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310章 渣男语录

第310章 渣男语录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回到麒王府,慕容麒仍旧是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吩咐下人:“送你们侧妃回紫藤小筑休息。”
    然后头也不回地去了书房,看也不看冷清琅一眼。
    直到天色将近日暮,府中下人前来回禀,说齐景云求见。
    慕容麒握着笔的手一顿,头也不抬:“请他进来。”
    话音刚落,齐景云人已经到了门口,将手里拎着的两只血淋漓的野兔丢给了负责通禀的侍卫。
    “赏给你们打牙祭。”
    侍卫知道这位爷最是平易近人,接过来,谢过赏,就退了下去。
    慕容麒手中挥毫泼墨,手腕一扬,抬起笔来。雪白的宣纸上,铁画银钩,苍劲有力的一个“静”字。
    “心若不静,你即便是磨秃了笔尖也没用。”齐景云吊儿郎当地往桌边一坐,一边歪头打量他的字,一边说着风凉话。
    慕容麒不悦地瞥了他一眼:“有什么事儿,说完了赶紧走,心烦。”
    齐景云“啧啧”地道:“我以为表嫂失踪,表哥会急得火上房一般,将上京城翻个底朝天。谁知道,竟然这样淡定,竟然还有心情在这里写字。那我就没事儿了,告辞。”
    “谁说我不着急的。”慕容麒抬手就将手里的毛笔掷了出去,在地上绽开一滩黑乎乎的墨迹:“可是让本王妥协更办不到。”
    齐景云刚转身要走,转过脸来,讶异地眨眨眼睛:“什么事情?娶小老婆么?一直以为你应当成仙得道了,没想到竟然也不能免俗,可怜痴情女子负心汉啊。”
    慕容麒轻哼了一声:“本王对她还不够好么?”
    “好,虽说以前表哥你有些事情做的很过分,但是在我看来,你跟表嫂如今情投意合,夫妻典范,以为你会从一而终的。”
    “那她还有什么不知足么?当初娶清琅进门,便要死要活地要挟本王,如今清琅有孕,又离家出走,就为了让本王向她妥协。我母妃说得对,有三妻四妾者比比皆是,为人妻子当想丈夫之所想,否则,不就是善妒,心胸狭窄么?她就不能站在本王的处境想一想?”
    齐景云摸摸鼻子:“用表嫂的话来讲,你这就是典型的z男语录。表嫂这样万里挑一的人物,你不珍惜也就罢了,竟然还当成累赘?”
    慕容麒将桌上刚写好的字,紧紧地抓起来,然后在手里揉作一团:“玩够了,想通了,自己就回来了。否则,本王还真的上她的圈套,如上次那样闹腾得满城风雨吗?本王的脸面还要不要?”
    “上什么圈套?”
    慕容麒一声冷哼:“制造被飞鹰卫抓走的假象,当本王看不出来么?飞鹰卫一向行事缜密谨慎,怎么可能光天化日,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官道之上?不就是故意让那车夫看到,然后回禀给我吗?上次失踪就谣言满天飞,让本王丢尽了脸面。”
    “表哥竟然也知道飞鹰卫?”
    慕容麒不想多说:“你就说你来做什么吧?当说客?”
    齐景云又揉揉鼻子:“其实吧,那个飞鹰卫,不是别人,就是我”
    慕容麒猛然抬起头来,眯紧了眸子:“你是飞鹰卫的人?”
    “不是,当然不是!”齐景云忙不迭地否认:“就是我从表嫂那里看到了飞鹰卫的面具,觉得挺威风,就命人也仿照样子打制了一个。今日正好看到表嫂,一个人失魂落魄的,就想跟她开个玩笑。”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    “然后她正好在气头上,我这条小命差点就交代了!”
    慕容麒又哼了一声:“她人呢?”
    “我们刚打猎回来。”
    “打猎?挺有雅兴啊。”慕容麒讥讽地勾起唇角,冷冷地瞪着齐景云。
    “陪表嫂泄火啊!否则,就她那一肚子火气,恐怕会杀人放火。你若是敢出现在她跟前,我担保,她立即手起刀落,就将你那勾三搭四的玩意儿给咔嚓了。”
    慕容麒勾起的唇角抽了抽:“现在呢?解气了?”
    “抱着兔子走了。”
    “去哪?”慕容麒有点着急。
    “你金屋藏娇的地方。”
    话音刚落,跟前已经没有了慕容麒的人影。
    齐景云摇头笑笑:“就嘴硬吧你!这脸自己打得真响!”
    慕容麒风风火火地去了山庄。
    男人听到他的马蹄声立即迎出来,不用他问,直接抬手一指远处:“王妃娘娘来了之后就一言不发,去山里了,我家婆娘不放心,偷偷地跟了上去。”
    慕容麒这才稍微放下心来,一把丢了马缰,按照男人所指的方向追了过去。
    已经入秋,夜里的山庄有点冷,秋风萧瑟,枯草摇曳。
    冷清欢盘腿坐在溪水边上,正在一边啃山果,一边翻转着手里的树枝,树枝上穿着的,好像是......一只被烤得焦香酥脆的兔子?
    这画风跟自己想象的有点不太一样,所以慕容麒眨了眨眼睛。
    睁眼再看,冷清欢举起那只快被烤熟的兔子,提起鼻子闻了闻,一脸的心满意足。
    她不是应当伤心欲绝地坐在山石上,抱着兔子,眺望着群山,黯然神伤,独自销魂么?
    怎么竟然烤了?真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。
    火气应当消了吧?
    那个妇人先看到了她,刚想跪下请安,慕容麒抬手制止了。她立即有眼力地退了下去。
    冷清欢没有觉察,还在嘀咕:“盐巴,胡椒,芝麻,全都有了,还差一点孜然粉和辣椒粉。陈嫂,你说应当已经熟了吧?我的肚子早就瘪了。”
    慕容麒轻轻地走过去,在她身后蹲下,然后伸出胳膊搂住了她。
    冷清欢的手一抖,兔子“噗嘁”掉进了火堆里,溅起许多的火星。
    冷清欢顿时就恼了:“你他妈的跑老娘这里来发什么骚?滚!”
    刚转身走到一边的陈嫂吓了一个激灵,低着头一缩脖子,赶紧跑远了。
    慕容麒没撒手,低哑着声音:“清欢,对不起!”
    冷清欢冷冷地道:“拿开你的脏手,别妨碍我吃肉。”
    慕容麒自顾说话:“那夜只是一个意外。”
    冷清欢毫不犹豫地低下头,一口就咬在了慕容麒的胳膊上,下了狠劲儿,就跟饿了多少天的秃鹫一般,想要撕扯下他的一块肉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