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280章 我要报官

第280章 我要报官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冷清欢一咬牙:“她贼喊捉贼,竟然还这样理直气壮,要去惠妃娘娘跟前告状,借题发挥。我清清白白的,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,有什么好怕的。索性,就将事情闹腾得更大一些。”
    “你要怎么做?”
    “报官!”
    “报官?”慕容麒微蹙了眉头,有些不太赞同:“情势对你不太有利,你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?”
    “锦虞跟灵婆也就是比我们先回小半个时辰而已,仓皇之间,布下这个诱饵,思虑肯定有不周全之处,那就一定可以找到蛛丝马迹。
    可若是母妃过府,对我原本就有偏见,肯定不由分说,不给我辩解,自证清白的机会。所以,我必须要报官。巫蛊之术非同小可,母妃不能武断私了,我才能有时间还自己一个公道。
    我知道你心有顾虑,所以,我们不找别人,就找沈临风,他素有断案经验,这么区区一个栽赃的局,应当也难不倒他。而母妃那里,也信得过自己的子侄。”
    慕容麒略一思忖,觉得冷清欢也有道理,与其打落牙齿和血吞,不得不认下这个罪名,倒是还不如就摊开来晾晒,大白于天日。
    当机立断,命人前去寻沈临风。
    当惠妃闻听锦虞在麒王府受了委屈,立即回禀太后知道,又浩浩荡荡地来了麒王府。
    黛末早就已经将始末告诉给了她知道,上次冷清欢借口动了胎气,惊动太后,惹得她遭到一顿训斥,丢了脸面,所以在心里对冷清欢又生了成见。一见到慕容麒与冷清欢,立即不由分说,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唠叨,各种痛心疾首。
    “锦虞住在麒王府,那是你麒王府亏欠她的,嫌她碍眼,她可以离得远远的,不去招惹你们。但是是谁这样心肠歹毒,竟然用这种阴邪之术来对付她?
    她眼睛若是看不到,有些人可解了气了是不是?可以一箭双雕啊,既毁了锦虞的前程,又可以令冷清琅为此吃罪。若非是府上进了刺客,老天有眼,我可怜的锦虞,这眼睛怕是就没有治愈的希望了。”
    冷清欢低垂着头,听惠妃指桑骂槐地骂自己,就差指名道姓了,这心里是真窝火。
    就知道,惠妃会不由分说将这罪名扣在自己头上。
    她都怀疑,慕容麒究竟是不是她亲生的?这母妃当得是真大公无私,大义灭亲呢。
    慕容麒抬起头来,毫不客气地反驳:“母妃现在说这些有些言之过早,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,就武断地给清欢扣上了罪名,未免太过于草率。”
    “这个还用查吗?有什么好查的?总不能是锦虞她自己加害自己吧?也不能是外人吧?只要是你王府里的人干的,她作为当家主母,持家无能,就逃不了干系!”
    “事有凑巧,前两日,朝天阙匠人施工的时候,也挖出了一样东西。儿臣已经向着天一道长问过,正是一种挑拨我与清欢之间关系的邪术。清欢也不可能加害她自己。
    由此看来,府上定有居心叵测之人。所以,儿臣前思后想,觉得此事必须要刨根究底,深挖出幕后之人,便差人报官了。”
    “什么?报官!”惠妃一惊:“胡闹,这种事情难道还要张扬得人尽皆知吗?能是什么光彩之事?”
    “事情不光彩,但若是不查清楚,大家疑心生暗鬼,相互猜疑,坏了关系,岂不让那人渔翁得利?”
    “有多大事情,是咱们自己调查不清楚的?再说了,此事已经是显而易见!一会儿若是来人,你给我打发了,这事儿自然有我做主。”
    果真如此,冷清欢有些庆幸,自己已经先斩后奏,通知了沈临风。
    正说着话,沈临风询问过锦虞与灵婆事发经过之后,走出栖霞苑,冲着惠妃跪地行礼请安。
    惠妃见是自家子侄,不是外人,方才暗中舒了一口气。知道自家这侄子睿智机敏,若能断得清楚,倒是省了自己口舌。
    她抬手示意沈临风免礼平身:“在自家人跟前,不用这样客气。此事查问得如何了?”
    沈临风抬起头来:“些许小案子,姑母放心,全都包在临风的身上,不消两日即可破案。”
    “看你这样胸有成竹,看来是有线索?”
    “临风自夸一句,这栽赃的手法很拙劣,临风破获过这么多的大案要案,这个自然不在话下。
    首先,这人偶所用的布料,绣线,都不是寻常百姓所用之物。侄儿已经问过府上管事,说并非府上统一采买。侄儿会寻内行之人辨认出处,循着这个蛛丝马迹,不难查到出自于谁手。
    其次,用来陷害王妃娘娘与王爷所用的放罗之术,所需竹片乃是冷家墓地之上的风水竹。对方取用之时,守墓人曾亲眼目睹。这个时间段府上有谁出入过,问过门口侍卫即可得知,这是线索二。
    其三,这人偶是今日刚刚掩埋在土里的,麒王爷前两日就暗中派遣了侍卫保护锦虞郡主安危。侄儿会逐个盘问,查问有谁出入过栖霞殿。
    还有其他的一些蛛丝马迹,侄儿一定不会辜负姑母的期望,严查不怠,势必要为锦虞郡主讨回公道。”
    锦虞与灵婆随后迎了出来,听沈临风一席话言之凿凿,有理有据,不由就是一阵心惊胆战。
    锦虞开始后悔,自己是不是有点自作聪明了?冷清欢从来不是忍气吞声,受气的脾气,若是让她受委屈,那是要闹腾得天翻地覆的。
    可适才从睿王府回来,她实在心有不甘,便命灵婆将上面的生辰八字换了自己的,扎上银针,掩埋进了花坛里。
    府上花匠会经常前来打理花草,施肥松土,这娃娃迟早能重见天日,泼冷清欢一身的污水。
    可是没想到,冷清欢竟然下手这样快,今天就将它翻腾了出来,一时间有点措手不及。
    她摸索着走到惠妃跟前,委屈地道:“这其中怕不是有什么误会,锦虞相信,此事与王妃娘娘应当是没有什么关系的,不必这般兴师动众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