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332章 孙子,我是你祖宗

第332章 孙子,我是你祖宗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两人一伙?
    冷清欢转念一想,就明白过来。
    听说这茅山之术,分为道术与巫术,道士可以驱鬼,降妖,占卜,为人趋吉避凶,所以被历代帝王所推崇。
    而巫术则不然,巫术则正好反其道而行,多是做一些背地里害人的勾当,所以在宫里是被禁的。
    若是按照适才一诺所言,在这宫里,灵婆施展不开手脚,想要对付自己,肯定就要找帮手。
    这云清道士既然借助毒药装神弄鬼,那就是个招摇撞骗的货,只要揭穿他的把戏,灵婆也不足为虑,即便她有功夫又如何,还能逃出这戒备森严的皇宫大内吗?
    灵婆既然敢当着那扎一诺的面与别人私议,肯定是认定了她不懂这密音之术。看来,这个小丫头虽然年级小,可也是个厉害人物。
    她敢单枪匹马地过来找灵婆算账,对于灵婆的根底肯定是早就挖了一个底朝天。而她年纪小,灵婆以前肯定并不识得她,所以知之甚少。
    如此一想,自己的胜算也多了两成。
    心下计较一定,低声对一诺吩咐道:“一会儿我对付这个道士,灵婆就交给你了。可别手下留情,咱俩小命没准儿就交代在这里了。”
    那扎一诺是一点害怕都没有表现出来,反而挺兴奋,正是应了那句话——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
    冷清欢清清喉咙:“云请道长是吧?我与你往日无怨,近日无仇,不知道你好端端的,污蔑我做什么?你可知道,妖言惑众,以下犯上,这也是杀头的罪过?”
    云清对于她张口就叫出了自己的道号有点诧异:“既然贫道敢说,就一定是胸有成竹。你借用了冷家大小姐的躯体迷惑王爷,挑拨他们母子之间的感情,祸国殃民,今日就由贫道替天行道,收了你这一缕孤魂。”
    冷清欢丝毫不以为然:“好啊,邪不胜正,今日就由我这一身医术对阵你的道术。看看是你装神弄鬼的本事厉害,还是我悬壶济世救人的医术更胜一筹。”
    医术对道术,闻所未闻,云清鼻端不屑轻嗤一声:“不自量力,今日就让你看看我道家的本事!起坛!有请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!”
    威风凛凛地一声令下,从袖子里摸出三张黄纸,往一旁早就提前准备好的香案上“啪啪啪”一摆。然后抬手打了三个响指,指尖上便着了一簇小火苗,将香案上的蜡烛引燃了。
    冷清欢一瞧,这花活不赖,装腔作势的,是那么一回事儿,就跟耍猴似的。
    可惜啊,磷粉提取得不够纯。
    冷清欢摇摇头:“太上老君的三昧真火可不是这样玩的,一看你就是偷师不精。”
    她抬起手来,也“啪”的打了一个响指,立即指尖上窜起一串火苗。然后抬起下巴,轻轻一吹,火焰“腾”的一下就变大,窜了老远,直接窜向那老道,顿时将他胡子撩起一股焦糊的味道。
    殿里宫人顿时窃窃私语,望着她的目光里带着畏惧,不约而同一样的想法:这绝对是妖术!
    云清道士手忙脚乱地一通扑腾,灭了胡子上的烟,恼羞成怒地冷冷一笑:“区区雕虫小技,何足挂齿?”
    走到香案跟前,在黄纸之上虚空一顿比划,口中念念有词:“老君在此,速速现形!”
    然后喝一口酒,往黄纸上面一喷,顿时,黄纸之上逐渐显出红色的鲜血淋漓的人形来,竟然是一个女子模样。
    看到这,冷清欢彻底放下心来。
    看来,这道士跟天一不是一路人啊,这家伙比划得挺热闹,可惜都是花架子,全是坑蒙拐骗的假把式。
    作为一个看多了解密节目的现代人,对于这些油锅捞铜钱,小鬼抬轿等等的小把戏已经是见怪不怪。
    这灵婆要的就只是能蒙骗住惠妃的同盟军,让惠妃对于她的妖孽身份深信不疑就行,所以,选的这个道士,有点不走心。
    可恰恰就是这点司空见惯的化学反应显色伎俩,却引得惠妃大惊小怪。
    “天呐,果真现原形了!真乃高人!”
    立即周边马屁声一片。
    唉,自家婆婆这智商是硬伤,真该交税了。
    道士心里得意,一声狞笑,却倒吸一口凉气,咬了咬牙关。
    冷清欢眨眨眸子,从容道:“既然折了肋骨,喘气的时候就小心些,得意忘形可不好。”
    道士怫然心惊,脱口而出:“你怎么知道我肋骨折了?”
    “难道你没有听说过火眼金睛吗?”
    冷清欢慢悠悠地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张ct片。
    那片子黑乎乎的,上面隐约呈现的是一架人体骷髅!呈站立姿势,手里还挑着一柄桃木剑,不是云清道长是谁?这简直太诡异了!
    冷清欢撇撇嘴,指点着上面的骨架,啧啧叹道:“我当是什么高人呢,原来不过是一具白骨精,披着人皮在宫里作祟。让我瞅瞅啊,你不但是肋骨骨折,你的第三根脊椎骨有点突出,所以你会经常感到腰酸,疼痛,小腿膝弯部位抽痛。
    还有,你这颈椎,也严重变形,压迫了脑部血管,以至于脑部供氧不足,经常会头晕,恶心,外加脑残。看来你生前也挺遭罪的。”
    这一通忽悠,可把云清道士都唬住了。因为,冷清欢所言句句是真,他除了腰疼,还经常头晕,肋骨更是刚受创不久,还未休养好。
    冷清欢手里拿着的那玩意儿,简直太神了。她怎么能这样厉害?莫非假李鬼遇到真李逵,今日遇到了硬茬儿?真的遇到鬼了?
    一动真格的,这云清道士双腿发颤,面色发白,害怕得直抖,显而易见的色厉内荏。
    “你,你究竟是什么来头?”
    冷清欢冷冷地讥讽一笑:“你不是起坛请太上老君么?有眼无珠,孙子,还不快点拜见你家祖宗?”
    这一招,将殿中宫人全都镇住了。
    大家瞅瞅云清道长,再瞅瞅冷清欢,然后面面相觑,眸中满是惊骇。
    两人究竟谁是妖?谁是道?谁是神仙?简直太骇人了!
    众人不约而同齐刷刷地后退两步,真的害怕两人突然凶性大发,张开血盆大口,一口将自己脑袋掰下来吞吃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