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378章 替嫁

第378章 替嫁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衍庆宫,已经是酒至半酣,正是气氛最为融洽之时,于是漠北小王子主动提出了和亲之事。
    皇帝心里早就有计较,当然一口应承,十分赞同,然后命宫人请出他最为宝贝的绿芜公主。
    宫人领命出去,转了一圈回来,跑到皇帝耳朵根子底下压低声音说了两句话。
    皇帝不由就是一愣,然后不动声色地吩咐:“再找。”
    坐在他旁侧的皇后立即觉察到不对,压低声音:“怎么了,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    皇帝微微侧头:“绿芜不见了。”
    皇后倒吸了一口凉气:“这丫头见天嚷着要逃出宫去,不会是真的吧?”
    皇帝一愣:“她竟然这样胆大包天?”
    “用不用妾身去瞧瞧?”
    皇帝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:“也好,看看什么情况,也好早做决断。”
    皇后随便寻个借口离席,下去盘问宫人,大家众口一词,全都是不知道。小太监跑去宫门口询问,也没见她出宫。
    唯一一个见到绿芜的,就说见到她拎着个花布包袱,从御花园里过,但是也没有过多留心。
    皇后心里是“咯噔”一声,觉得八九不离十,这丫头是真的跑出宫去了。
    花轿临门,新娘子却不见了。
    这可如何是好?
    贤妃听闻自家宝贝女儿不见,也在自己宫殿里坐不住,急慌慌地过来打听情况,得知此事之后,顿时就急得捶胸顿足,连声地骂。
    皇后听着心烦,怒斥道:“都这个节骨眼上了,你骂有什么用?早知道她存了这样的心思,还不命人将她看牢。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,不是让皇上下不来台么?即便将来将她找回来,你们这罪过也不小。眼下可怎么交差?”
    贤妃壮着胆子吞吞吐吐:“实在不行,先找个人替替?回头找回来了再换回来?”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
    皇后怒声叱骂:“就你家女儿那身材,整个皇宫里也找不到第二个,你让我找谁替?再说了,这是闹着玩的吗?对方那是漠北王子,不是咱长安王朝的官员。”
    贤妃被骂得狗血淋头:“我也没想到绿芜竟然这样糊涂啊。她就跟我念叨着,说宫里还有个锦虞郡主,分明比她好,还大她几岁,她父皇却偏心,将她嫁得那么远,日后想膝下尽孝都没有机会。”
    皇后更加恼怒:“还顶嘴!锦虞那是眼睛不好,否则皇上怎么舍得让绿芜远嫁?”
    贤妃讪讪地辩解:“可我听说,锦虞那眼睛其实早就好了,就是为了赖在麒王府不走,所以才装瞎的。”
    “当真?”皇后问道。
    “这还能有假吗?是麒王妃亲口对绿芜讲的。大家全都心知肚明,只是没有揭穿罢了。否则,她怎么就不敢让麒王妃给她用药?就糊弄宫里这群老油条,谁也不敢直言。”
    皇后略微思忖了片刻,权衡利弊,无奈地一咬牙:“如今没办法,也只能如此了。”
    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到衍庆宫,坐在皇帝跟前,压低声音:“四处都找不到,估计是真的躲出去了。”
    皇帝额头的青筋跳了跳,捏着酒杯的手一紧。
    皇后装作喝茶,用袖子遮了脸:“要不,让锦虞代替绿芜吧?”
    “朕早有此意,这锦虞梗在麒儿与清欢中间兴风作浪,心术不正,让她和亲挺合适,不过她的眼睛......”
    “听说,她的眼睛都是装的,原因皇上应当猜得出来。”
    皇帝略一沉吟:“先将她宣上来,然后见机行事。”
    皇后微微一笑,冲着身后宫人使了一个眼色,宫人立即会意,出去传旨去了。
    锦虞刚刚被送回到蒹葭殿,就只等着看热闹。
    有小太监一溜飞奔过来,传皇后口谕,宣锦虞前往衍庆宫。
    锦虞顿时就是一怔,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    惠妃闻声出来,悄悄地塞了银子给传信的小太监,小太监只意味深长地道:“最好打扮得贵气一些,好歹是我们长安的脸面。”
    这话就已经足够说明问题。
    惠妃也十分惊讶:“不是说好,让绿芜公主和亲吗?”
    “绿芜公主贪玩,不知道去哪里玩了,宫人一时间没找到。”
    惠妃顿时急得好像热锅蚂蚁:“那怎么就让锦虞代替呢?锦虞这眼睛又不方便,压根就不合适啊。”
    锦虞心里也忐忑,不过好歹有底儿,知道这绿芜的去处,定能柳暗花明:“娘娘您莫着急,兴许绿芜真的就是贪玩,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。人家怎么可能瞧得上我一个瞎子?”
    这种事情着急也没用,皇帝的旨意谁敢不听?
    锦虞刻意挑选那不得体的装扮收拾了,然后让黛末搀扶着自己去了衍庆宫。
    一进衍庆宫,立即周围许多目光就将她包围了。她能感受得到众人探究的目光,金钗慢摇,莲步轻移,走到皇帝的金龙案跟前,袅娜跪下。
    皇帝沉声道:“谙达王子,这位就是我长安王朝的锦虞郡主。”
    不得不说,锦虞这幅楚楚可怜的小模样还是挺招人的,谙达王子立即起身:“早就听闻长安美人温婉娴雅,风华万千,今日一见,这皇族贵女更是名不虚传。”
    皇帝吩咐锦虞:“去见过谙达王子。”
    锦虞落落大方地向着谙达王子飘飘一礼,毫不吝啬对谙达王子的赞美:“虽说锦虞双目不能视物,但是听谙达王子说话,醇厚低沉,也应当是威武霸气之人。”
    谙达王子微微一怔:“郡主的眼睛?”
    皇后立即将话接了过来:“这几日略有不适,御医说过些时日自然就会康复。是吧,麒王妃?”
    这是要将锅甩给冷清欢。若是其中出了什么纰漏,她这个皇后也好推卸责任。
    冷清欢站起身来,微微一笑,笃定地道:“是的,皇后娘娘。”
    锦虞抿抿唇,一脸诧异之色:“王妃何出此言?你怎么可以跟皇后娘娘说谎话呢?锦虞这眼睛受伤已经这么久,一直都不能视物,你是怎么断定,我能很快痊愈?”
    冷清欢自信一笑:“因为,我已经为锦虞郡主打听到了医治眼睛的秘方。”
    “什么秘方?”
    “牛眼泪与柳叶汁二比一混合,抹在眼睛上面,专治灵婆的鬼遮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