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254章 她究竟在画什么?

第254章 她究竟在画什么?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冷清欢打算息事宁人:“适才多谢贵千金仗义出手,我是来道谢的。不过看来楚姑娘对我多有误会,那我们改日再聊。”
    她转身想走,楚若兮却恼羞成怒,觉得自己受到了蔑视,甩开她母亲拦着的手,径直向着冷清欢这里走过来,上下不屑地打量。
    “若是知道那人是你,我才不会多管闲事。早就听闻麒王妃柳絮才高,风华绝代,今日得见,不过尔尔。”
    冷清欢轻笑,避其锋芒:“听说?我一向最不喜欢读书,胸无点墨,如何竟然有人这样抬举我?”
    “麒王妃过谦,能开得起书斋,又是出身书香门第,一门双探花,得许多人交口称赞,想必同样是深藏不露。所以才会恃才傲物,不屑与我切磋。”
    这人怎么就这样小心眼?自己不过是抢了她的生意而已,就这样咄咄逼人。
    冷清欢仍旧还是微微一笑:“术业有专攻,我潜心于医术,对于诗词歌赋一窍不通,楚姑娘过誉了。”
    “麒王妃一再推脱,究竟是沽名钓誉,不敢露怯,还是看不起我等,所以不愿与我比试?”
    冷清欢步步退让,她却一直针锋相对,旁边就有许多看热闹不嫌事大的,相跟着起哄。而她母亲一脸无奈,无可奈何。
    “麒王妃听闻也是长于大儒世家,才情定然不输于探花郎。今日不如就露一手。”
    如意公主阴阳怪气地揶揄:“若兮姑娘竟然找她比试?她怕是就连论语二字如何写都不知道,哪敢自取其辱?”
    楚若兮自负地扬起眉毛:“琴棋书画,刀枪剑戟,比试哪样,紧着麒王妃来挑就是,我一定奉陪。”
    冷清欢轻叹一口气:“以己之长,比人之短,姑娘这挑战书竟然还下得理直气壮。果真令人刮目相看。我若说比试医术,你敢吗?”
    楚若兮顿时哑口无言。
    如意公主有心要看冷清欢笑话:“既然是比试,三局两胜方才公平,若兮姑娘就认输让她这一局又如何?即便只剩两局,应当也是胜券在握。”
    楚若兮顿时心领神会:“好,第一局就比试医术,我甘愿认输。余下两局,就请王妃娘娘不吝赐教了。”
    冷清欢觉得,自己再世为人,二十多岁的年纪再看这些十几岁的小丫头,怎么就这么幼稚呢?抻脖子瞪眼跟斗鸡似的,大家和平相处不好吗?争来斗去,平白让别人看了热闹。
    那我就用这二十多年的咸盐,比比你这十几年的干饭。
    她清冷一笑:“你一再咄咄逼人,若是我不应下,倒是显得好似怕了你一般。比什么?”
    “随便。”
    如意接话:“第一局,比试的是麒王妃擅长的医术,楚姑娘主动认输。那么第二局,便比试若兮姑娘擅长的画作吧,你们就地取材,临摹彼此画像,谁画得更形象,就判定谁赢,如此可算公平?”
    两人谁也没有意见,立即命宫人取来笔墨纸砚,就着饭桌略微一收捡,铺展之后,便滴水研磨,准备开始。
    这个时辰,皇帝与众位妃嫔都还没有来,大家全都随意,听闻麒王妃要与上京第一才女比试画技,立即围拢过来。
    冷清鹤在男宾席上听说了,顿时愁眉苦脸。冷清欢有多大本事,他还是知道个差不许多的,她哪里画得来人物肖像,只怕是要将这楚若兮画成母夜叉。
    冷清欢搁下毛笔,从纳米戒子里摸出一支自己用来开方子的炭笔来,细细地打磨出尖,在众人的窃窃私语里,不慌不忙。
    楚若兮已经落笔勾勒出来她聚精会神的眉眼,惹得众人惊叹不已。
    冷清欢也毫不犹豫地落下笔,从头上拔下一枚发簪,在白色的宣纸上比划,头也不抬。
    楚若兮有些好奇,冷清欢看也不看自己一眼,是如何起笔作画的,难不成能过目不忘?
    而冷清欢身后围拢的众人,看一眼冷清欢的画纸,再抬脸看一眼楚若兮,交头接耳地窃窃议论,那目光怪异极了。
    逐渐,冷清欢身后围拢的人越来越多。众人不再惊叹于楚若兮娴熟高超的画技,而是全都好奇地跑去冷清欢的身后踮着脚,抻着脖子瞧,压低了声音议论。
    那架势,就像是见识到了什么稀奇的物件,看她楚若兮的目光也越来越诡异。
    冷清欢究竟在玩什么花样?
    楚若兮心里发毛,一时间就有点心浮气躁,恨不能丢下画笔,跑到冷清欢跟前瞅一眼。
    男宾席这边,不太方便过来观战,好事的就隔着花架往这边瞅。冷清欢的画,引起了他们的好奇。
    虽说最后胜负未定,楚若兮在气势上就已经输了一筹。
    慕容麒巡视交代之后,放心不下冷清欢,转身回来,她已经重新成为了大家瞩目的焦点。
    睿王好奇地问慕容麒:“你说三嫂纸上画的是什么?竟然有这样大的吸引力。”
    慕容麒不假思索:“反正不会是楚若兮。”
    可能只是一只乌龟。
    “可她们比试的规则就是描摹对方的画像,若是不像,即便是出奇制胜,那也输了。”
    慕容麒胸有成竹:“未必。”
    转眼间,约定的一炷香时间到,到了揭开谜底的时间。
    原本胜券在握的楚若兮竟然有些忐忑。将手里的画像举起来,展示给周围众人看。
    画中的冷清欢螓首低垂,发髻如云,手握炭笔,聚精会神,满纸风华,韵态毕显。
    冷清欢瞄了一眼,不等别人评论,自己先颔首夸赞:“像,简直太像了。”
    就冲着她将自己画这么漂亮,也给一个五星好评,像不像就无所谓了。
    人群里也立即有人赞不绝口:“真不愧是上京第一才女。”
    楚若兮被夸赞得飘飘欲仙,又有些膨胀,按捺不住好奇:“赶紧将你的画亮出来,让大家瞧瞧。”
    冷清欢漫不经心地抄起手边的画,就竖了起来。
    人群一阵此起彼伏的惊呼之声。
    楚若兮迫不及待地定睛一瞧,第一眼倒是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,然后立即恼羞成怒,冲着冷清欢横眉怒目。
    “你这算什么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