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226章 剖腹产子

第226章 剖腹产子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冷清欢点头,不再多客套,撩帘进了里屋。
    一脚踏进去,就是刺鼻的血腥味道,又因为门窗紧闭,屋子里闷热,令这种气味更加令人作呕。
    冷清欢忍着不适,走到睿王妃床前,见她浑身大汗淋漓,已经将头发湿透,汗哒哒地紧贴在脸上。脸色惨白,双目紧闭,只有不断翕动的鼻翼,还有微弱的**声,证明孕妇还有一丝气息。
    冷清欢立即开启戒子库,给她做了检查。
    子宫收缩薄弱,盆腔过小,宫颈扩张不足,胎儿脐绕颈,最重要的一点是,胎位不正,是坐胎!胎儿屁股朝下!
    这么多不利因素综合在一起,孕妇能够自然分娩的几率太小。拖延下去,羊水浑浊,胎儿若是入了产道,还有缺氧窒息等危险。
    她上前查看孕妇情况,睿王妃一个激灵睁开眼,一看是她,立即轻哼一声,扭过脸去。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
    “接生。”
    睿王妃吃力地抬起手:“用不着你假惺惺地过来做好人。出去!”
    冷清欢微蹙了眉头:“还有气力嫌好道歹地挑剔大夫,看来一时半会儿地死不了。我也不着急,就等着你咽下这口气,然后将孩子救出来就好。”
    “我不用你管!”睿王妃紧紧地咬着牙关:“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,伤风败俗,不知廉耻,不屑与你为伍!这里自然有产婆!”
    冷清欢那叫一个气啊,自己正度蜜月呢,颠儿颠儿地跑过来治病救人,反而被嫌弃了。
    这个世界的女人究竟有多迂腐,即便泼辣如睿王妃,都快要没气了,还拒绝大夫进产房医治,还怕自己救了她,玷污了她的清誉。
    难怪外面院子里那么多人放弃她的性命,怪不得别人,是她自己轻贱自己。
    若非是绿芜央求着自己救治,何苦过来挨骂?
    冷清欢冷冷地望着她:“让产婆救你?你可知道怎么救?几碗蓖麻油加落胎药给你捏着鼻子灌下去,到时候会血崩的你知道吗?全身的血都会流的干干净净,你想要活命都不能。
    然后,她们可能会将手伸进去,辅助着推拿,将孩子拨正,然后生生拽出来。孩子是早产,颅骨尚未发育好,能否安然无恙地生出来都是未知数。
    你要脸,要面子,端架子,想赔上自己性命,博取一个贞洁贤良的好名声,可谁能记得你?到时候睿王另娶新人,住着你的床,睡着你的男人,打着你的两个孩子,看你能瞑目不?”
    话说得很重,将睿王妃气得浑身发抖,一边忍着阵痛,一边用尽全身气力:“少在这里说风凉话,滚!”
    “那你就等死吧!”
    冷清欢一声轻哼,转身就走,走到门口又没骨气地扭过脸来:“就问你,想死想活?”
    睿王妃在她转身的那一刻,其实心里就有点后悔:“我想活,可孩子也必须活!”
    “那就少废话,你多说一个字,孩子就会多一点危险。”
    睿王妃顿时就蔫了:“我就问问最后一句话,你真能救我的孩子?”
    “否则我在这里陪你唠嗑玩呢?”
    蝼蚁尚且偷生,更何况睿王妃即将为人母,冷清欢直白的几句话刺伤了她的心,母爱将她求生的渴望扩大,紧咬着牙关:“好!”
    那什么也别说了。两人都是嘎嘣脆的性子。冷清欢吩咐产房里的人,开始术前准备。
    外面院子里贤妃等人等得着急,差人进来问话,冷清欢只丢给两个字:“有救”。
    于副将已经取来了药箱,冷清欢屏退闲杂人等,只留了两个有经验的产婆在房间里,叮嘱睿王与绿芜守好房门,免得中途再有人进来捣乱。
    一个人持刀的手术不容易,有个突动情况都没人援手。
    尤其是这种顺转剖的手术,相对来说,感染率又比较高一点,过程丝毫马虎不得。冷清欢不得不静下心来,将过程在脑海里梳理了一遍,然后将自己的救治方法简明扼要地告诉给两个产婆。
    产婆经验丰富,也曾听闻过剖腹取子,但是,谁也不曾亲眼目睹,瞬间心慌手颤。
    冷清欢给睿王妃验血,提前查验好血源,有备无患。然后有条不紊地给药,体内补充营养,清洁消毒,下尿管,术前麻醉,开始剖腹手术。
    外面候着的一群人,听着睿王妃适才还长一声,短一声地叫,如今连个动静也没有,难免心里焦急,纷纷猜度究竟是怎么回事儿。
    被赶出产房的那个刘姓接生婆子,唯恐被主家轻看,还不时地说两句添油加醋的埋汰话,这令众人的心更加悬了起来。
    睿王妃的娘家人对冷清欢的医术提出质疑,贤嫔与睿王心里也没有个底儿。尤其是适才冷清欢直言不讳地告诉大家,她压根就不会接生,众人一时间议论纷纷。
    也不知道是谁,在人堆里嘀咕了一句话:“听说麒王妃也有了身孕,只相差几个月吧?”
    一句话拨动了众人心里的一根弦。大家对视一眼,虽然谁也没有明说,但是不约而同的,有了一样的想法。
    这就是慕容麒叮嘱冷清欢量力而为的原因。你的好心,未必所有人都领情,总是会有小人暗自揣测你有什么私心与歹意。
    皇长孙之争,至关重要。
    最终睿王沉不住气,“砰砰”敲门。
    手术刚进行到一半,冷清欢无暇分身,没有搭理。
    众人更加心急,将门敲得愈加急促。
    这动静很容易令人分神,而且心浮气躁,冷清欢腾不开手,只能吩咐一旁候着打下手的婆子过去说一声,让众人心安。
    婆子胆小,眼看着冷清欢用手术刀划破了睿王妃的肚皮,早就吓得心惊胆战,两条腿都站立不住,哆哆嗦嗦地上前,隔着窗子说话。
    “王妃娘娘昏迷过去了,麒王妃用刀子将王妃娘娘的肚皮划开了,说是要将孩子从肚子里直接抱出来。那血噌的就冒出来了,吓得我哪里敢看呐。”
    话没等说完,睿王妃的母亲两眼一翻,心疼得“哎吆”一声就向着后面倒了过去。
    贤嫔也吓得一时间六神无主:“生个孩子怎么还开膛破肚啊?玉屏就算是走,这死无全尸的,也走不甘心啊。”
    睿王一听也急了:“三嫂,你这是要做什么?你答应过我要救玉屏的!玉屏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跟你没完!”
    众人情绪没有安抚下去,反倒更激动了。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,乱哄哄的?”
    院子外面有人沉声喝问。
    众人转身,“呼啦啦”跪倒一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