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182章 走心还是走肾?

第182章 走心还是走肾?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箭在弦上,冷清欢反而没有那么害怕了,她往床里挪了挪,满脸认真地望着慕容麒。
    “假如我说,我还没有想好,如何接受你,心里忐忑,你可能会说我很矫情,在装什么贞洁烈女。可是,慕容麒,既然你我要成为夫妻,那么,就必须要坦诚以待,有言在先。”
    慕容麒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:“好。”
    冷清欢认真地望着慕容麒:“你对于我,是寻欢作乐,贪图一时的新鲜,还是将我当做你的妻子?”
    慕容麒挑眉:“你说呢?”
    冷清欢突然又觉得没有了勇气,尤其是望着慕容麒的眼睛,她很害怕,接下来的话说出口,慕容麒的眸子里会变得灰暗,或者,蕴藏着怒火,也或者,可能会有嫌弃的神色。无论是哪一种,都是自己不想看到的。
    她低垂了眼帘,声音里带着一点苦涩。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我之间所存在的最大障碍是什么,你也一直在耿耿于怀。这是我心里最不愿意碰触的一根刺,所以,从来都不愿意在你面前揭开这个伤疤,逃避了这么久。
    你不止一次地问过我,那个男人是谁。不是我不想说,而是,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他的身份,甚至于,他的长相。我中了别人的算计,自始至终,都没有看清他的脸,所以,我不知道他是谁。当我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,他已经走了。
    至于大婚那日,我在轿中自寻短见,不是为了他殉情,也不是与冷清琅争风吃醋,其实就是我在大婚前一日才发现自己有了身孕,不知道应当如何面对接下来的这一切,就连退路都没有,所以,无奈之下,我就寻了短见。”
    闭着眼睛,鼓足了勇气,将话说出口,顿时觉得,浑身轻松了不少。只是,心里愈加的忐忑不安,还有紧张。
    她弓起身子,两手交握抵在心口,不敢抬头看慕容麒的反应。
    慕容麒静静地望着她,能够感受得到她的无助和不安。
    这个就像是刺猬一般,浑身都是刺的女人,总是张牙舞爪地面对着自己,将自己刚强与无畏的样子坦呈在自己面前,原来,心底里却隐藏着这样深的委屈,甚至绝望到放弃自己的性命。
    自己还在她最难过的时候,一次次地伤害她,用难听的话辱骂她,雪上加霜,差点亲手将她置于死地。
    她自己,咬着牙,一步一步熬过来,并且在磨砺之中绽放光彩,令众人瞩目。
    当有一日,自己学会了心疼,这一刻,心里就像针扎,刺痛,还有懊悔,自责。自己为什么要听信别人的风言风语,然后强加到她的身上?
    他轻轻地伸出手去,握住了她的手,包在掌心里,就像是拥抱住了她。
    冷清欢轻轻地抽了抽,没有挣脱开,便放任着他,握着自己的手,放在他的唇边。而声音因为紧张,有些战栗。
    “以前,都是我不好。以后不会了。”
    温热的气息就扑在冷清欢的手背上,有点痒,有点热烫。
    “我不是名节大如天的女子,一场生死已经令我看淡了这些,也早就做好了孤苦一生的打算,从来没有想过重新开启规划一段全新的生活。
    我是你的王妃,你我同床共枕,做夫妻之间最亲密的事情也是天经地义,我拒绝不得。可是,我想知道,王爷您究竟是走心还是走肾?
    假如,你是心血来潮,那么,将来好聚好散,我无话可说;假如,你是认真的,我也必然愿意付出全部的真心,不论富贵贫贱,灾厄困苦,全都不离不弃,一生一世。”
    慕容麒默了默,将她的手搁在脸上轻轻地蹭了蹭,就像是撒娇的小奶狗,然后,缓缓吐唇:“什么叫好聚好散,你当本王是阿猫阿狗么?想丢就丢了?女人,一个就够了。”
    “那冷清琅呢?”
    慕容麒挣扎了片刻:“我对不起她,曾经下定决心,一定要照顾她一生一世。我可以答应你,除了她,绝对不会再有别的女人。”
    “我不知道王爷究竟曾经对冷清琅做过什么,以至于令您对她亏欠这么深。”冷清欢眨眨眼睛:“可你分明知道,我们两人是水火不容的存在。即便我容得下她留在王府,她也不可能让我好过。”
    “可能,我以前的确是喜欢过她,并且因为她伤害了你。可是,如今我对她已经完完全全没有任何感情了,我也可以答应你,永远都不会碰她,仅仅只是留给她一个侧妃的名义,也不会再听信她的胡言乱语,委屈你。”
    “不喜欢了?不过是短短三个多月的时间啊。我不敢想象,三个月之后,王爷是否也会不喜欢我了呢?”
    慕容麒被反驳得哑口无言。
    冷清欢轻轻地叹一口气:“归根结底,王爷,您应当明白了吧?您对于我,也不过是图一时新鲜,就像当初对于冷清琅的信誓旦旦。可能,连三个月都不用,还会有别的,让你怦然心动的女子出现。
    对于你而言,只是一时的欢好,可是对于清欢来说,就是我的一辈子,我不想成为第二个冷清琅。您自认为给与我们的补偿,未必就是我们想要的。假如,你还没有完全想好,就请你暂时放过我。我们都给彼此一段时间,相处,了解,磨合,然后再正视自己的内心,如何?”
    慕容麒心里清清楚楚地知道,事实并非是像冷清欢所说的这样。
    冷清琅是冷清琅,她是她,不一样。
    他认真地望着冷清欢,抛开满怀的旖旎:“究竟本王要如何说,如何做,才能证明我句句是真?”
    冷清欢轻轻地摇头:“我给你两日时间考虑好不好?假如,你觉得,你可以接受我的不贞,我的身孕,愿意认真地对待你我之间的感情。那么,我也愿意相信你,就算是有冷清琅横亘在你我之间,我也愿意努力去跨越。”
    两人第一次这样开诚布公,第一次这样认真地谈论彼此的感情。
    慕容麒没有继续勉强她,只是轻声地问:“那我今天能抱着你睡吗?”
    冷清欢一愣,半晌没有说话。就在慕容麒以为,她要拒绝的时候,冷清欢却又在他身边躺下来,偎进他的怀里,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,轻轻地嗯了一声。
    慕容麒的手环上她的腰,将她拥进怀里,缓缓摩挲着她头顶的秀发,然后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。
    夜,极静。
    有夜风吹进来,桌上的烛火挣扎了两下,化作一缕青烟,熄了。整个屋子都陷入黑暗之中。
    两人的心,都逐渐安稳下来,呼吸由浑浊变得清透,均匀,慢慢进入梦乡。
    一夜好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