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348章 鲁米诺试剂

第348章 鲁米诺试剂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国公府阖府上下,这个时候正着急呢。婆媳两人齐刷刷入狱,皇帝又下令谁也不许见,再加上宫里流言满天飞,能不心焦吗?
    今日皇帝旨意一下,又添了新祸灾,雪上加霜,令国公府里众人的心里是咯噔咯噔连声响,催促着沈临风赶紧直奔天牢。
    天牢里,冷清欢跟惠妃是大眼瞪小眼。
    骤然听闻自己床底下一堆脚指头,谁心里不膈应啊。这要是世间真的有鬼,大半夜的,一只白骨森森的手从床底下伸出来,能把人吓个半死。
    冷清欢问惠妃:“你咋不怕我呢?还跟我坐这么近?”
    惠妃撇嘴:“我知道不是你啃的。”
    “为啥啊?”
    “你要是能吃这么多肉,就不跟我抢最后一块点心了。你吃得比我还多。”
    冷清欢忍不住就“噗嗤”一笑,突然就发现,自己这个婆婆其实也挺好玩的。
    “可能只是我饭量大呢?”
    惠妃有点着急:“冷清欢,你有完没完,非要逼着我跟你道歉是不是?我承认,以前是冤枉你了。你身上有热乎气,一样需要吃喝拉撒,睡觉还说梦话,流口水,偶尔还会磨牙,一身的烟火气,行了吧?”
    冷清欢没接受惠妃的道歉,就只纠结一件事情:“我睡觉说梦话?还磨牙?是不是睡相挺丑?”
    “我还没说你会放屁呢!睡觉一点也不老实,拳打脚踢的,麒儿怎么受得了你?”
    冷清欢的脸顿时就火烧火燎的,一把就捂住了脸:“天呐,我还以为我睡着了会是睡美人呢?丢死人了,难怪夫妻睡觉要吹灯,否则这丑态岂不全都被对方瞧了去?”
    惠妃觉得自家这个儿媳脑子偶尔不灵光,傻乎乎的: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那脑子里还都是风花雪月呢?你赶紧想想,怎么洗清嫌疑吧!”
    冷清欢托腮唉声叹气:“说实话,我真的有点想吃排骨。都好几天没有吃肉,快要饿死了。瞅着这一堆的脚指头,都能幻想出猪蹄儿来了。”
    惠妃想骂她吃货,自己肚子也不争气地咕噜了一声,就赶紧闭了嘴。
    “可怜啊,我儿在外面奋勇剿匪,浴血奋战,我们娘儿俩,竟然这样受人欺负。”
    冷清欢扭过脸来:“要不,咱们今儿就出去吧?原本以为待在这里清净,谁知道,竟然也不安生,还不如出去吃香喝辣。”
    惠妃嗤之以鼻:“说得轻松,这天牢是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?”
    冷清欢“嘿嘿”一笑:“不是还有你嘛,虽说没有美人计的资本,好歹还有苦肉计呢。把你那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匀点给父皇,别可着我一个人摧残。”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沈临风一行人就赶到了,直接将这间天牢当成了审讯室。
    沈临风是一脸的忧心忡忡,尤其是见到搁在牢房门口的那两个硬的能砸死人的高粱面窝窝,一个大男人,都忍不住心疼得鼻子里发酸。
    冷清欢躺在床上,一副被饿得有气无力的模样,就连说话,都好像吊着最后一口气儿,断断续续。
    “麒王妃,对不住,得罪了。皇上命我等前来审案,有得罪之处,还请海涵。”
    冷清欢点头,像是在交代遗言,一脸的戏:“辛苦几位大人为我洗清罪责,本王妃感激不尽。”
    客套完了,几个大理寺,内务府的人齐刷刷地后退一步,朝着沈临风一抬手:“沈世子,请吧。”
    一群的老狐狸。
    沈临风也不谦虚,向前一步,就站到冷清欢的跟前:“对于此事,表嫂可有什么线索?”
    冷清欢可怜巴巴地望着他:“我饿,没有力气说话。”
    沈临风早就瞧着自家姑母和表嫂可怜了,当即一本正经地道:“建议先让犯人吃点东西,大家没有意见吧?”
    谁敢有意见?虽说现在是在天牢里,但是从皇帝特意将沈临风派过来,就看出门道了,这是家务事,不掺和。
    当即,沈临风掏腰包,命狱卒赶紧就近的酒楼打包几个菜,往冷清欢跟前一搁,冷清欢跟惠妃二人风扫残云一般,甩开腮帮子吃得狼吞虎咽。
    等到二人吃饱喝足,擦干净了嘴巴,沈临风这才尽职尽责地又问了一句:“表嫂可有话辩解?现在的局势对您很不利。”
    冷清欢满足地叹了一口气:“我们看我这狼吞虎咽的样儿,都饿了好几天了,像是刚啃完骨头的样吗?你瞧这些骨头上面连点肉渣都没有,还不知道在土堆里埋了多久呢。我要是好这口,放着天牢里这些新鲜热乎的人不吃,跑去坟地里扒野味,有那么傻么?”
    傻不傻,那要证据说话啊,我们说了不算。
    沈临风再次开口:“昨夜里你们可见到过有形迹可疑的人出入你们牢房?”
    冷清欢摇头:“除了老鼠,没有别的。”
    沈临风有点为难:“总不能是老鼠干的吧?”
    冷清欢深以为然:“说不准。若是人干的,干脆整副大点的多有震撼力。这些零零碎碎的小指头,老鼠完全可以拖拽进来。”
    “可这半截狸猫的尸体呢?总不会是老鼠造反,把猫吃了吧?”
    参与审讯的官员瞧着这位不着调的麒王妃,都忍不住插嘴打趣。审讯的气氛相当和谐融洽,就差几盏茶,两把瓜子了。
    冷清欢耸耸肩:“当然不是,综合外面的血迹,可以确定就是人为。这个天牢夜间内部巡逻是每隔半个时辰一次,也就是说,昨夜里至少有七八拨人经过我们的牢房门口。黑灯瞎火的夹带点私货,别人也看不出来。
    但是,若是动手早的话血迹滴在地上,难免被后来巡逻的狱卒踩踏。既然可以循着血迹找到我这里,说明,下手的人,至少应当是最后三班巡逻狱卒。栽赃的人就在其中。”
    这个推测倒是与沈临风所猜想的不谋而合。他立即命牢头将负责后半夜巡逻的狱卒全都叫过来,逐个询问。
    自然,不会有人承认。而且,下手的人早有准备,肯定早就编造好了天衣无缝的谎言,有同伴作证。
    冷清欢坐在一边,听沈临风逐个审讯,微微合拢了眼睛,探手进袖子里摸索了片刻,还真踅摸到了一样东西。
    鲁米诺试剂。
    鲁米诺试剂是一种人工合成试剂,被氧化时可以发出蓝光,而血红蛋白里含有铁,可以催化氧化氢的分解,使试剂变色,因此能检测只有百万分之一含量的血,使血迹显现。
    上次在蒹葭殿里,那人通过鲜血淋漓的狸猫栽赃自己,冷清欢就想通过这个办法寻找凶手了。可惜那时候,门外侍卫恰好被调虎离山,使得凶手范围扩大,无法追查,她就只能作罢。
    今儿,得逞之后的凶手更加嚣张,还不放过自己,再次落井下石,她就不必客气了。即便那人洗过八次手,在没有漂白剂的古代,这种试剂同样有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