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277章 借尸还魂

第277章 借尸还魂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锦虞身后的灵婆眸光闪烁,喃喃自语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    锦虞耳朵尖,扭脸低声问:“什么意思?”
    灵婆一声冷哼:“难怪我对冷清欢所施的术法全都不管用,问题怕是就出在这生辰八字之上。冷清欢逆天改命,早就换了命数,所以,她原本的生辰八字,对于她而言,也就不管用了。”
    “那天一道士酒后胡言乱语而已,你也信!”
    “郡主不是我门中人,所以不懂。这道士一身术法可非同寻常。他这一句话,可是如醍醐灌顶,令我瞬间茅塞顿开。”
    “本郡主不关心什么生辰八字,就想知道,你可还有其他的对付她冷清欢的方法?”
    “玄门之术,不外乎就是身体发肤,八字生辰。老奴也曾尝试过利用她的指甲,头发等方法,可惜竟然也不奏效。总不能,她逆天改了命数,就连这躯体都不是自己的吧?那不就是借尸还魂么?老奴虽有听闻,但是从未亲眼见过。”
    锦虞十分不悦:“说一千,道一万,还不是你修为不够。一个小小的冷清欢都治不了,还扯出这么多的借口来。”
    灵婆默了默,没有再分辩。
    “这一次,我必须要冒一次险!”
    “冒什么险?”
    “我需要知道她逆天改命之后的生辰八字。”
    锦虞犹豫了一下:“这里可是睿王府。”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别无良方。要想对付她冷清欢,就必须要铤而走险,我自然有好的法子。”
    雅室之中。
    天一道士已经酒足饭饱,撩起眼皮,瞅冷清欢一眼,低头滋溜一口茶。
    “找我有事儿吧?”
    “我想请道长卜一卦。”
    天一道士蜷起一条腿,几乎是半蹲在椅子上:“祖传算卦,解疑答惑,兴国安邦,趋吉避凶,百试百灵。但是麒王妃的卦,贫道不算。”
    “不算卦,解疑答惑可以吗?”
    天一道士使劲儿嘬了嘬牙花,大概是被肉塞了牙:“想问什么?”
    “前日里,下人在我的主屋外面,挖出了一样东西。我觉得有些奇怪,所以想问问道长,究竟是什么术法。”
    将那竹牌的样式,与上面所刻的字简明扼要地说了。
    “放罗术。”天一斩钉截铁:“有人想要离间你与麒王爷之间的关系。”
    果真如自己猜测的一样,那就不是冤枉她灵婆了。想要离间自己与慕容麒之间的关系,王府里除了锦虞,还能有谁?
    “两块竹牌,就能害人?”
    “这两块可不是普通的竹牌,虽说我并未亲眼所见,但是我猜测,那竹牌至少应当是冷家墓地与皇陵之内生长的竹片,刻字之后埋于你们房间前面,按理来说,不出三天,术法起效,你与麒王爷必起口角失和。只可惜啊......”
    “可惜什么?”
    “普通的术法对于你而言,压根就不起作用。”
    冷清欢有些惊讶:“为什么?”
    “就跟你的卦,贫道不能算是一样的道理。”
    冷清欢默了默:“我的卦怎么就不能算?”
    “一不知生辰八字,二,不能看面相,三,不能摸骨,算不准。按照你现在的命格与面相来看,已经是已死之人。所以,对方拿着你的生辰八字,还有头发,指甲等物用来做法,对于你,压根就造不成伤害,还有可能承受反噬。”
    冷清欢便立即心知肚明,自己已经被他看穿了。
    只是没有想到,这算不算是因祸得福呢?自己借尸还魂,灵婆若是想要对付自己,所得到的关于自己的一切,都是原主的,所以就对自己没有什么直接的影响。
    看来,自己一直安然无恙,并非是锦虞心慈手软,手下留情了,而是,她对自己压根就无可奈何。
    “那她还有没有其他的加害我的办法?我又如何小心提防呢?”
    “方法有,就看那人有没有这个本事了。这种事情防不胜防,除非是懂得其中方术之人,外人是看不出丝毫端倪的。不过你要记着,不要告诉别人你真实的生辰八字。”
    冷清欢有些如释重负,因为她前世里是个孤儿,具体的生辰八字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。
    “那我如何才能知道是谁在加害于我呢?”
    “她既然有心害你,无论是施展何种巫术,手中肯定会有你的替身。一般就是写有你的生辰八字,内藏你贴身之物的人偶。”
    冷清欢点点头:“我懂了,多谢道长。”
    天一道士摸摸自己下巴上的胡子:“那贫道冒昧问一句,王妃娘娘能告诉我,你是如何来到这里的吗?究竟是何方高人,竟然能够施如此逆天的术法?”
    这也正是冷清欢所纳闷,想要知道的。
    她摇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我只记得自己是从高处坠落下来,按理应当是粉身碎骨了,可是一睁眼,却是还魂到了别人的身上。”
    “能够借体重生,要么,你前世修了莫大的功德,要么,原主心有怨气,十分不甘。还有一种可能,就是机缘,比如,借助宝贝,或者法力,使魂魄聚而不散,还魂重生。”
    冷清欢袖子里的手摩挲了一下手指上的纳米戒子,莫非是它的功劳么?按照科学的说法,可能就是在自己坠楼之时,纳米戒子强大的磁场,犹如一个深邃的漩涡,将自己吸了进来,然后进入另一个磁场空间之内。
    “那有一天,我会不会突然离开呢?”
    这是冷清欢十分担心的。假如有一日,自己在这个世界上,有了太多值得牵绊的人,比如,慕容麒,比如,自己腹中的孩子,还有哥哥,这么多自己热爱的,还有爱自己的人。而机缘巧合,也或者,有道法高深的术士作祟,自己突然莫名其妙消失了。
    他们会不会担心,思念?孩子又怎么办?
    天一道士摇头:“一切皆是命数,贫道说了,你的命,贫道看不准。缘来则来,缘去则去,就看你自己心之所归了。”
    这些和尚道士说话,总是说一半,留一半,模棱两可,整得这么深奥,纯粹就是放屁,说了跟没说有什么两样?
    冷清欢心里不敬,嘴上却没有说出来。
    而且,她心里隐约升腾起一点不安。万一真的,如自己担心的这般,那个灵婆也同样窥破了自己的秘密,有什么阴险毒辣的招数,可以控制自己怎么办?即便不能对付自己,万一她朝着自己身边的人下手,利用她们来对付自己呢?
    对于这些邪术,自己以前不信,可是现在信了,就是这么邪门。
    所以,刻不容缓,除掉灵婆,迫在眉睫,一刻都不能再等了,不能将希望单纯寄托在千里之外的圣女教上。她绝对不能将自己的命运操控在别人的手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