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279章 巫蛊娃娃

第279章 巫蛊娃娃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事情发生得猝不及防,谁也没有预料。一旁的灵婆一声惊呼:“郡主小心!”
    锦虞双目不能视物,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无处可逃,仓惶地躲闪,连叫救命。
    她身边伺候的灵婆这个时候动了,整个人如离弦之箭一般腾空而起,从腰间抽出一根软鞭,向着刺客挥了过去。而她肩头的那只乌鸦,趁机从窗子里逃了。
    刺客不得不收住长剑,转而与她对招。
    灵婆的长鞭竟然了得,犹如生了眼睛的长蛇一般,一招一式都狠辣精准。只可惜,屋子里狭窄,施展不开身手。
    两人你来我往,凌厉的剑风将锦虞吓得连声惊叫。
    外间院子里,士-兵们已经蜂拥而入,进入栖霞苑,吆喝着捉拿刺客,将院子包围起来。
    刺客见讨不到什么便宜,手中长剑一撩,虚晃一招,然后一拧身子,又从窗子里一跃而出,翻上屋顶,逃走了。
    于副将这时候才闯进来,威风凛凛地一挥手:“大家给我搜,千万不要让贼人跑了!”
    锦虞被吓得面色惨白,就连双腿都在打颤,由灵婆搀扶着,惊魂未定:“于副将,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
    于副将朝着锦虞毕恭毕敬地行了一个礼:“启禀锦虞郡主,适才有贼人潜入王爷书房,盗走了一份机密文件。我们追捕的时候闯进了栖霞苑,让郡主受惊了。”
    锦虞捂着心口:“王府守卫如此严密,怎么还会有贼人潜入行凶呢?”
    “这是末将失职,今日一定追查到刺客,绝不放过!大家搜查得仔细一些,尤其是那份机密文件,王爷有令,千万不能让贼人带出王府。”
    一群侍卫逐个房间搜查,一时间翻箱倒柜,就连床榻之上也不放过。
    灵婆悄悄地拽拽锦虞的袖子,锦虞眨眨眸子:“适才贼人的确来过,还差点伤了本郡主。不过仓皇之间,已经逃了,不在院中。”
    “郡主见到那贼人逃去哪个方向了?”
    锦虞面色一沉:“于副将此话是什么意思?你明知道本郡主看不到东西。”
    于副将慌忙赔罪:“郡主大人恕罪,末将捉贼心切,说话没过脑子。既然郡主没有亲眼所见,那贼人就有可能仍旧还潜藏在这栖霞殿内。毕竟,府上侍卫并未见他离开。”
    “即便如此,那些箱笼这么小,怎么可能容身?”
    “王爷有令,那份机密文件比捉捕刺客更重要,万一刺客逃跑之时,将文件藏匿了呢?”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哪会有贼这样愚笨?”
    话音刚落,有侍卫吵嚷:“找到了,找到了!”
    于副将欢喜地一溜小跑:“在哪在哪?”
    锦虞蓦然间变了脸色,狠狠地一咬牙。
    侍卫手里捧着一个人偶凑近于副将跟前:“启禀于副将,我等在搜查的时候,看到这花坛里面的土十分松软,有翻过的痕迹,便将土拨开,竟然从土里找到一个人偶!”
    于副将接在手里,定睛一瞧,这人偶比巴掌略大一点,不过是仿制出了人形,前胸之上红线绣着年月日时辰,面部绘有五官。不过,令人感到异样的是,娃娃双目之上,被刺了两根闪亮的银针!
    于副将脱口而出:“巫蛊之术!”
    灵婆也跟着上前,只瞧了一眼,便惊呼出声:“是郡主的生辰八字,竟然有人想要加害郡主。”
    于副将一愣,一时间有点不知如何是好,这事情发展得,好像跟王妃娘娘预料的不一样啊。怎么会挖出来锦虞郡主的人偶呢?
    灵婆一声冷哼:“好歹毒的术法!难怪我家郡主的眼睛一直不见好转。我长安王朝从建立以来,就一直在禁止巫蛊之术,没想到在麒王府里,还有人明知故犯。此事绝对不能善罢甘休,我们要回禀惠妃娘娘知道,请惠妃娘娘为我们做主。”
    于副将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收场,立即命人前去通知了慕容麒与冷清欢。
    朝天阙,慕容麒刚刚屏退那“青衣刺客”。
    “没想到,锦虞身边果真是藏龙卧虎,一个小小的奶娘,竟然也有如此好的身手。”
    “你还以为灵婆只是一个奶娘那么简单吗?那只乌鸦的确就是从栖霞苑里飞出来,可见天一道长所言不虚。若非是灵婆有意偷听我的生辰八字,好用来施邪术害我,又为什么会派一只乌鸦偷听呢?”
    慕容麒仍旧不相信什么通灵鸟之说:“以前就听说,世间有异人能懂鸟语,看来不是传闻。”
    “所以,灵婆要想驯养一只海东青,那不是轻而易举么?而且,这些事情与锦虞绝对逃脱不了干系。”
    慕容麒一阵默然:“以前只觉得锦虞死缠烂打有些招人不喜,没想到,她竟然也为达目的不择手段。假如,于副将真的从她院子里搜出什么不干净的物件,我就立即进宫,回禀母妃知道,将她远远地发落了,再也不得回宫。”
    正说话间,于副将派人前来回禀。
    两人瞠目结舌,没想到,事情会出现转折。
    此事明摆着,那是锦虞与灵婆早有准备,一回到王府,就立即焚毁了原来加害自己的物证,并且有所准备,反咬一口。
    自己作为麒王府的女主人,这屎盆子可就扣在自己头上了。
    慕容麒伸手拧拧紧蹙的眉心:“天一道士的话,本王是深信不疑了。”
    否则,怎么能这样巧合呢?很有一点欲盖弥彰的味道。
    看来清欢的担忧也不无道理。
    冷清欢耸耸肩:“可惜被我弄巧成拙了,早知道还不如再卑鄙一些,提前准备好人偶栽赃她得了。”
    慕容麒轻叹一口气:“此事就交给本王来处置吧。”
    “你想寻人来顶罪是吗?”
    “派去栖霞苑伺候她的婆子里有聪敏人,也就是本王一句话的事情。”
    “即便是有人顶罪,在母妃跟前,我一样也要落一个管教不严,甚至是幕后指使的罪名。谁会相信一个粗使婆子无冤无仇,就会这样恶毒地诅咒别人呢?更何况,巫蛊之术,在我们长安乃是大忌,这婆子会被治罪的,命都没有。”
    “一时间,也没有别的办法。”
    慕容麒满心地懊丧,自己应当早点听冷清欢的话,可惜一时疏忽,只命人留心灵婆的举动,却不料防不胜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