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287章 想要休我?凭什么?

第287章 想要休我?凭什么?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城外农庄里。
    冷清琅孕吐得厉害,尤其是这里环境较差,她看什么都觉得恶心。
    就连雨后出去走走,那一地的泥泞,偶尔冒出来的牛粪,都会令她喉咙发痒。
    方品之这些时日都没有来看她。一是因为身子有孕,冷清琅这里,无法解馋,索然无味,怕是有了新欢;
    二是事情已然成了,就等合适的时机揭露出来,她就可以风光地搬回麒王府,稳稳当当地做回侧妃,就连锦虞也不能奈何她。
    这样关键的时候,可不能出任何纰漏,所以,除非有要紧事情,尽量还是不要来往,免得引起别人疑心,功亏一篑。
    再加上因为有孕,方品之终于与她说了实话,让她以后不要再继续服用凝香丸,会对腹中胎儿不好。
    突然地断了药,令她很是不适,觉得极闷,而且烦躁,每天都恨不能大发雷霆,冲着那些长工发一通脾气。更眼巴巴地盼着,掰着指头煎熬着。
    慕容麒高大英挺的身形出现在门口,使得屋子里光线明显一暗。
    冷清琅抬起脸,眯着眼睛恍惚了片刻,方才认出来是他,心里陡然升腾起希望来。站起身,欢喜地叫了一声:“王爷!”
    慕容麒也只淡淡地扫了她一眼,见她这些时日明显消瘦了不少,肤色看起来也不像以往那样透亮。
    看来,她在这里过得很不好。
    “王爷,你是来接清琅的吗?”
    冷清琅充满希翼地仰脸望着他,因为心有忌惮,距离他三步之遥,不敢再像以前那般,直接扑进他的怀里。
    慕容麒不答反问:“不想住在这里了?”
    冷清琅心里的委屈瞬间扩大,带着哭腔:“这里清琅一刻也待不下去了,哪里是人过的日子?苍蝇,蚊子,老鼠,还有跳蚤,想要睡个觉都无法安稳。我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苦。”
    抱怨着,见慕容麒脸上毫无怜悯之意,反而有些冷,便讪讪地住了口。
    慕容麒的声音更冷:“若是住不习惯,那就回相府吧。”
    冷清琅觉得自己没有听清楚:“您说什么?”
    慕容麒一字一顿:“那就回相府吧。”
    冷清琅身子一僵:“王爷您是什么意思?”
    慕容麒探手从怀里摸出一张纸,丢在她的手里:“让你一个大小姐住在这里确实委屈,所以,从今天开始,你自由了,男婚女嫁,各不相干。”
    冷清琅难以置信地望着他,颤抖着手打开手里的休书,也只低头瞧了一眼,立即将它撕碎揉作一团,愤恨地丢在了脚下。
    “想要休了我?凭什么?”
    慕容麒喉结动了动:“你总不能住在这里一辈子,你可以重新选择新的生活。”
    “我就想问你,凭什么?”冷清琅瞬间泪流满面:“我究竟做错了什么?七出之条我犯了什么?我已经是你麒王爷的人,你始乱终弃,连个理由都没有,就一句话就想将我打发了么?”
    慕容麒默了默。如今的冷清琅,在他的眼里,卑鄙,狠毒,善妒,不择手段,莫说再像最初那般喜欢,就连看一眼都觉得生厌。
    可若是说罪行,又找不到多么十恶不赦的罪过。
    他缓缓吐唇:“你数次无中生有,陷害清欢,这算不算?”
    “归根结底,原来就是因为冷清欢啊。”冷清琅狠狠地抹一把眼泪:“就因为你对我变了心,所以,就牵扯出这样勉强的借口,将罪过归咎在我的身上。
    我怎么陷害她了?说她未婚有孕?与那冷家家主yehe,肚子里怀的是野种?说她卑鄙无耻,给我下药,令我阴错阳差委身给了王爷?”
    “闭嘴!”
    慕容麒骤然发火,袖子一挥,冷清琅就觉得一股巨大的气浪将自己卷起来,在空中转了两个圈,这才掉落在地上。小腹一阵隐隐作痛,她深呼吸,不敢动弹。
    “你若是再敢胡说八道一个字,信不信本王现在就杀了你?”
    她信,男人心狠起来,哪里还有什么旧情可言,更何况是杀人无数的慕容麒。一条人命在他的眼里,就是战场上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。
    她抬起一张泪雨纷飞的脸:“既然王爷如此无情,以生死相逼,那清琅还有什么好说的。你求娶我时,我是一个清清白白,万人求娶的相府小姐,如今,恩情不再,你轻描淡写的一句话,我就要沦为人人喊打的下堂妇。王爷,你真的好狠的心。”
    慕容麒澎湃起来的怒火,被冷清琅的一句哭诉就打回了原形,冷清琅很擅长抓住他的痛处,并且将它无形地扩大。
    他觉得最为亏欠的,便是那铭心刻骨的南山一夜,自己要了她,原本只想补偿,不想却又毁了她的一生。
    就因为此,他才能一次次地容忍她犯错,委屈了冷清欢。
    归根结底,就是自己负了她。
    他的语调不自觉地软了下来:“是我对不住你,你想要什么?钱财还是宅子,我都会尽量满足你。”
    冷清琅一声苦笑:“我的名誉,我的前程,一辈子都完了。你觉得,一点钱财就能弥补你对我的亏欠吗?我身为相府的女儿,难道还要靠你施舍了生活?”
    慕容麒握起拳头,不知如何说话。他发现,自己除了带兵打仗,什么都不懂得。一个女人就能令自己手足无措。
    想想当初面对锦虞的死缠烂打,冷清欢干脆利落的那一巴掌,瞬间令自己如释重负,何等快意。假如,今日她在,相信定能快刀斩乱麻,了断个明白。
    他狠下心来:“这麒王府,是不会再让你回去,从你中秋那日设计算计我,便是恩断义绝了。你若是不愿意和离,也好说,麒王府侧妃的名头仍旧是你的,这个庄子也是你的,你可以一直留在这里。除非生死,我是不会再来了。”
    冷清琅最后一丝幻想,彻底地破灭了,纵然自己机关算尽,这个男人也将永远不属于自己。
    甚至于,她在想,即便是依靠腹中的孩子回去麒王府,自己又能好过多少吗?不就是换一个华丽一点的牢笼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