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208章 如意不想嫁了

第208章 如意不想嫁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洗洗睡了。
    虽说到了嘴边的鸭子又飞了,慕容麒很不甘心。但是能搂在怀里闻闻那香喷喷的味儿也是勉强可以解馋的,更何况,他是真的精疲力尽。
    禁不住冷清欢温言软语地哄,乖乖地睡下。
    他以为,怀里的女人反正已经盛进了碗里,养精蓄锐睡一觉,半夜爬起来偷吃也是可以的。谁知道这一睡,醒了就是第二天日上三竿,而且变了天。
    冷清欢失踪的消息,慕容麒已经在尽量封锁,就连四处搜捕,都是打着捉贼的名义。谁知道,不知怎么走漏了消息,竟然闹腾得人尽皆知,整个上京城沸沸扬扬。
    被贼人掳走几日,这对于一个妇人而言。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,毕竟,这个世界上,喜欢天马行空想象的人太多了,尤其是喜欢往龌龊处去想。
    一些捕风捉影,甚至是无中生有的流言,迅速蹿红在大街小巷。
    这无疑就是要毁了冷清欢的名节。
    一觉醒来,流言满天飞。
    最先,是几位王府里的妯娌结伴登门,表示对冷清欢的慰问,实则,就是好奇八卦,想要一探究竟。
    冷清欢对于暗杀自己的人,心有怀疑。
    按照沈临风所言,与自己有私仇的,也就是冷清琅,而锦虞和如意,顶多算是有过节。但是她们都是处在深宫或者闺中,如何会识得这些三教九流?
    除此之外,可能也就是自己还有腹中孩子的存在碍了谁的眼。
    她将目光转向自己这几位妯娌身上,在与她们虚与委蛇的同时,留心着每一个人身上的疑点。
    这些王妃们,或者宁静娴雅,或者娇憨天真,说着客套话,滴水不漏。
    唯独倒是睿王妃,口快心直,而且言行举止间都表现出对冷清欢的不屑,多次出言讥讽。
    睿王妃出身也不算高,祖父是太师,到了父亲这一辈,也就在翰林院捞了一个闲差。冷清欢不明白,她在自己跟前究竟是哪里来的优越感。
    大概,只是因为她如今肚子里怀了皇家的子嗣?
    大家全都说,她的肚子圆圆的,怀的一定是位皇孙。马上即将临盆,生下来,就是长安王朝的第一个皇长孙。
    冷清欢明白一个道理:会咬人的狗不叫。若是那人有心除掉自己,这明面上一定客套,不会这样对自己针锋相对。
    面对着几位王妃别有用心的试探,冷清欢的解释就只有一句:治病,救人。
    流言在上京传扬得沸沸扬扬,并且越传越难听,甚至波及到了她腹中孩子的身上,说她在闺中之时,就已经珠胎暗结,给麒王爷戴了绿帽子。
    慕容麒虽说有本事,但是却堵不住百姓的嘴。
    冷相这几日原本就身子不适,听说之后急火攻心,病倒了,不想上朝听人议论指点,告病在家,不能上朝。
    冷清欢知道之后,便去相府床前侍疾,接连两三日没有回王府。
    而且,风声竟然传扬进了宫里,太后与惠妃差人叫了慕容麒过去问话,不知道说了什么,慕容麒回府之后一言不发,有些愤懑。冷清欢问起,也只说他会妥善处理,让她不必太过于担心。
    冷清欢虽说不会将名声看得太重,但是面对着别人的窃窃议论,异样的眼光;面对着右相唉声叹气,刨根究底的惋惜,她还是忍不住搁在心里,有些烦躁。
    她知道,此事若是处置不当,闹腾得人尽皆知,皇家那里,怕是也容不得一个声名狼藉的皇子妃。为了维护皇家颜面,即便不处置自己,将来这孩子生下来,也不会将他留在自己身边抚养。
    慕容麒承受的压力也不小,第一次明白,舆论这把无形的杀人剑是如此锋利。他想护住冷清欢,不让她受伤害,竟然不知道如何着手。
    暴力抗压,只会令流言越演越烈。
    一转眼,如意大婚。冷清欢作为嫂子,要去送嫁。
    按照长安王朝的规矩,公主出降之日,宫中不再设宴,而是吉时一到,公主便拜别皇帝皇后,升舆出宫,前往驸马府邸。
    诸位亲王,王妃,命妇等人乘舆随行,就是送嫁的娘家人。
    而公主花园里,驸马家人需要设下宴席,款待送嫁的亲王与官员命妇,公主与驸马行大婚合卺礼之后,便是礼成。
    如今冷清欢正在风口浪尖上,这种需要抛头露面的场合一点也不想去。可不去,就是失礼,想想就怵头。
    一大早,冷清欢与冷清琅便入了内宫。
    果不其然,一路之上指指点点,众人侧目,上次有多风光,这一次就有多狼狈。
    冷清琅唯恐这件事情慕容麒再怀疑到自己身上,所以谨言慎行,没敢对着冷清欢冷嘲热讽。
    冷清欢也只当做没听到,人堆里瞅了如意公主一眼。一身吉服,自然是贵不可言,不过脸色却很难看,眼睛也是红肿的,好像刚刚哭过。
    大概是她留恋宫里的生活,舍不得离开自家父皇母后?
    许多人围着如意说着吉祥话,如意低垂着头一言不发,始终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看到冷清欢的时候,狠狠地剜了她一眼,带着恨意。
    冷清欢觉得真是莫名其妙,自己不知道又招惹了她什么。分明,是她害人未遂,难不成还埋怨自己这个受害人挣扎反抗吗?
    绿芜从人堆里费力地挤出来,腰身粗苯,倒是比自己这个孕妇看起来还要富态一圈。
    绿芜拽着她到一旁寻个座位坐了,就从怀里摸出一把的栗子仁来:“吃不,可甜了?”
    冷清欢也不客气:“如意这是怎么了?”
    绿芜抻着脖子看了如意一眼,然后俯身凑近了冷清欢,压低了声音:“昨晚父皇几个妃子说话的时候,我偷偷听了,好像是如意反悔,不想嫁了。”
    “啊?这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了,别说是公主,就是寻常百姓家里,怕是也不会答应。好端端的,怎么又反悔了呢?”
    绿芜轻轻地叹了一口气,神秘兮兮地道:“前儿皇后娘娘派了一个试婚宫女跟随嫁妆一块抬进了驸马府。”
    冷清欢诧异地眨眨眼睛。试婚宫女她的确是听说过,皇帝嫁女儿会在大婚之前,派遣一个聪慧端秀的宫女前往驸马府,与驸马行床第之欢,检验驸马有没有什么隐疾,是否过关等。等到公主大婚之后,这个宫女就留在公主身边,或者做侧室,或者做伺候丫头。
    她突然想起,以前薛姨娘曾经顺口提起过,说这位金三公子似乎是有什么短处:“可不要告诉我,这个驸马爷不中用啊?”
    绿芜摇摇头:“那我就不知道了,反正那个试婚宫女昨儿早起回宫,回禀皇后之后,如意就说什么也不嫁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