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162章 抬嫡

第162章 抬嫡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伺候着慕容麒用过早膳,量量体温,烧热已经降了下去。可慕容麒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,躺在床上哼哼唧唧。
    冷清欢哪里也去不得,只能留下来照顾他,心里暗自腹诽,太娇气。
    冷清琅来这里晃了一圈,锦虞一直没露面。冷清欢正纳闷呢,府里下人来人回禀,说锦虞郡主生病了。感染了风寒,十分不适。
    冷清欢瞅一眼慕容麒,觉得纳闷,自己跟他同床共枕一夜都安然无恙,怎么就偏偏传染给了锦虞呢?
    反正自己不是圣母玛利亚,爱咋咋滴。
    慕容麒差遣了府上郎中过去诊治,锦虞眼泪鼻涕不断,又头晕脑胀的实在难受,十分狼狈,哪里还能往慕容麒跟前凑?
    歇在客房里,想着这王府的荣华富贵,还有权势,全都归了别的女人。自己孤苦伶仃,背后连个真心实意的帮衬也没有,愈加觉得凄凉。
    冷清琅摇着团扇过来,身后赵妈手里端着早点。
    锦虞不喜欢这个叫做冷清琅的女人,不为别的,就是因为,慕容麒喜欢她。冷清欢抢了她的王妃之位,可是冷清琅却抢了自己心上人的心。
    她闭着眼睛假寐,装作没有看到。
    冷清琅自顾在她身边坐了下来:“锦虞姑娘可好些了?”
    锦虞撩开眼皮:“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吧?”
    “锦虞姑娘这话说的好生生分,听说你今日身体不适,害怕下人怠慢,特意命人煮了肉糜粥过来。”
    好虚伪的一套,谁不会呢?这都是我玩剩下的。
    锦虞坐起身,微笑着看着冷清琅:“多谢侧妃娘娘惦记着,这样温柔体贴,难怪我表哥会对你一见钟情,非要娶你做王妃呢。”
    冷清琅巧妙地避开了这个令自己尴尬的话题:“锦虞郡主与王爷看起来感情也不错。”
    “我父母去世得早,八岁的时候便入宫,养在惠妃娘娘身边,与表哥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这份情意自然是别人比不得的。”
    “难怪我姐姐如此嫉妒锦虞姑娘,时常与王爷为了你生气。锦虞姑娘与王爷很是般配。”
    “是吗?”锦虞挑眉:“难道侧妃娘娘你就不生气吗?”
    “我姐姐是想要独霸王爷,而我只是想要嫁给王爷,心态不一样,所以,我与锦虞姑娘或许可以和平相处呢。”
    听话听音,锦虞也是个聪明人,立即明白了冷清琅话里的意思:“你想与我联手对付冷清欢?”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以呢?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吧?”
    锦虞嗤之以鼻:“我表哥当初那么宠你,将你风光娶进王府,你却弄巧成拙,落得现在这样的处境。你有什么资格与我联手?还是你单纯只是想要利用我而已?”
    锦虞还真的说对了。
    慕容麒已经给冷清欢写下休书,她被赶出王府只是迟早的事情,赵妈再三叮嘱冷清琅,一定要沉住气,千万不要再生出什么是非来。
    但是,现在又跑出来一个锦虞。来的真不是时候。
    冷清琅仔细想过,锦虞顶着一个郡主的名头,又有惠妃撑腰。而自己只是一个庶女,现在慕容麒对自己的态度又那么疏冷。就算是冷清欢走了,这王妃的位子未必轮得到自己坐。
    她要想办法稳住锦虞,最好让她早点回宫,免得在府里听到什么风言风语,见缝插针地赖在王府插一杠子。只要冷清欢不在,给自己充裕的时间,就有机会与慕容麒修复感情,这样才稳妥。
    “王爷与我姐姐如今感情越来越好,也就意味着锦虞姑娘能够嫁入王府的机会越来越小。其中利弊,你自己思量就是。”
    这句话抓住了锦虞的软肋,自己已经等了这么多年,快要双十了,若是嫁不进王府,就是一个笑话,宫里也待不下去了。
    惠妃曾经私下里与慕容麒提过数次,哪怕是做一个侧妃,慕容麒都不答应。
    当初死心塌地的爱慕,拖到现在,更多的是不甘,还赌了一口气。
    她轻巧地“嗤”了一声:“指望你么?”
    冷清琅意味深长地笑了笑:“假如我能将冷清欢赶出王府呢?”
    “你哪里来的自信?”
    “我手里掌握着一个关于冷清欢的把柄,只要我说出来,就算是王爷想要护着她,太后都不会允许。别说这王妃之位了,她小命能不能保得住都是一说。”
    “什么把柄?”锦虞迫不及待。
    “有一句话,叫做不见兔子不撒鹰。”
    锦虞眸光闪了闪:“你想让我做什么,先说来听听。”
    冷清琅微微一笑:“我想请惠妃娘娘做主,将我抬嫡。”
    锦虞一听,心里立即就跟明镜一样:“抬嫡之后,你便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正妃?”
    “这正妃究竟花落谁家,还要各凭本事。我若是没有一点机会,凭什么要处心积虑地赶走冷清欢,枉做小人?毕竟,谁来做这个正妃对于我而言,都是一样的。冷清欢好歹还是我名义上的姐姐。”
    这番话令锦虞有些心动了。给冷清琅一点甜头,让她跟冷清欢斗得死去活来的,自己坐收渔翁之利,不失为一种诱惑。
    即便她冷清琅有成为王妃的资格,未必就有做王妃的命。
    麒王府里的动静她时刻关注着,对于冷清琅数次弄巧成拙,被慕容麒厌弃的事情都有所耳闻。相比较起冷清欢,她对于这个对手不屑一顾。
    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,更何况,使唤冷清琅,只要一块肥肉就可以。不过是个嫡女的名头,无关痛痒。
    锦虞吸吸鼻子:“惠妃娘娘那里,我可以帮你说话,至于成与不成,那要看你的造化了。”
    冷清琅见她点头应下,心里一阵暗喜,使劲压抑着,不敢喜形于色。
    “我若是能抬嫡,王爷不是也能荣光一些吗?对于惠妃娘娘而言,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。再说我原本也是相府嫡女,不过是被冷清欢的母亲给夺了这嫡位去。只要我能抬嫡,担保王爷立即休了冷清欢。”
    锦虞不假思索地一口应下来:“我这就回宫求惠妃娘娘。假如你做不到,给与你的我随时都会收回来。”
    立即命人回禀给慕容麒,匆匆忙忙地回宫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