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212章 给我冷家女儿一个说法

第212章 给我冷家女儿一个说法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金公子极不自在地轻咳一声:“误会,可能是有几位好友闹洞房,所以在酒里做了什么手脚。”
    这个也不是什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,男女初婚,对于情事懵懵懂懂,过于生涩。洞房夜的合卺酒里稍微加一点料,能促进二人动情,这不算秘密,不过说出来也有点尴尬。
    如意不甘地又嘀咕了一句:“有又如何,我吃的也不比她少,如何就安然无恙?还不是她自己骨子里下-贱ying荡?”
    若是因为误会,冷清瑶这名声还不至于太狼藉,如意却是不依不饶,穷追猛打,压根就没打算放过她。
    冷清欢一时间气急,挑明了质问:“我若是无意间招惹了你,与你有什么仇怨,如意,你大可以冲我来,我妹妹是无辜的,你害她做什么?”
    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谁害她了?”
    “你说你吃的酒不比她少,我倒是有个检测体内酒精度的法子,你真正吃了多少酒,一测便知,你敢不敢测试?”
    “嘁,你不就是想替你妹妹强辩吗?谁信你所谓的法子?”
    “你不敢,因为那些酒你压根就没有吃!”冷清欢笃定地道:“今日你分明是故意灌她吃酒,让她丢丑。”
    那几杯酒,如意的确是借着盖头的遮掩,尽数倒在了帕子上,没有吃进多少。她若是没有步步紧逼,落井下石,冷清欢也不会这样笃定。
    “呵呵,简直笑话,将她灌醉了好勾-引我二哥么?”
    “那请你回答我第二个问题,我妹妹醉酒,你为何不请金夫人前来处置,反而故意将驸马爷叫了回来。而且,我妹妹身边一个伺候的下人都没有,就这样冒冒失失地让他一个外男闯进醉酒女子的房间,大家觉得合适吗?”
    众人疑惑地对视一眼,也觉得如意此举欠妥。
    “你少胡搅蛮缠,我们说的是你妹妹勾-引我二哥之事。”
    “这不过是没有按照你的计划进行,所出的意外而已。所以你才这样恼羞成怒。”
    “什么计划?胡说八道!”
    “你的计划就是让驸马撞见我小妹衣衫不整的样子,碍于我相府门第,金家必须要给一个交代,然后你就可以借此推掉这门婚事。此事是你一手安排的,你竟然还全都推诿到我小妹身上,不仅坏她名节,还败坏名声。”
    她原本不想这样直白地揭发如意的心思,可是她实在欺人太甚!直接诋毁冷家女儿的名誉,若是像上次那样轻易饶恕,下一次还不知道怎么害自己。
    “这都是你的猜测罢了。”
    冷清欢深吸一口气:“你是否承认没有多大关系。因为即便此事不是你一手策划的,我小妹清誉被毁也是拜你所赐。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此事如何处理,我会禀报给太后与皇后娘娘知道,给我冷家的女儿一个说法。”
    “想要什么说法?你想给我告状不是?就凭她难不成还想赖上我二哥不成?我二哥与二嫂举案齐眉,恩爱无双,肯定容不下这个狐狸精。”
    “不要说了。”皓王妃突然出声:“我明日就会进宫,向着太后娘娘请旨赐婚。”
    “这岂不是便宜了她?”如意尖声反驳:“她冷家的女儿没有一个好东西,全都阴险狡诈,厚颜无耻。”
    皓王妃带着怨气瞅了如意一眼:“否则呢?冷三小姐清誉已经毁了,还有别的好办法吗?”
    如意被说得哑口无言。
    冷清欢清冷地道:“我与小妹就先行离开了,明日会告知父亲妥善处理此事。扰了如意公主的大婚之喜,很抱歉,祝如意公主与驸马白首偕老,琴瑟和鸣。”
    拽着冷清瑶转身就走。
    这句嘱咐,反倒更像是讽刺,如意终于忍不住,在她身后不管不顾地叫嚷:“冷清欢!我有今日全都是拜你和冷清琅所赐!你们毁了我一辈子,我绝对不会饶了你的。”
    冷清欢脚下一顿,终于隐约明白过来,如意对于自己这恨意究竟来自于何处。
    的确是自己搅合了她的金榜抢婿,而沈临风与绿芜相识,也勉强可以与自己扯上关系。所以,如意听了别人别有用心的几句撺掇,就认定,自己是在与她故意作对,坏了她的姻缘。
    可是,挑选尚书府的公子做驸马爷,与自己总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吧?这毁了一辈子的仇,未免有点牵强附会,不对,应当说强加于人。
    她性格如此偏激,再加上有人刻意引导,不是自己三言两语能说清的。冷清欢是一点也没有后悔,否则她成了自己的嫂子,相府里也就没个清净了。
    她转过身来,冷冷一笑:“既然如意公主这样说,那么我们今日就好生掰扯清楚。你所说的,我毁了你一辈子,缘由从何而来?”
    如意羞恼地不知道如何张口,毕竟,这种事情说出来,受嘲讽的还是自己。
    她狠狠地跺脚:“你自己究竟做了什么,心知肚明!你们姐妹二人争来斗去,反倒将我牵扯进来当刀子,卑鄙无耻!”
    “你被人利用,在大街上听了别人两句别有用心的挑唆,便来诽谤我,那是你自己愚蠢,受害的是我。冤有头,债有主,是谁拿你当刀子你只管去查,一股脑堆在我的身上,还这样理直气壮。”
    “什么挑唆?分明就是你自己品行不端。否则那贼人怎么不捉别人,偏偏将你掳了去?”
    冷清欢“呵呵”一笑:“既然你今日较真,也不怕告诉你知道,前几日那几个收人钱财想要取我性命的歹人已经交代,幕后指使之人就是你如意公主。
    如今那歹人已经被羁押在刑部大牢,如意公主若是实在无聊,便去刑部大牢叙叙旧吧。我顾念情分,不与你计较,不代表着我软弱可欺。”
    如意一听,顿时便急了,一张脸涨红:“什么歹人?你血口喷人。”
    就是要让你尝尝这被人冤枉的滋味!
    冷清欢冷笑:“是与不是,你自己去刑部说清楚。”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全都面面相觑,十分震惊。
    此事如意竟然是始作俑者?
    结合了她适才灌醉并且算计冷清瑶一事,大家都觉得,并不是没有可能。
    如意依仗着自己是皇后嫡出的公主,在宫里就娇蛮跋扈,没有什么事情是不敢做的。
    至于她是如何与冷清欢结怨的,早就有好事的人刨根究底,想起当初琼林宴金榜抢婿一事。莫非就是冷家委婉地拒绝了赐婚,这位小姑奶奶面子上下不去,所以就这样睚眦必报?
    金家夫妇二人对视一眼,再看一眼如意,突然觉得,皇帝给赐的这门婚事,或许是祸不是福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