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165章 贼人捉到了

第165章 贼人捉到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黑衣人后退之时,身后屏风被弹开,后移两尺,扑倒在浴桶沿上,不过被卸去了大半惯性。
    冷清欢已经将透湿的衣服慌乱地披在身上,翻身出了木桶,赤足向着对方攻击过去:“臭牛盲,我杀了你!”
    二人这里的动静不小,惊动了外面守着的兜兜,上前敲了敲房门:“小姐,怎么了?”
    对方脚底抹油想逃,冷清欢自然不肯善罢甘休,步步紧逼,对方也只连连后退躲避,并不还手。
    兜兜听里面似乎有打斗的动静,而自家小姐不应声,十分担心,便扬声道:“小姐,你没事吧?我撞门了啊!”
    对方做贼心虚,终于出手,朝着冷清欢面门之处虚晃一招,趁着她后退,足尖一点,直接从后窗翻出去逃了。
    “砰”,好像是眼睛不能视物,撞击到了树干的声音,挺沉闷。
    咋就不能跟守株待兔的那只兔子似的,撞死你呢?
    兜兜来迟了一步,傻愣愣地望着屋子里满地的狼藉:“这是怎么了?”
    冷清欢不想多言,免得她再问东问西,自己也解释不清。
    “适才从后窗进来一只野猫,受惊撞翻了屏风,也吓了我一跳。”
    兜兜狐疑地看一眼后窗:“这野猫这么厉害吗?奴婢记得,您洗浴之前,给您把后窗关了的。”
    “所以说,这就是府上守卫失职,王府是阿猫阿狗都能肆意猖狂的地方吗?护卫工作漏洞太多,我要跟于副将好生说说。”
    兜兜觉得于副将挺冤的,这野猫飞檐走壁的,防不胜防啊。
    冷清欢换好衣服,梳洗齐整,就出了门,真找于副将算账去了。
    于副将正跟郎中二人大眼瞪小眼地骂慕容麒口不应心不地道呢,冷清欢进来了。二人慌忙起身。
    “刚才我的院子里又进了贼了,于副将,这王府的守卫可是要加强啊。”
    “进贼?”于副将一愣:“不会吧,从上次进贼之后,王爷就命我们加强了守卫,尤其是朝天阙,几乎都是铜墙铁壁啊,谁这样厉害的本事?”
    “可事实上,的确就是,他趁着我不在院子里的时候,潜入进去,不知道有什么居心。多亏我提前察觉到了蛛丝马迹,发现了他的踪影,还与他交过手。”
    “可丢了什么东西?”于副将面色有点古怪。
    “东西倒是没丢,不过我的衣服被他丢进了水里。”冷清欢惋惜地道:“里面的银票什么的全都被浸湿,模糊成一团了。”
    于副将气怒地一拍大腿:“简直岂有此理,是谁这样大胆?王妃娘娘可曾看清对方样貌?”
    冷清欢摇摇头:“对方一身黑衣,黑巾蒙面,压根就看不清楚。不过,我朝着他面门喷了药水,若是内贼,这个时候盘查起来,他的眼睛应当还是赤红的。”
    于副将一拍胸脯,胸有成竹:“府外防守严密,谁能躲过侍卫巡逻,进入后院?八九不离十就是内贼。王妃娘娘您放心,属下这就立即将所有侍卫与下人召集起来,逐一排查,一定会将这可恶的贼人绳之於法。”
    “找到了一定跟我说一声,我好不容易赢了这么一点脂粉银子,全特么毁了。我一定要将他大卸八块,卖零件换银子。”
    于副将笑得有点牵强:“一定一定。”
    冷清欢这才点点头走了。
    王妃的命令就是十万火急的军情。于副将立即召集府里侍卫,盘查入府贼人。办法很简单,就是按照冷清欢所言,查看他们的眼睛。
    但凡谁的眼睛稍微有那么一丁点不对劲儿,也要仔细盘问适才去了哪里,可有人作证。
    一直盘查到最后,还真的查出了线索。府里一位负责养花种草的工匠刘三,被侍卫从花圃里薅了出来,躲躲闪闪,不敢抬脸。
    于副将凑近了一瞧,好家伙,眼睛不仅是通红的,还是肿的,就跟铃铛一样。
    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一直折腾得大家鸡飞狗跳的贼人原来就是你啊!还真是深藏不露。
    于副将一声令下:“胆敢私闯王妃娘娘的房间,你可真是不要命了啊,来人呐,给我将他捆了!”
    刘三吓得“噗通”就跪下了:“于副将明查,小的冤枉,小人的眼睛是刚才被马蜂给蛰了,我不是那个贼人呐。”
    于副将一声冷笑:“你消息倒是灵通,你怎么就知道,那贼人眼睛是肿的?难怪一直躲躲闪闪,不敢让人瞧。”
    刘三一抬手:“小的指天发誓,我就是个老实本分的花匠,哪敢有那个贼心啊?再说也没有那个身手,‘嗖’的一下就窜上房顶没影了,快得就像是闪电似的。”
    于副将一皱眉头:“你见了?”
    “见了,见了!”刘三迫不及待地点头:“小人就抬手擦汗的这么一个功夫,就看到一道大红色的影子一闪,就跟狸猫似的窜上房顶不见了。我还以为是我眼睛被蜂蛰了,出现幻觉,看花了眼呢,所以没敢吱声。
    后来听说于副将您满府搜查贼人,还专门找那个眼睛红肿的,我心里琢磨,就怕被您误会了,所以才躲在花圃里没敢露面。”
    于副将一声冷笑:“胡说八道!那贼人分明是穿着一身黑衣,你竟然说是大红色。撒谎都不会!”
    刘三无奈地摊手:“可小人看到的,的确就是大红色的影子。而且我也没有那么好的身手啊。”
    于副将狐疑地上下打量他,将信将疑。而刘三一只眼睛肿得就剩了一道缝,这看起来......
    于副将命人叫来了郎中,郎中只瞧了一眼,就笃定地道:“的确是马蜂蜇的。可是,也不排除他是因为心里有鬼,故意让马蜂蛰了,欲盖弥彰。”
    言之有理!
    于副将觉得,此事是应当回禀给慕容麒知道了。
    他吩咐两个侍卫:“给我将他看好了,千万不要让他给跑了,我这就去回禀王爷知道,让王爷定夺。”
    不顾刘三的辩解,颠儿颠儿地直接朝着慕容麒的书房而去。
    一到书房跟前,于副将就不由一愣,诧异地问一旁的侍卫:“这是怎么了?”
    书房的窗子打开,正有浓烟从书房里飘出来,夹杂着慕容麒的咳声。
    侍卫摇头:“没有主子的命令我们也不敢进去查看。主子应当是在焚烧一些机密的来往信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