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374章 基情光芒四射

第374章 基情光芒四射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于副将精心挑选的几个王府侍卫强忍着羞辱,害羞嗒嗒地进了谙达王子的房间,不一会儿的功夫,就被谙达王子轰了出来,表示他有些不太满意。
    冷清欢瞧着那几个侍卫姿色可以啊,要身段有身段,要长相有长相,秀色可餐。当然了,跟慕容麒是不能相比的。
    这谙达王子显然是阅尽千帆,口味挺挑剔。
    原本,冷清欢都安排得好好的了,还想哪天安排他与锦虞郡主来一场浪漫偶遇呢,怎么这谙达王子就是不按常理出牌,又节外生枝呢?如今可怎么办?
    她还在一筹莫展的时候,谙达王子直接就敲门进来了:“王妃娘娘,为了感谢麒王爷的盛情招待,本王子特意在鸿宾酒楼定下一桌宴席,恳请您能答应让他赏光。”
    “我答应?让他赏光?”
    “对,”谙达王子笃定地点头:“酒逢知己千杯少,我与麒王爷一见如故,所以想一醉方休。麒王妃您如今怀有身孕,不能饮酒,相信您对于我们男人之间的打打杀杀也不感兴趣。所以,我能将麒王爷带走吗?”
    一听就知道,这是慕容麒被缠得厉害,又实在无法推脱,所以拿自己当挡箭牌。
    这人咋这么不懂礼数呢?好歹你也客气一下,我堂堂麒王妃还会馋你那一杯酒不成?非要单独请慕容麒,绝对有问题。
    而且,这摆明了是向着自己示威啊,太嚣张了,不将本王妃放在眼里,明目张胆地过来抢男人,简直岂有此理。
    不过,鸿宾楼,那是自己的地盘,送上门去的生意自己若是给搅黄了,有点不太地道。这漠北小王子究竟在打什么算盘,要处处才知道不是?
    所以,冷清欢立即痛快地答应了:“那是当然,麒王爷保护谙达王子这是他的使命。我不掺和,你们尽兴。”
    谙达王子敷衍地谢过冷清欢,立即转身走了。显然,他对于慕容麒竟然娶了这么刻薄善妒的一位王妃挺不满意的。
    他们前脚走,冷清欢后脚也没有闲着,乔装改扮,打算去现场捉奸。假如,这谙达王子真的是对慕容麒有想法,那就赶紧快刀斩乱麻,别一直玩暧昧,毕竟,锦虞还在这等着呢。
    她尾随其后进了鸿宾楼,先找酒楼掌柜:“慕容麒他们在哪个房间吃酒,给我找一个能偷听他们说话的地方。”
    掌柜义正言辞:“我们雅厢里隔音效果都很好,必须要保护好客人的隐私。”
    冷清欢一瞪眼:“我说话不好使是不?”
    “不过,碰巧他们的房间有。”掌柜立即转了话锋,比仇司少还快:“王妃娘娘请跟我来。”
    带着冷清欢直接进了三楼一处阁楼,挪开墙上挂着的一幅挂屏,将手探过去,向里一推,便露出一个碗大的圆孔来。
    “王妃娘娘,请。麒王爷二人就在二楼临街雅厢。”
    冷清欢往里面一瞧,心里就暗自赞叹一声:“好先进的监视器。”
    非但利用成像原理,将二楼雅厢的部分景观尽收眼底,摘下里面的竹筒,还能将楼下二人说话的声音听得清楚,简直就是面对面视频。
    冷清欢略一沉吟,冲着掌柜的低声交代了几句话。
    掌柜应了一声,便立即出去安排。
    冷清欢搬把小凳子坐在机关跟前,瞅着楼下二人推杯换盏,慕容麒板着那张酷帅的脸,满是不情愿地一杯杯饮酒。说实话,气氛很尬。
    而谙达王子殷勤相劝,暂时间还看不出什么猫腻。最起码,这小王子不会像锦虞那般腻腻歪歪的,招人膈应。
    如今这小王子给人的感觉,就是一个“二”字,好似不谙世事一般,不懂看人脸色,不懂礼数。她可不认为,能被漠北王派往长安求娶和亲的使臣,会傻里傻气的。应当是扮猪吃老虎,有什么阴谋诡计?
    所以,她今日才要盯紧了,瞧瞧他背地里可有什么小动作。最好是能寻个借口,将慕容麒叫出雅厢,然后观察一下这个谙达王子一人独处时候的反应,那才是最为真实的。
    房间里,两人很快就酒意微醺。
    冷清欢看到,谙达王子悄悄的,一步一步的,将屁股下面的椅子往慕容麒跟前挪。从面对面而坐,最终凑成了勾肩搭背的一对儿。
    都说女人不喝醉,男人没机会。这个谙达王子的色心就要暴露了吗?
    果真,谙达王子一副醉得东倒西歪的样子,装作不经意扒扯着慕容麒的肩头,脸也一个劲儿地往他的跟前凑。
    而且那眼光,色眯眯的,就不时往慕容麒某处钻,活像是装模作样吃豆腐的死鬼。
    慕容麒终于有点不耐烦地挡开对方的手,冷清欢就更不用说了,简直火冒三丈。
    “谙达王子酒若是吃好了,便请回府歇着吧!”
    谙达王子没有动地儿,望着慕容麒吞吞吐吐,有点大舌头,拐不过弯来:“我还有一事不明,想请教麒王爷。
    “什么事儿,请讲。”慕容麒微蹙眉头,已经濒临发作的边缘。
    谙达王子拽了拽慕容麒的衣服,竟然一脸的羞涩,扭扭捏捏地吭哧半晌。
    “你过来,近些。”
    冷清欢立即支棱起耳朵,集中精神,紧盯着谙达王子,唯恐自己错过了什么。是要表白了吗?
    谙达王子半个身子向着慕容麒靠过去,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话。冷清欢没有听清,但是看慕容麒,瞬间目瞪口呆,似乎是有些惊讶。
    然后“噌”地站起身来,正色道:“谙达王子,或许你漠北民风开放,但是在我长安,你问这样的话是很失礼的。”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谙达的小胡子一翘一翘:“所以,这几天我都不好意思开口,今日是借着醉意说出口,麒王爷不要见怪。”
    慕容麒的脸色挺僵硬,身上更是寒气迸射:“谙达王子若是喜欢这一口,本王可以给你安排,但是,本王没有这个喜好,甚至特别反感,所以,还请谙达王子自重,顾忌你漠北的脸面。”
    冷清欢狠狠地咬了咬牙,这谙达王子竟然这样开放,基情澎湃。偷偷摸摸的不过瘾,还主动向着慕容麒提出来了?天呐,简直开玩笑。他可不是一个人,代表的可是整个漠北啊。
    竟然敢主动向着麒王爷约泡泡,勇气可嘉,佩服,佩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