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324章 我快要冤死了

第324章 我快要冤死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惠妃蹙眉望着锦虞:“这就是你的不是了,这种事情能信口开河,胡说八道的么?”
    锦虞欲言又止,咽下了即将到唇边的话,低垂下头:“锦虞知错了。”
    惠妃扭脸望向冷清欢:“我知道,你与锦虞之间,或许存在着什么误会。但是那日我已经与麒儿说得清楚,你若是不喜欢,就让锦虞回宫留在我的身边。否则,就好好待她。此事是否与锦虞有关,还有待商榷,你作为表嫂,应当有最基本的容人之量,不该这样撺掇麒儿,让他对自家妹妹动手。”
    冷清欢还没有开口,慕容麒便抢先道:“此事与清欢无关,她不知道。”
    惠妃一摆手,打断了慕容麒的解释:“本宫没有怪责之意,只是在教导清欢为人之妻的道理。就如这次清琅一事,她身怀有孕那是麒王府的喜事,清欢怎么就不依不饶的,非要闹腾得人尽皆知?
    若非她自己任性,跑去山庄里住,又何至于给灵婆可乘之机?此事你父皇也很是不满,后果不用本宫细说,你应当也懂得。”
    此事清欢无话可说,怕自己一开口就是火药味儿,再把自家婆婆呛个好歹。
    慕容麒又想替清欢辩解,被惠妃再次开口打断了:“既然清欢已经回府,想必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处,多的我也不想再说,自己好自为之就是。你身为长安王朝的王爷,三妻四妾那是理所当然,多子多福,就要多纳妾室,好为王府开枝散叶。”
    慕容麒心底里叹气,就只盼着自家老娘口下留情,今儿冷清欢好不容易给自己一点好脸,可别又被气走了啊。
    冷清欢是不争不辩,低垂着头捧着肚子装乖巧,心里却一个劲儿天马行空地冒坏水。她想,自家皇帝公爹老当益壮,应当再选一次秀女,充实后宫了,也让自己好好学习学习,自家这位母妃是如何贤良淑德的。
    惠妃念在她认罪态度良好的份上,没有继续数落。
    眼尾一扫,锦虞眸中含泪,欲言又止,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要跟自己说,却又心有忌惮。心里不由就是一软,怎么瞧都觉得她留在这里憋屈。
    “本宫就是不放心你这麒王府啊,一出接一出的,没有让人省心的时候。若是没事儿,本宫跟锦虞叮嘱两句话,也就回去了,你们各忙各的去吧。”
    众人全都鱼贯退了出去。
    惠妃朝着锦虞招招手:“过来本宫这里,让本宫瞧瞧你这伤可要紧?”
    锦虞见自己受伤,惠妃压根就没有追究,反而还训斥了自己不是,心里委屈。走几步,这泪珠子就“噼里啪啦”地落下来,低垂下头,恰好就滴落在衣襟上。
    “你这傻孩子啊,强扭的瓜不甜,本宫能帮你的也帮了,你跟麒儿之间既然没有缘分,那就罢了,何苦这样执拗,在麒儿跟前数落她冷清欢的不是,招惹得麒儿对你生厌?”惠妃苦口婆心地劝。
    锦虞敛衽就给惠妃跪下了,摸索着捉住惠妃的手,泣不成声:“娘娘,锦虞快要冤枉死了。”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惠妃抬手去搀扶她,她跪在地上就是不想起身。
    “锦虞冤枉啊,锦虞对表哥所言句句是真,真正的冷清欢真的已经死了,如今的冷清欢其实就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孤魂野鬼。”
    这句话有点渗人,惠妃听得心底生寒:“你这孩子,胡说八道什么?”
    “锦虞没有胡说,灵婆的确是懂一点方术,她早就看出了冷清欢不对劲儿,一直在暗中留意。这是她无意间偷听了冷清欢与天一道长的谈话方才知道的,冷清欢亲口所言,她是借尸还魂,附在了现在的冷清欢身上。
    就是因为,灵婆知道了她的这一个秘密,所以,那日从睿王府回来,她就故意寻人假扮刺客刺杀于我。结果未能得逞,然后又颠倒是非黑白,趁着侍卫们虚张声势搜捕刺客的时候,故意用一个娃娃栽赃灵婆,让表哥对灵婆斩尽杀绝。
    灵婆看着我长大,对我一向视如己出,怎么可能害我?她一直在尽心尽力地为我医治眼睛,马上就有复明的希望了。她知道冷清欢的险恶用心,所以当时才不得不挟持了我逃走。否则,一旦落入冷清欢的手里,绝对性命不保。
    如今,冷清欢赶尽杀绝,逼得灵婆走投无路,不得不反抗。她又将罪过一股脑地推到了我的身上,分明就是心虚,想要堵住我的嘴,让表哥厌憎我。”
    锦虞后面所说的话,惠妃并没有怎么往心里去,只是脑子里一阵轰响,全都放在了她的第一句话上。
    关于这些鬼怪妖灵一类的传说,她听过不少,不外乎就是吸取男子阳气,会令男子折寿身亡。
    假如冷清欢真的如锦虞所言,自家儿子有危险!
    “什么借尸还魂?你所说的可当真?”
    锦虞笃定点头:“母妃假如不信,可以将冷清琅叫过来询问一番。冷清欢自从嫁入王府之后,前后性格迥异,判若两人。而且,她以前从未学过岐黄之术,又怎么会替人治病?您看她治病的手段,稀奇古怪,我是前所未闻,从未见识过。所需药物信手拈来,就如变戏法一般,定是妖术!”
    惠妃听得是一愣一愣。关于冷清欢的这些疑点,她不是没有注意过。就连宫里,将冷清欢的医术传得神乎其神,也有很多人议论过,向着她夸赞过。但是大家对于她的治病手法,除了那手传说中的蜂鸣针,其他的,宫里御医也叫不上名堂。
    锦虞的话,很有道理。这个冷清欢,的确浑身妖气,十分古怪。
    越想心里竟然越怕,自己儿子只怕还全然并不知情,被冷清欢蒙在鼓里。长此以往下去,那还了得?
    为了印证锦虞的话,她立即命人叫来了冷清琅。她觉得,冷清琅与锦虞面和心不和,肯定不会帮着她来骗自己。
    冷清琅与锦虞二人已经是沆瀣一气,听到惠妃的发问,立即将冷清欢的可疑之处,滔滔不绝地告诉了惠妃。末了十分笃定地道:“清琅可以肯定,如今的冷清欢绝对换了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