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291章 这害人的本事跟谁学的?

第291章 这害人的本事跟谁学的?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冷清欢心越来越沉,难以置信。
    慕容麒的猜测很有道理,即便此事不是冷清骄所为,与他可能也有牵扯。
    冷相这里被众人劝住,仍旧一脸狠厉:“来人呐,将小少爷带回去,没有本相的命令,不许吃饭,不得踏出他的房间一步!”
    下人领命,将哭嚎的冷清骄连搀带扶,带了下去。
    冷相还要忙着安抚陈管事,西席先生也心有余悸,向着他请辞,一时间有点焦头烂额。
    冷清欢就将冷清鹤叫到一旁,将适才她与慕容麒的揣测说了。
    冷清鹤望着那块透湿的帕子,也是满腹震惊,然后将冷清骄身边的那个书童叫了过来,询问那日里他们与知秋分开之后,去了哪里?清骄可否单独出去过?
    书童回忆了片刻,方才笃定地道:“走到半路上,小公子又反悔了,说那玉佩是金姨娘留给他护身的,叮嘱过不许交给别人。他应当问清楚二小姐究竟有什么用处,什么时候还给自己。
    于是他转身要回去讨要。小的怀里抱着一摞书,热得满头大汗,他没让小人跟着,吩咐我先回院子,喂他那只小松鼠吃点东西。”
    知秋死后,那只玉佩便不知所踪,不知道是不是掉进了水里,还是被人拿走。清骄如此宝贝它,怎么也没有问一声?
    “那你事发之后,为何没有向着我们回禀?实话实说。”
    书童有点莫名:“因为小公子一溜小跑着去,小的还没有回到院子里他就回来了,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惊魂未定的。
    随后就有人叫嚷着说知秋被害。许多人去看热闹。小的也好奇,小公子不敢去,让小的去瞧一眼,回来告诉他知道。可小的回来他就躺在床上,捂着被子嚷冷,烧热得厉害,所以小的也没有放在心上。”
    三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时间都有些震惊。
    过了良久,冷清欢才站起身来:“胡乱猜测也没有用,我亲口去问问他。”
    冷清鹤心有顾虑:“此事你出面怕是不太好,要不,我们回禀给父亲知道?”
    冷清欢摇摇头:“问清楚了再回禀也不迟。若是我们只看在手足情分上装聋作哑,这孩子胆子会越来越大,今日就是前车之鉴,日后还不知道会闯出什么祸事来。”
    “我是长兄,还是我出面。”冷清鹤自告奋勇。
    “若是他记恨上你,日后你管教起来就难了,这恶人还是让我来做比较合适。”
    慕容麒不放心: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    “清骄他怕你,一见到你就跟老鼠见了猫一般,话也不敢说,还是我自己去吧。我压根就不相信,他一个孩子,竟然会这样可怕。”
    慕容麒亦步亦趋:“那我不进屋子,在外面守着。”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们谁也没有将冷清骄当成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看待,而是心生警惕。
    冷清骄的房间门被上了锁,门口守着两个伙计,寸步不离。
    冷清欢吩咐:“把锁打开。”
    下人们谁也不敢不听,打开锁,让冷清欢进去。
    冷清骄趴在床上,小声抽噎着,睡着了。听到动静睁开眼睛,见是冷清欢,扭过脸朝向里面,没有搭理她。
    冷清欢在床边坐下,从袖子里摸出药:“让我看看你后背的伤。”
    “不用你假惺惺地可怜我!”冷清骄的话里满是倔强的敌意。
    “那谁关心你才不是假惺惺呢?”
    “我姨娘和我二姐才是真的疼我,你们都是装的。”
    冷清欢淡淡地点头:“所以你就觉得,别人都不可能对你好,只要谁不顺眼,就要杀了他是吗?”
    冷清骄哼了一声,算作默认。
    冷清欢瞅一眼一旁笼子里冷清骄养的那只松鼠,那是他最喜欢的小宠。
    她抬手一指:“假如,我瞧着你这只松鼠不顺眼,也要杀了它,怎么样?”
    冷清骄顿时就急了:“凭什么?”
    “你心疼了是不是?”冷清欢淡淡地道:“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生存的权利,别人不能随便剥夺。每一个疼他爱他的人会感到伤心,也会因为心疼反过来寻你报仇,让你为了自己的杀戮付出代价。你觉得,自己的行为对吗?”
    “他们只是奴才,我不给这些奴才一点颜色瞧瞧,他们就不会将我放在眼里,所以才会欺负我,说我姨娘坏话。”
    “有德者,人恒信之,心悦诚服。反之,残暴专横如商纣,谁若不服便杀之,最后才会落得子民倒戈相向的下场。
    赵家那小子的确是有不对在先,但是你可以寻求夫子,哥哥的帮助,对他训诫教育,哪怕给他一点颜色瞧瞧也行。
    就如你今日这般,大家都对你敬而远之,父亲也失望至极,若非夫子来得及时,姐姐救下了赵家小子,杀人是要偿命的,你现在哪里还能安然地留在府里?所以,清骄,教你以暴治人的那人才是害你!”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,我二姐才不会害我。”
    冷清欢眯起眸子,原来是冷清琅!简直岂有此理!哪里有这样教唆一个孩子的?她脑子里进水了吗?还是疯了?
    “教你用打湿的帕子害人的,是不是也是她?”
    “不是!”冷清骄猛地转身,大声反驳,却牵动了身上的伤,疼得“哎吆”一声叫。
    “那你是跟谁学的?”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冷清骄话说到一半,又咽了回去:“自己想的。”
    因为疼痛,起了一头的汗珠,紧咬着牙,带着委屈,疼得眸子里泪花翻涌。
    想起那次他在麒王府里生事,被炮仗炸伤了一层皮儿,便哭得鬼哭狼嚎的,那时候正是金氏捧在手心里,千娇百宠。今日挨了打,纵然是个大人也承受不住,他却紧咬着牙根,不肯在自己跟前示弱。
    其实,不知不觉间,这个孩子还是改变了许多。家庭的变故对他影响很大,要不别人说几句金氏的不是,他便下了狠手。
    冷清欢又摸出了伤药:“我先给你上药,有什么话我们一会儿再说。”
    冷清骄这次没有反抗。
    冷清欢解开他伤处的衣服,用指尖挑了药膏,细细地揉开。
    “知秋也是被人用打湿的帕子捂住口鼻窒息而死的。”
    冷清骄后背的肉皮紧了紧,情不自禁地哆嗦了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