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313章 磨镜的交情

第313章 磨镜的交情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锦虞微微眯起眼睛,紧盯着相携离开的二人,唇角不由浮起一抹阴冷的笑。
    黛末静悄地出现在她的身后。
    锦虞压低了声音:“看到了吧?”
    黛末轻轻地“嗯”了一声:“看到了。”
    “是不是觉得,不太对劲儿?”
    “的确是很不正常。”
    “此人什么身份?”
    “以前就听说,冷清琅跟尚书府走动得挺密切。府上有个丫头经常出入紫藤小筑,应当就是她了。”
    “那她来做什么?”
    黛末摇摇头:“这就不知道了,每次去紫藤小筑,冷清琅都会将院子里的人打发了。”
    锦虞紧盯着二人离开的方向:“看来,这眼盲还是有好处的,最起码,一些魑魅魍魉的,在你眼前肆无忌惮,会露出原形来。莫不是这冷清琅耐不住寂寞,跟一个丫鬟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交情吧?”
    “听说,在许多宅门里,少不得这种女人间磨镜解馋的腌臜勾当,已经见怪不怪。”
    “以前只曾听闻,未曾见过,今儿可是涨了见识。没想到这冷清琅竟然是这种货色。难怪那知秋不过是做了表哥的通房丫头而已,她就至于恼羞成怒,下了毒手。如今这个,高挑清瘦的,倒是更像个男人。”
    “就是,看背影,那一举一动的架势,活脱脱就跟蒹葭殿里的小太监似的,不男不女。”
    锦虞意味深长地冷笑:“太监?我是不是应当会会她们了?”
    “灵婆叮嘱,说郡主您的眼睛刚刚好,一定要注意养着,千万不可轻举妄动。”
    锦虞抬起手,在自己眼前晃了晃:“一个小小的冷清琅,还值得我大动干戈么?她还不配。”
    黛末点了点头:“灵婆还说,这些日子,她那里有些麻烦,自顾不暇,求郡主您给找个容身之处。”
    锦虞微微蹙眉,有些不悦:“告诉她,冷清欢现在山庄里住着,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让她千万不要错过了。事成之后,本郡主会想办法安排她回宫躲避一时。”
    黛末轻轻地道了一声:“遵命。”
    锦虞微微一笑:“那我现在就去瞧瞧这个丫头的本事。”
    紫藤小筑。
    关闭了门窗。
    方品之有点迫不及待,一把搂住了冷清琅。
    冷清琅抬手推拒:“御医说,我五脏六腑受损,胎像不稳,正在养胎,你休要胡闹。否则,若是这个孩子有什么闪失,咱们两人的计划也就泡汤了。”
    方品之心不甘,情不愿地松开手:“那你适才还动手动脚地勾-引我?”
    冷清琅抬手戳戳他的眉心:“见了女人,就跟那发颠的狗似的,目光恨不能黏在她的身上,不拧你拧谁?”
    “当着那锦虞郡主的面,你胆子倒是大。就不怕被看出什么端倪来吗?咱们可是好不容易才除掉知秋。”
    “她倒是想看,眼睛瞎得透透的,连一点亮光都看不见,有什么好怕的?就盼着她这眼睛一辈子也别好了,就这样跟个废物似的,慕容麒会娶她才怪。今儿叫你过来,可是有正事儿,盘算盘算这日后应当怎么行事?总要有个章程。”
    “还用盘算吗?只要你能生下一个男孩,那你这侧妃之位是十拿九稳,将来没准儿还有希望能更上一层,不对,两层楼,坐到那顶尖上。”
    “可要是女孩呢?”冷清琅问:“同样的计策也就只能成功一次,慕容麒是断然不会再碰我了。”
    “只能是男孩!”方品之斩钉截铁:“假如不是,就偷梁换柱,将她换了。等你七八个月的时候,我就留心给你提前寻好有孕妇的人家,许以重金,等孩子一落地,便偷龙转凤,神不知鬼不觉。”
    “你胆子也太大。”冷清琅有些咋舌。
    “反正都不是他麒王爷的种,换成谁不都一样?”方品之轻描淡写地道。
    冷清琅也明白,开弓没有回头箭的道理,她已经逼上梁山,再也没有退路。
    她不得不点头:“那你便早做盘算,预备好万全之策吧。还有,那凝香丸你可随身带着呢?”
    “不是跟你说过么,你如今已经有了身孕,凝香丸最好就不要吃了。”
    “可是隔了这长时间不吃,心里总是抓心挠肝地难受,迫不及待地想。”冷清琅将脸往他跟前凑了凑:“你瞧瞧,我这肤色如今可大不如以前,而且脸上好像有星星点点的斑。”
    方品之定睛一瞧,冷清琅脸上,尤其是靠近鼻端的位置,果真已经冒出了几粒极小的黑斑,虽说颜色尚浅,看不真切,但是定睛细瞧,已经可见痕迹。
    这分明是停止服用凝香丸的后遗症。
    他不敢实话实说,随口敷衍:“女子有身孕不是都会长斑么,这是正常的。”
    “可我不想,原本慕容麒就对我爱答不理,若是他回来,见我一脸斑点,丑陋不堪,更是弃如敝履。”
    “你对他难不成还有什么幻想么?”
    “你休要推三阻四的,我给了你那么多银子让你挥霍,如今手头紧,找你要点凝香丸吃,你就这样小气。”冷清琅不满地道。
    方品之不得不实话实说:“是药三分毒,你如今身怀有孕,这凝香丸少吃为妙。”
    冷清琅定定地望着他:“是不是就跟你给知秋吃的那些药丸一般,是有毒的?”
    方品之笑得有点心虚:“怎么可能呢?我能害你吗?”
    冷清琅想起宫中御医给自己的诊断,五脏六腑受损,若非是这凝香丸,还能是什么原因呢?
    这个男人,坑害自己不轻!
    两人正各自心怀鬼胎,院子外面有人说话,赵妈慌忙迎了出去。
    “今儿宫里惠妃娘娘打发宫人给侧妃娘娘送来一个食盒,都是宫里御医的拿手好菜,最是滋补。”
    冷清琅有孕之后,不过短短几日,惠妃的赏赐就接二连三地送进府里来,多是滋补的食材与人参燕窝之类昂贵补品,显然对于这孩子十分期待,
    就连冷清欢这些时日也没有享受这样好的待遇。
    赵妈慌忙将食盒接过来,递给了那人赏银。
    屋子里,方品之“呵呵”一笑:“看来这惠妃还真的将你肚子里的孩子当成了宝贝,你也跟着沾光了。这宫里的御膳我还从未见识过。”
    冷清欢哼了一声:“看你这副馋样,算你今儿运气好,便留你吃饭,尝尝这宫里御厨的手艺。”
    因为慕容麒与冷清欢都不在府上,她胆子大了许多,打开房门,从赵妈手里接过食盒,自己拎了进来,搁在桌上。
    方品之自然也不客气,与她对面而坐,取了筷子,迫不及待地先尝了一口烧得红亮酥烂的红枣蹄髈。
    “手艺还真不错,就是有点咸,若是有酒最妙。”
    冷清琅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:“我如今有孕在身,若是要酒喝,岂不令人怀疑?你就凑合凑合,多吃几杯茶。”
    端着茶壶出去,吩咐赵妈倒了一壶茶过来,方品之就着一壶茶,一会儿就风扫残云,吃了个干净。
    吃饱喝足之后,坐了一会儿,水喝多了,就有点尿急,想上茅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