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360章 燕嫔流产了

第360章 燕嫔流产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冷清欢身怀皇孙的消息传出去,宫里高瞻远瞩,争先恐后想要巴结她的人不少。
    从宫里的奴才,再到皇帝身边被冷落的莺莺燕燕,蒹葭殿里来人络绎不绝,礼品堆满了窄仄的小屋。有一种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;斯是陋室,唯吾独宠的味道。
    锦虞瞅着眼红,嫉恨得暗中咬牙切齿,恨不能取而代之。冷清欢却叫苦不迭,不胜其扰。
    皇帝如今年岁已大,那些位份高的妃子们多是他身边的老人,经历的多了,心性沉淀,不再像年轻人那样锋芒毕露,斗得死去活来。相反,她们见面嘘寒问暖,相处得都很融洽。
    她们如今已经都明白,靠脸吃饭已经成为过去式,对于一个帝王而言,他的宠爱终究是不长久的,即便挣到了,可能也是昙花一现。
    所以,她们将自己的精力,更多的,放置到孩子的教养上,只有自己孩子出息了,就是自己日后的依靠。
    这种争斗,就像是平静的无风的海面,可实际上,内部暗潮云涌,只要一阵风,就能掀起丈高的浪花来。
    冷清欢所要提防的,恰恰就是这些老戏骨。
    而另一波,与这些妃子们截然不同的,则是那些年轻水灵,花枝招展的新晋新宠,就如燕嫔这般。
    她们依仗着自己过人的姿色,与年轻的资本,费尽心思地在皇帝面前争得头破血流。她们暂时还没有依靠,只有拼命地去争抢,就跟打了鸡血一般,上蹿下跳,一点也不安生。
    这些人,对于自己,反而没有威胁。
    冷清欢望着这些孜孜不倦的女人们,有时候就会想,上梁不正下梁歪,有个这样精力旺盛的老子,慕容麒会不会也上行下效?
    假如,慕容麒有一天也坐到这个位置上,邻国进献美人公主,大臣千方百计奉献上自己的女儿,还有,那些寂寞而又鲜活亮丽的秀女宫人,慕容麒的身边,肯定也是珠环翠绕。
    到时候,自己再寻死觅活地要离家出走,慕容麒只怕是求之不得,左拥右抱,大手一挥:“赶紧滚蛋!”
    这想法令冷清欢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。
    而且,这个时候,宫里又发生了一件大事,令她更是心惊胆战。
    刚刚身怀有孕,意气风发的燕嫔突然就滑胎了。
    原本,她的身体很好,也没有出现难受的妊娠反应,御医说她的胎像挺稳,谁也没有想到,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    当时,冷清欢没有在场,是发生在晨起,众位妃子们给皇后请安的时候。
    燕嫔因为身孕有点恃宠而骄,晨起请安的时候竟然迟到了,过了时辰方才姗姗来迟。
    皇后为了彰显自己的贤惠大度,原本并不想与她当众计较的。可是她自己却不知道见好就收,反而沾沾自喜地向着大家炫耀,说昨夜她侍奉皇上,有点累,皇上上朝之前,命人不得吵醒她,害她一觉睡到了大天亮。
    她的妆容精致,明显是刻意打扮过的,一点都不像是起晚了急慌慌的样子。
    当时皇后心里就来气,当着妃子们的面语重心长地说教了她几句。
    皇后说的,也没错,就是劝她,刚有身孕的时候,胎儿不稳,最好安分一些,不要到皇上跟前转悠,对胎儿不好。
    燕嫔不服气,就嘟哝了一句十分不敬的话。
    皇后当场就翻脸了,怎么能容忍她当着这么多妃子的面,让自己下不来台呢?因此声色俱厉地训斥她,让她跪下。
    谁知道,这一跪,就出事了。燕嫔小腹一阵绞痛,裙摆下面渗出殷红的血来。
    大家全都大吃一惊,忙不迭地叫御医。御医慌慌张张地赶过来,已经晚了。
    燕嫔猛然间如坠深渊,哭得伤心欲绝。
    皇帝就将过错归咎到了皇后身上,当场大发雷霆,暂时剥夺了她掌理六宫的权利。
    皇后觉得冤枉,分明是燕嫔不安分,有了身孕还与皇上孟浪,滑了胎,怎么就成了自己的责任?自己不过是管教她两句,难道不应当吗?
    可皇后要顾及自己的威严,无法像燕嫔这样哭哭啼啼地闹腾,博得别人的可怜,只能委屈地受了。
    惠妃挺解气,在冷清欢跟前丝毫也不掩饰她的幸灾乐祸。如今,她觉得,跟冷清欢相处得很真实,不用像在别人跟前那样端着架子,将自己伪装成一本正经的模样。
    冷清欢跟着她一块幸灾乐祸,一块吃瓜。
    这原本就是别人的事情,她与皇后燕嫔二人关系还不够那么好,值得同情她们的遭遇,吃瓜是最正确的打开姿势。
    可是,两天后,燕嫔就派了下面的宫人过来蒹葭殿,请冷清欢屈尊过去走一遭。
    惠妃不愿意让冷清欢掺和这后宫里的是非,所以刨根问底地打听,燕嫔请冷清欢过去做什么。
    宫人老老实实地回答:“看病,不太方便找御医的病症。”
    惠妃心里还是犯嘀咕:“若是说不出口的病症,自然宫里有医女,她一个嫔,竟然请堂堂王妃给她看病,挺大的谱。”
    冷清欢倒是没有计较,在她眼里,病人没有高低贵贱,既然人家开口了,就不好推却。
    到了燕嫔新搬迁的宫殿,望闻问切,做过检查,发现她是流产不净,而且引起了感染。
    先前已经请御医看过,御医给开了益母草等药,她心里犯疑忌,觉得自己原本已经是非正常出血,这御医如何还让自己活血呢?莫非是受了别人的指使,想要加害自己?
    流产之后,她变得杯弓蛇影,所以差宫人请来了冷清欢。
    冷清欢见她宫腔残留并不多,没有必要进行清宫手术,对比她的具体情况,前期可以先服用新生化或者益母草加强宫缩,便于残留物排出。
    她叮嘱了一些休养注意事项,给她开过方子,命宫人拿去煎药。
    燕嫔遭此打击,人有些憔悴,萎靡不振的样子,抓着冷清欢的手,说了几句感谢的好话,然后就像祥林嫂一般,哭哭啼啼地数落起皇后的狠心。
    冷清欢秉承着不掺和不多嘴的原则,没有多言。
    末了,燕嫔恨恨地道:“我如今算是看清楚了,皇后这人就是个笑面虎,平日里装作一副贤惠大度的模样,实则心里狠毒的很,你可知道,前些时日栽赃陷害你的人是谁?”
    冷清欢起身想走,免得逗留时间长了,有些人多心,因此也只敷衍着问了一句:“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