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283章 挟持人质

第283章 挟持人质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慕容麒早就知道灵婆身手不简单,密切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,防止被她逃了。但是没有想到,她会劫持锦虞。
    虽说明知道,锦虞可能也早就知道她的底细,只是在配合着她唱双簧,帮助她逃离麒王府。但是这种形势,也不能冒冒失失地出手。
    “劝你不要做无谓的挣扎,否则死路一条。”
    而惠妃被吓得几乎是魂飞魄散,颤着声音:“放开她,你想做什么?”
    “王妃蓄意想要栽赃陷害,我不能坐以待毙,所以必须要反抗。很简单,如今锦虞郡主若是想要眼睛复明,就只能依靠我,所以,谁若是敢伤害我,那就是不想让锦虞郡主好过。”
    惠妃忙不迭地挥手:“全都放下刀剑,谁也不许伤害她。”
    侍卫们齐齐扭脸看一眼慕容麒,慕容麒只能无奈地点点头。刀剑齐刷刷地收回了剑鞘。
    灵婆手里的发簪紧紧地抵在锦虞咽喉:“麻烦锦虞郡主将我送出王府吧?只要老奴安全了,马上放你回来。念在我们主仆一场的情分上,老奴还真的不想难为你。”
    锦虞被吓得手足无措,只知道哭:“你们全都退下去,备车,谁也不许跟着我们。”
    惠妃心急如焚,一马当先挡在慕容麒跟前,发号施令:“全都按照锦虞郡主的吩咐去做!备马车。”
    前面乱成一锅粥,被惠妃指挥得团团乱转。慕容麒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    最悠闲的还是冷清欢,抱肩在一旁看热闹。
    灵婆是一定不能留的,但是除掉她也不急在一时,反正她对自己造不成什么威胁,只要将她赶出麒王府,断了锦虞的左膀右臂,基本上大家也就安全了。
    而圣女教得到消息,也一定会进京清理门户,为她们的老掌门报仇雪恨。到时候灵婆就是过街老鼠,自顾不暇。
    所以,她是一点也不着急。
    同样,沈临风也不太方便插手王府的事情,若是有危险,他肯定会奋不顾身地上,没啥事儿,还不如一边跟自家小表嫂唠嗑呢。
    “表嫂应当找那天一道长给表哥算上一卦了,他怎样尽招惹这些烂桃花啊?”
    冷清欢悠悠地叹气:“他原本就是招蜂引蝶的体质,没办法。最可怜的还是我,老是无辜地当炮灰,谁都向着我开炮。”
    “难怪我祖母一直念叨娶妻娶贤,没有草率地往我身边掖人。否则国公府怕是也鸡飞狗跳的,没个清净日子。”
    冷清欢继续叹气:“老太君这话,咋不跟惠妃娘娘多念叨几句?”
    沈临风轻笑:“等我回府说与祖母知道。此事姑母的确有点太过分,如此下去,跟我表哥这关系肯定越闹越僵。”
    “你呢?”冷清欢八卦道:“你不是要找绿芜算账吗?可占了便宜?”
    沈临风愁眉苦脸:“甭提了,最近忙得焦头烂额,哪里有那闲心思。”
    “怎么了?公务挺忙?”
    “看来表哥并未与你说起,朝上有位大员遭到毒杀,皇上雷霆震怒,限期破案,这差事推来推去,竟然落到了我的头上,正一筹莫展呢。”
    “中毒?”冷清欢成功被勾起了好奇心。
    沈临风眼前一亮:“怎么竟然忘了嫂嫂,表嫂医术高明,听说也擅长用毒,对于各种千奇百怪的下毒手法肯定也了解。这个案子,有点奇怪......”
    还未来得及细说,听慕容麒一声惊呼:“母妃!”
    两人一瞧,完蛋,这关键时刻,惠妃帮不上也就罢了,还给添乱。一时间急火攻心,两眼一翻,晕倒了。
    看来她对于锦虞那是妥妥的真爱啊。
    慕容麒正盯着灵婆,寻找解救锦虞的时机呢,见自家老娘晕了,立即被分了心。灵婆挟持着锦虞,趁机上了马车,驾车逃了。
    冷清欢与沈临风也急忙凑过去。
    “母妃这里就交给我吧,她没事。”冷清欢从怀里摸出银针,利落地刺入人中穴。
    慕容麒“嗯”了一声,不敢耽搁,立即翻身上马,带人急追而去。否则,老娘醒了,一听自家心尖尖上的宝贝没人管,估计又要晕过去。
    惠妃只是急火攻心,抬上床榻,两针下去,“哎吆”一声,就慢慢地缓过气来,撩开眼皮,瞧见冷清欢,半晌方才想起适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“噌”地坐起身。
    “锦儿,锦儿呢?”
    冷清欢耐着性子哄:“母妃放心,王爷带人去了,一定会把锦虞郡主救回来的。”
    惠妃挣扎着起身:“不行,本宫要亲自去,可千万不能让那个老妖婆伤害了锦儿。”
    感情自家儿子都信不过。而且,你担心一个外人的安危,有没有想过,你家儿子与这样一位穷凶极恶的老妖婆对招,会不会有危险?
    冷清欢虽然心有腹诽,但是面上也不能明显表露出来。
    “王爷一向将锦虞视作自己的亲妹妹,做事自然有分寸,不会让锦虞吃亏的。”
    “可你们都不想让锦虞好啊!”惠妃执意要走:“万一麒儿一时气急,伤了那老妖婆,她恼羞成怒,锦虞的眼睛怎么办?”
    又要保护锦虞不受伤害,还不能伤害那老妖婆,惠妃这要求不低。而且自己好心劝解,反而讨了一个没趣。
    就连沈临风在一旁都看不下去了:“表嫂与表哥今日忙碌半晌,不就是为了锦虞郡主好吗?否则,干脆袖手旁观,也免得被锦虞郡主误会,适才还质疑表嫂不安好心,挑拨离间她们主仆二人不合。”
    一句话噎得惠妃哑口无言。嗫嚅半晌方才气哼哼地又来了一句:“她们早就知道那灵婆不是什么好人,却瞒着掖着。若非今日凑巧,搜出了那个人偶,只怕还在一旁看热闹呢。”
    我没有凭证说了你会信吗?
    冷清欢觉得自己运气真特么的好,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蛮不讲理的婆婆?
    而且这别扭的性子啊,慕容麒跟她是如出一辙,感情这个也遗传。
    她并没有辩解,说了只怕还会令惠妃觉得自己目无尊长。
    她淡淡地道:“既然母妃担心锦虞郡主的安危,那我便命府里人备车,追上去瞧瞧。正好,我也担心自家相公的安全。”
    言罢,吩咐下人:“备车,调集人手,护送惠妃娘娘。”
    惠妃“噔噔”地往府门口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