走全身,加速毒发。您还是稍安勿躁比较好。王妃娘娘说了,这毒药还不至于见血封喉,这么快起效。”
    慕容麒磨了磨牙:“哪里这么多废话?还不赶紧过来搀扶着本王?”
    于副将纳闷,自家王爷那是铁打的汉子,战场上染红了战袍都不会皱一皱眉头,今儿怎么跟侧妃娘娘似的,这么矫情?
    但是王爷的命令就是军令,上前搀扶着慕容麒,跃下屋顶,直接去了朝天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