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203章 交出胭脂印

第203章 交出胭脂印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仇司少将目光望向最中央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。那老头一身青布衫,精神矍铄,面泛红光,一开口,底气十足。
    “仇家的家业积累这么大,是仇家几位弟兄众志成城,一起努力奋斗的成果,不是你父亲一人之力。所以,这仇家的家业,二叔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毁了。
    自从你回到仇家的这些年,你的本事我们全都有目共睹,知道你有天分,武功好。但是,你若真的如同鲁长老所言,是个不男不女的怪物,这仇家断然也不能落在你的手里。
    今日,二叔来,就是要主持一个公道。”
    仇司少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:“好个冠冕堂皇的借口,趁我重伤在身,勾结内鬼,杀了我所有的影卫,闯进我的地宫,群起而攻,这就叫公道吗?”
    鲁长老冷哼:“谁不知道你仇司少身手厉害,若非是你有伤在身,你能乖乖地给我们交代吗?”
    二掌家轻咳一声:“假如鲁长老所言,乃是捕风捉影,无事生非,我们自然会替你讨还这个公道。假如,这些都是真的,鲁长老就是在替藏剑阁主持正义,又何罪之有?”
    仇司少眨眨眼睛:“怎么证明?让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脱光了衣服让你们瞻仰?以后谁还将本少放在眼里?”
    “你是不敢吧?”鲁长老咄咄逼人:“虽说老阁主将当年知情之人杀戮个干净,但是纸包不住火,你压根就是雌雄同体,阴阳双生!你若不敢证明,就请你交出仇家的胭脂印,我们也不会亏待于你。”
    “想要胭脂印,好啊。”仇司少将手边长剑“呛啷”出鞘:“那就问问我手里的剑是否答应。”
    “呵呵,哑奴说你身受重伤,卧床生活都不能自理,全靠影卫逐星照顾。现在,你已经是强弩之末,还能逞强吗?”鲁长老得意狞笑:“还有,那个女人现在哪里?胭脂印是不是真的在她手上?”
    “哑奴果真是你的人?”
    鲁长老得意地眯起眼睛:“没有想到吧?若非是有哑奴里应外合,我们如何能找到你这么隐秘的藏身之所?又怎么能这样轻而易举地闯进来?”
    仇司少心里一沉,面上却依旧面不改色:“为了侵吞我仇家这块肥肉,你们相互勾结,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。有本事就来吧,我手上的剑也不是吃素的。”
    鲁长老更加阴冷地笑: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既然仇司少你不肯配合,那么就对不住了。我就不信,你即便是再厉害,还能抵得过我的震天雷!”
    仇司少面上云淡风轻,却暗中抓紧了手里的剑柄,明白今日自己怕是在劫难逃。
    气氛一时间剑拔弩张。
    外面有人呵斥:“什么人?”
    一道悦耳动听而又盛气凌人的声音:“你们又是什么人?”
    仇司少身子一震,猛然抬起脸来,是冷清欢,她竟然安然无恙,只是为什么会回来?鲁长老留心看仇司少脸上的表情,得意一笑,吩咐外面的人:“既然她自投罗网了,那就将她带进来。”
    话音也就是刚落,冷清欢从外面一步跨进来,手里拎着一盏灯笼,不悦地蹙眉望着屋子里的人:“你们是谁?闯进这里来做什么?”
    鲁长老上下打量她,一声冷哼:“你就是那个负责照顾仇司少的女郎中?”
    冷清欢将手里灯笼挑起来,在鲁长老的面前晃了晃,满是傲慢与不屑地自鼻端轻哼了一声:“女郎中?谁这样告诉你的?”
    “难道不是?”
    冷清欢骄傲地抬起下巴:“司少,你来告诉她们我是什么人,竟敢对我这样大胆,简直太不将你放在眼里了。”
    仇司少不由就是一愣,然后慢慢展开唇角:“的确,我仇司少的女人,他们也敢用这样的口气说话,胆子是太大了。”
    鲁长老“呵呵”一笑:“仇司少的女人?简直笑话,一个不男不女的人妖,你竟然也愿意委身于他?”
    冷清欢扭过脸,不满地打量他:“他是男是女,难不成你比我还清楚?你跟他睡过?”
    有人忍俊不禁,“噗嗤”笑出声来。
    鲁长老一张老脸涨得通红,剑指冷清欢面门:“满口胡言的野女人,说,仇司少给你的胭脂印呢?交出来,饶你不死!”
    冷清欢并不惊慌,依旧一脸盛气凌人的傲气,骄傲地挺挺肚子:“我已经有了司少的骨肉,你们敢动我一根汗毛试试,我让司少要了你们狗命!”
    众人纷纷将目光转向了她的孕肚,一时间面面相觑,十分惊讶。
    仇司少朗声大笑:“怎么,鲁长老,二掌家,还用我继续证明我的本事吗?今日这事情,是不是需要给我一个交代?”
    “交代?”
    鲁长老一声冷笑:“提前寻个野女人在这里滥竽充数,我们就会相信吗?死到临头了,竟然还这样狂妄自大,一看就是不知死活的蠢货。今日若是不交出胭脂印,让你一尸两命!”
    “你们好大的胆子!”冷清欢显而易见的色厉内荏。
    鲁长老手中长剑又逼近一分,直接刺破了冷清欢心口衣裳:“看我敢不敢?”
    仇司少冷笑:“她身上的胭脂印是假的。本少早就知道哑奴是你们的人,所以利用她转移你们的注意力而已。”
    虚虚实实,实实虚虚,鲁长老将信将疑。
    冷清欢瞬间被吓得面如土色,害怕地抖抖袖子:“你若是不信,就亲自过来搜啊?”
    这鲁长老原本就是个好色之人,偌大一把年纪还娶了三房小妾,瞅着冷清欢一颦一笑之间,风情万种,心里就有点痒。真的两步上前,倒提长剑,就要先下手为强,从冷清欢手里强夺那胭脂印。
    一旁二掌家等人没有人拦阻,只是眼巴巴地盯着冷清欢,充满了贪婪。
    鲁长老是艺高人胆大,又看她自大狂妄愚蠢,压根就没有将她一个弱女子放在眼里,上前就要动手。
    就是这个时候,冷清欢骤然出手,一个简单的小擒拿,竟然就将鲁长老反手别在身后钳制住,然后将一柄雪亮的手术刀抵在了他的咽喉。
    “全都给我退下去,不然,我杀了他!”
    大家全都瞠目结舌,谁也不相信,冷清欢能够这样轻描淡写地制服武功高强的鲁长老。
    而鲁长老手里的长剑竟然也握不住,掉落下来。
    鲁长老顿时恼羞成怒: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    冷清欢眼梢向着那盏灯笼瞟了一眼:“不过是趁你们不注意的时候,下了一点毒。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都能轻而易举地制服鲁长老,你们觉得,你们现在还能是司少的对手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