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345章 妈呀,老树开花!

第345章 妈呀,老树开花!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冷清欢这才开口:“咱就这么说吧,自从我嫁给你儿子,除了大婚那日,我一时糊涂,令你丢了点脸面,这几个月里,我可曾做过什么对不住你儿子的事情?”
    惠妃咂摸咂摸嘴,不得不承认,这个儿媳妇妖术了得,人人夸赞,的确挺给自己儿子长脸。
    “可你小心眼。”
    冷清欢眨眨眼睛,觉得有必要给自家婆婆普及一堂生理卫生课程。
    “首先,必须要说的一点,锦虞是你家儿子看不上,即便他没有娶我冷清欢,一样是不会娶锦虞;
    第二,我要郑重地告诉你一点,近亲是不能结婚的。姑舅不还家的老话你应当听说过吧?这可不是我编造的,医书上也有同姓不婚的记载。慕容麒跟锦虞那是三代以内血亲,有血缘关系,两人成亲,将来会有很大几率生畸形儿或者智力低下的孩子。”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!”惠妃怒气冲冲:“亲上加亲的多了去了。你是不是就见天在麒儿枕头边上这样叨咕?”
    冥顽不灵,说了也白说。
    冷清欢纳闷地问:“你为什么就认准了锦虞当你的儿媳妇呢?她究竟能帮你儿子排兵布阵啊,还是建功立业?我纵然再不济,关键时候,还能救你家儿子一命吧?”
    惠妃梗了梗脖子:“锦虞温柔体贴,会照顾人!”
    “麒王府不缺丫鬟婆子,温柔体贴会照顾人的多了去了。更何况,她现在眼睛瞎了,慕容麒不照顾她都是好的。”
    惠妃搜肠刮肚想半天:“锦虞对麒儿好,对他是真心的。”
    “嘁,”冷清欢嗤之以鼻:“我一辈子都交到你儿子手里了,还跟我比真心。她若真的对慕容麒好,把你当长辈,这时候就应当挺身而出,将灵婆的罪过揽在自己身上。可实际上,陪你吃苦受罪的是我,人家在父皇面前将罪过推得一干二净,待在王府里锦衣玉食,可曾着急?”
    惠妃容不得冷清欢编排锦虞的不是:“灵婆是无辜的,被你下了虫蛊,才会刺杀皇上,这与锦虞有什么关系?你才是害人精!”
    秀才遇见兵,有理说不清。
    第一次谈判失败。冷清欢宣布投降,不想继续争辩下去,否则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也会忍不住给惠妃来上一脚。
    两人僵持了两日,惠妃不拒绝冷清欢给她治病,不拒绝冷清欢给她的点心与水,但是拒绝与冷清欢和谈。
    两日之后,弹尽粮绝。冷清欢的藏货都吃干净了,两人瞅着那两个带着一圈黑泥的碗,还有里面干巴巴的高粱窝头,使劲吞咽了一口口水。胃里有点泛酸。
    “这日子我实在一天也过不下去了。”惠妃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哭腔:“这哪是人吃的饭啊?”
    冷清欢撇嘴:“连点荤腥也没有,的确吞咽不下。要不,我给你捉两只老鼠烤烤吃?”
    惠妃瞪她:“你不是妖精吗?你不是本事大吗?感情就只会吃老鼠啊?你好赖变成个虫儿飞出去,到御膳房里偷点糯米鸭,桂花鸡的来解馋。”
    冷清欢没搭理她,多说一个字都是浪费体力。
    牢头过来分饭,瞅一眼她们碗里原封未动的窝窝头,摇摇头:“若非今儿是个好日子,给你们改善伙食,看起来就不分给你们,免得糟蹋粮食。”
    冷清欢一听改善伙食,顿时就跳起来了。宫里的点心虽然好吃,但是甜腻腻的真不当饭,现在就算是个白面馍馍,她都觉得香甜。
    她跑到牢房门口,牢头从筐子里真的摸出两个白面馍馍,然后往她们碗里扣了两勺泛着油花的菜。
    冷清欢从袖子里摸出一锭银子,悄悄地递给牢头:“再来几个。”
    牢头顺手就将银子揣了起来,然后从筐子里就用他那黑乎乎的手一把抓了四个馒头,塞进冷清欢的袖子里。然后又抓了四个,冷清欢又塞进袖子里了。
    这袖子真能装啊。
    冷清欢忍不住问:“你说,我们好歹也是王妃,嫔妃吧,这人缘不至于这么差劲,就连舍得花银子给我们打点打点送口饭的人都没有?”
    疾风知劲草,患难见真情,她冷清欢的人缘就靠这个时候见证了。
    牢头压低了声音:“想使劲儿的人不少,可谁也不敢违逆皇上的命令啊。皇上有令,您和惠嫔娘娘一天就只能这个标准。”
    这糟老头,咋心就这么狠?就算不管媳妇儿媳的死活,他的金孙也不顾了?果真最是无情帝王家,古人诚不欺我。
    冷清欢心里暗自腹诽:“那今儿咋就开恩了?”
    “今儿不是对你们开恩,而是你们跟着沾光。宫里有位新晋的燕才人有喜,皇上一高兴,封了她嫔位。宫里好多人都得了赏,天牢里的犯人也跟着沾喜气儿,加菜加餐。”
    妈呀,慕容麒又要添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?自家父皇是老当益壮,要老树开花啊,孙女们都满地跑,开始启蒙识字了,又突然要添个吃奶的叔叔或者姑姑。
    都说庄稼佬,偏向小,皇帝也不例外,看高兴的,恨不能普天同庆了都。
    这要是生个儿子,估计直接天下大赦,自己都能无罪释放了。
    冷清欢跟牢头嘀咕了两句,又多讨要了两个馒头。一转身,就见自家婆婆拥着被子呆愣着坐在床上,眼圈都是通红的。
    “这又咋了?伤春悲秋呢?还是有白面饽饽吃给激动的?”冷清欢将馒头递给她一个:“喏,咱们也跟着沾光了,头一次觉得馒头竟然这么好吃。”
    惠妃抬起手来,拍了她一巴掌,白面馒头顿时掉在地上,打了两个滚儿。
    “要吃你吃,噎不死你。”
    冷清欢忍不住那火就冒起来了,败家老娘们,这馒头多钱一个你知道吗?花了我一锭银子,才换了几个馒头,你竟然给浪费了?
    她气得指着她,刚想骂,惠妃已经将脸埋进臂弯里,“嘤嘤”地哭了。
    冷清欢愣了愣:“该不会,父皇身边有了新人,你心里不好受吧?”
    惠妃没吭声,继续哭。这次哭跟以往装腔作势不同,是真的难受。
    哎呀我滴个祖宗,竟然被自己猜对了,简直是风水轮流转啊,你也有今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