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288章 搭台唱戏

第288章 搭台唱戏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冷清欢,又是冷清欢,他在威胁自己!
    胸腔里,恨意翻腾,嫉妒令冷清琅几乎发狂。
    你不让冷清欢知道,你怕她伤心,我就偏要让她心如死灰,痛不欲生!
    这麒王府我一定要回,属于自己的富贵,一定要夺回来,你休想轻而易举地打发了我!
    冷清琅撑着地,艰难地起身:“既然王爷已经与清琅恩断义绝,那么清琅也无话可说。我是您从我相府里三媒六聘娶进王府的。若是休弃,那你也去找我父亲说吧。假如他答应了,让冷清鹤套上马车,将我从王府接回相府。一切全都按照程序来走。我与王爷便男婚女嫁,再无瓜葛。”
    慕容麒没有想到,她会突然改变了主意,不再坚持,而是一口应承了下来,有点意外。
    “好,”他点点头:“我明日便去相府找冷相,你自己好自为之。”
    转身,毫不留恋地昂扬而去。
    冷清琅手扶着椅子,慢慢地坐下去,紧咬着牙根,眸中迸射出怨毒的恨意来。
    她不敢告诉慕容麒自己有孕一事,不敢现在就亮出底牌。看到慕容麒那双毫无温度的眸子,还有凌厉的剑眉。她觉得,假如自己这话一出口,慕容麒为了冷清欢,绝对会立即痛下毒手!
    她不敢赌。
    所以,她要想办法先走出这个庄子,只要能有机会见到惠妃,才是最好的时机。
    “赵妈!”
    赵妈从外面进来。
    “花银钱寻个长工,让他到尚书府走一趟,找金二,告诉他,我有事。”
    赵妈立即明白,冷清琅是想要见方品之了。
    她一句话也不敢劝,自从知秋无缘无故溺亡之后,她不知道为什么,总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。
    虽说,冷清琅寸步不离农庄,不可能是她害了知秋。但是,自从得知知秋的死讯之后,她脸上明显如释重负的样子,也令赵妈的心沉了下去。
    尤其,背后不是还有一个满肚子坏水的方品之吗?
    不长耳朵,不长眼睛,不长嘴,她暗自告诫自己,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一个伺候的婆子。
    慕容麒回到王府,下人说,冷清欢去相府了。
    薛姨娘已经定下了戏曲与杂耍班子,请她前去过目,挑选喜欢的曲目。
    慕容麒还没有想好,怎么跟冷相提起冷清琅的事情,或许,可以找冷清鹤商议商议,让他给自己拿一个主意。
    计较一定,也未进府,脚下一拐也去了相府。
    相府里,戏曲与杂耍班子的两个老板都在,正在观摩场地,等着回话。
    冷清欢对于这戏曲剧目不是很了解,除了《西厢记》《牡丹亭》《桃花扇》几出有名气的,其他的连听都没有听说过。只瞄了那个杂耍牌子一眼。都是一些很传统的名目,对于在现代看多了那些惊险创意的杂耍技巧的她而言,同样也没有多少吸引力。
    薛姨娘却是左右为难,不知道选哪一个好,在纸上勾勾画画。到时候也会请几个走动得比较亲近的外府宾客,包括她的娘家女眷,万一有挑理儿的呢?
    冷清欢给不了建议:“要不,让四姨娘帮你拿个主意。”
    薛姨娘点头:“你不提我倒是忘了,经常听四姨娘一个人的时候哼哼唱唱的,想来是懂。”
    便命人去后院请来了四姨娘。
    四姨娘低眉顺眼,走起路来目不斜视,一瞧就是老实人。包括这些年里金氏当家,对她也多有苛待,但是被针扎着也不会嚷一句疼,对着金氏逆来顺受的,“不”字都不敢说一句。
    她不争不抢,性子淡泊,令人处着舒坦,在冷相跟前,虽说不是很得宠,但是也从不会受冷落。
    她走到近前,冲着冷清欢行了礼,然后接过曲牌,如数家珍一般,将这些曲目向着薛姨娘一说,二人三言两语就敲定了。
    薛姨娘就命人叫过戏班老板来,商谈最后细节。
    戏班子老板走到跟前,那眼梢就一个劲儿地往四姨娘身上瞟,上下打量。
    这是十分失礼的,所以,薛姨娘轻咳一声,表示不满。
    而四姨娘也狐疑地上下打量那老板一眼,慌乱地低垂下头,抬手绞扯着裙带,似乎有些紧张。
    老板立即收回目光,冲着薛姨娘拱手:“夫人请吩咐。”
    薛姨娘一指四姨娘:“这曲目是选好了,不过,我府上四夫人还有两个问题想要问清楚了。”
    “这位就是四夫人吧?瞧着好生面善。”老板试探着问。
    四姨娘“噌”地站起身来,依旧低垂着头,却有点着恼:“你这人好生无礼,一过来便盯着不错眼珠也就罢了,怎么还胡说八道?我如何会识得你们这些下九流的行当?没有什么好问了。”
    转身就急匆匆地回了后宅,脚下打绊,还差点跌一个趔趄。
    戏班子老板心里暗自惊慌,冲着薛姨娘连连打躬:“夫人恕罪,夫人莫怪,是小的一时眼拙,以为遇到了相熟之人,有点冒昧唐突了,一时失礼。”
    薛姨娘眸光闪了闪:“你识得她?”
    戏班老板唯恐丢了这挣钱的好差事,忙不迭地摇头:“不识得,不识得,就是看花了眼。”
    “是吗?”薛姨娘合上戏折子,也作势起身要走:“看来老板眼神不是太好。罢了,我们回头再商议。”
    这回头,也就是没影儿的事儿了。
    老板一咬牙:“实在是太像了,虽说隔了将近二十年,但是这话腔,做派,一举一动都是戏,感觉就是那位故人。”
    薛姨娘瞅一眼一旁的冷清欢,不敢咄咄逼人地追问,故意放松了口气:“听你这样一说,你那位故人应当也是同行?”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又重新打开了戏折子。
    老板明白这宅院里勾心斗角的腌臜事情,看薛姨娘反应,略微一犹豫,又狠下心来。
    “是原来一个戏班子唱武旦的小师妹,后来,后来被师娘寻个人贩子发落了,听说是到大府上做了丫头,我们就没见过面。”
    薛姨娘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:“既然都能登台唱戏,那就是已经出师了,你们师娘也真舍得。”
    戏班老板没吭声。
    薛姨娘站起身来:“今儿就定下来了,到时候带着你班子里的人早点过来,也好熟悉熟悉环境。跟我去拿定银吧。”
    戏班老板千恩万谢,跟在薛氏身后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