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159章 这娃八成烧傻了

第159章 这娃八成烧傻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冷清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呢,就被惠妃愤愤地打断了。
    “你还知道我是你母妃啊?本宫的教训全都当做耳旁风了是不是?上次本宫来王府,就不见你人影,本宫临走的时候就叮嘱过,让你日后恪守妇道,安守本分,不要一天天的在外面抛头露面,没有一点王妃的样子。”
    好一通数落,半天都不带喘一口气儿的,磕绊儿也不打一个。
    冷清欢不敢抢台词,等惠妃发作完,撒了火,方才又抬起脸:“清欢谨遵惠妃娘娘教诲,可是我与王爷......”
    “还敢提王爷?昨夜里大雨,这书房里漏得稀里哗啦的,王爷无法安身,冒着大雨跑来主院,可你竟然将他关在门外,拒不开门?冷清欢啊冷清欢,你打听打听,可着整个上京城,有谁敢将自家夫君晾在大雨里的?可怜我儿淋了一夜的雨,病得这样重。”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......”
    “少假惺惺的道歉,你心里有一点愧疚吗?王爷差人去请你回府,可你呢?一天不照面,快要天黑了方才回来,你心里还有麒儿吗?你还有什么资格做这麒王妃?今日你若是不给本宫解释清楚,今儿就将你休回相府。这麒王妃的位子,你不坐,自然有人坐。”
    冷清欢有点无语,今儿的惠妃怎么就跟连珠炮似的,一连串突突突突,话都不让自己说一句。
   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?休就休呗,休书都是现成的。这么会挑刺,改天有机会,约自家这位前婆婆吃鱼。
    瞅着惠妃终于愤愤地闭上口,不再机关枪一般朝着自己开火,冷清欢终于能插嘴。
    “王爷已经给清欢写了......”
    “咳咳咳!”
    又被打断了,这一次是慕容麒,捂着心口咳得很急,直接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,将冷清欢晾到了一边。
    于副将小心翼翼地开口:“末将觉得,是不是先让王妃娘娘给王爷诊断一下比较好?”
    惠妃虽然极生气,但是自家儿子的身体重要,气哼哼地往一边挪了挪,继续喋喋不休地数落。
    “这么大的一个人了,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耍脾气,在战场上什么苦没有吃过,一碗汤药都咽不下去。”
    惠妃娘娘绝对更年期提前了,这肝火旺盛的,跟慕容麒有的一比,该吃药了。
    冷清欢无奈地起身,往跟前凑了凑。
    旁人都自觉地让开了,美人蕉屁股沉,坐着没有动地儿,还一只手搭在了慕容麒的身上。
    当着人家大老婆,小老婆的面勾-引人家老公,妹子,你还要脸不要啊?
    冷清欢原本只是想敷衍着瞧一眼,给他开点感冒退烧药,毕竟,自己现在是孕妇,不太适合跟这病毒携带者过于亲近。可是一见美人蕉这幅趁人之危大献殷勤的样子,心里顿时就来气,因此面对慕容麒的时候,格外温柔。
    候在旁边的于副将已经有眼力地将她的药箱取了过来。
    她坐在慕容麒跟前,诊脉,量体温,看嗓子,然后拿着听诊器,解开慕容麒的衣服。将听头伸进慕容麒的怀里,一通乱摸。
    别说,还真的挺烫,不是装的。
    “先打一针退烧吧?”
    “嗯。”慕容麒答应得很痛快,就像是眼馋了很久似的。
    冷清欢利落地配药,排气,冲着慕容麒笑得挺阴险,不对,亲切。慕容麒也有点紧张,眼巴巴地盯着针头瞧。
    冷清欢凑过去,半截,手顿住了,扭过脸来:“我要给王爷屁股上打针,腾不开手,麻烦锦虞郡主帮我把王爷裤子扒了。”
    慕容麒的脸“腾”的一下就红了。美人蕉就算是脸皮再厚,也不好意思继续守在这里不动。
    惠妃轻咳一声,带着她跟冷清琅自觉地退到了书房外间。
    于副将没出去,热情地帮着慕容麒扒裤子。
    “滚!”
    慕容麒吼了他一句。于副将幸灾乐祸地观摩不成,也灰溜溜地退了出去。慕容麒“吭哧”半天,终于不情不愿地扒下了裤子。
    冷清欢用药棉给他屁股蛋上消毒,压低了声音:“你咋这么赖呢?不在你书房好好呆着,跑我这里来做什么?”
    慕容麒有点紧张,将脸埋进枕头里,还有点臊得慌,说话闷声闷气。
    “若是母妃看到我还睡在书房,今儿咱们两人都甭想好过了。”
    可你这样,我也不见得好过啊。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跟惠妃娘娘说实话?”
    慕容麒因为高烧,面颊酡红,扭过脸来,就连眸子都有点迷离,少了凛冽的寒气。
    他并没有回答冷清欢的问话,而是呓语一般,嘟哝了一句话:“清欢,我好难受。”
    冷清欢还是想说“活该”,没好意思说出口,不过扎针的时候,手下留情,没有那么暴力。
    慕容麒仍旧是哆嗦了一下,肌肉有点紧。令她注射完毕之后,真想朝他那挺翘的小屁股蛋上拍一巴掌,看看弹性怎么样。
    这样一想,手都有点痒了。
    “放心,这药见效很快,一会儿烧热应当就能退了。”
    她收起针管,用药棉止住血,刚一转身,慕容麒抬手捉住了她的裙摆,霸道而又带着一点沙哑软糯的嗓音:“不许走。”
    “我倒是想走,走得了吗?我往哪走啊?”
    婆婆的刁难还没完没了呢。这令冷清欢说话没个好气,还不得不压低了声音:“不就是感冒发烧流鼻涕吗,早点乖乖地喝了药,至于这样兴师动众的吗?害我跪了半天,劈头盖脸一顿训。”
    慕容麒一脸的委屈,可怜巴巴地望着她。就像一只趴着的小奶狗:“那药太难喝。”
    冷清欢着实被噎着了,您老人家还当自己是个宝宝呢?利落地取出药,没好气地冷声道:“吃药!”
    慕容麒哼哼唧唧:“这么粗鲁,一点也不温柔。”
    冷清欢弯了眉眼,将药递给他,笑得十分娇媚:“大郎,吃药了!”
    阴风阵阵刮过。慕容麒冷不丁地打了一个寒颤,还眨眨眼睛,伸过脸去:“你喂我。”
    好啊,我喂你。
    冷清欢体贴地将几粒糖衣药片一股脑塞进了他张开的嘴巴里。
    慕容麒咂摸咂摸嘴,眉开眼笑:“甜的。”,然后咯嘣咯嘣”地嚼了两口,苦得龇牙咧嘴,眼睛鼻子都皱到了一块。
    完蛋了,这娃八成烧傻了,今儿这脑子看起来不是很灵光啊,哪有这样吃药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