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381章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

第381章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慕容麒扭脸,压低了声音悄悄问跪在自己身侧的冷清欢:“这也是你的杰作吧?”
    冷清欢坦然承认不讳:“是又怎样,舍不得了?”
    他伸出手,借着袖子的掩饰,轻轻拧了她一把:“宁得罪小人,不得罪女人。”
    冷清欢轻哼了一声:“就知道你口是心非,一动真格的,就露出原形了。”
    慕容麒十分无奈:“我若是舍不得,怎么可能陪着你这样胡闹,帮着你安排人手?母妃若是猜到,估计会赌气两月不理咱们。”
    “不理就不理,等到金孙落地,看她还绷得住不。”冷清欢有点有恃无恐。
    “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使的什么妖术?”
    “保密。”冷清欢轻哼。
    两人在这里叽叽咕咕地说话,皇帝见到了,不悦地轻咳一声:“你们两人又在那里嘀咕什么呢?”
    冷清欢抬起脸来:“我们在商量给锦虞郡主准备什么嫁妆。王爷jun营里jun务繁忙,抽不开身,他说不能亲自送表妹前往漠北了,这嫁妆一定要准备好。”、
    皇帝赞赏地瞧着冷清欢:“麒王妃能够想得这样周全,朕很是欣慰。所以就成全你,这锦虞郡主的嫁妆由麒王府来操办吧。”
    这,这皇帝老爷子怎么这么会顺杆往上爬?薅羊毛薅到自家儿子头上来了?堂堂长安王朝,难不成就连一份公主嫁妆都准备不出来?
    冷清欢梗着脖子不服气,慕容麒慌忙一拽她的袖子,出声道:“谢父皇,儿臣领命。”
    皇帝老爷子示威一般瞪了冷清欢一眼。
    冷清欢咂摸出一点味道来,感情,应当是自己班门弄斧在他跟前上演的这出好戏,引起老爷子的怀疑了,这是小惩大诫,给自己一点苦头吃。
    真是受累不讨好啊,我好歹也替你留住了一个闺女,如了你的心愿,你怎么一点不领情呢?虽说是私心在先吧,但咱们是双赢啊。
    锦虞低垂着头,泪珠子是噼里啪啦地往下掉,心里那叫一个委屈,简直就犹如当头棒喝,令她半晌都回不过味儿来。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宴席散了,皇帝回宫。
    谙达王子走到锦虞的跟前,冲着她颔首一礼:“尊贵的锦虞公主,谙达在麒王府等你,一同回我漠北王宫,给你盛世浩大的婚礼。”
    锦虞低垂着眸子,竟然就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    圣意不可为,自己还能说什么呢?如今说什么都没有用!自己被冷清欢算计了,落进她的圈套里,偏生,在座的每一个人,看自己的时候还都是怀着嘲讽与鄙夷,觉得她锦虞今日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咎由自取。
    她颤着声音,仍旧尝试做最后的挣扎:“能得谙达王子青睐与厚爱,是锦虞的福气。不过锦虞福薄,父母双亡,实在是不吉之人,不知道王子如何会选中锦虞呢?”
    “有道是否极泰来,相信锦虞郡主以往所遭受的困厄,那都是磨炼与劫难。如今定然能苦尽甘来。小王相信,你我之间的缘分就是天意。”
    锦虞见慕容麒就候在一旁,等候谙达王子一同回麒王府,便咬咬牙,抬起脸来:“表哥也愿意让锦虞远嫁漠北吗?”
    慕容麒点头:“表妹婿为人质朴率真,与我极是投缘,我相信,他一定会善待表妹。”
    一句表妹婿令锦虞瞬间心如针扎,默默地望了他一眼,扭脸便走。
    冷清欢在一旁顿时就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好不容易甩脱了这一个包袱啊,真心不容易。这嫁妆准备就准备吧,不是说破财免灾吗?
    两人还未回府呢,惠妃娘娘那里差人带过信来,叫两人过去,有话要说。
    其实不用去两人也是心知肚明,老太太舍不得自家这个养女,要兴师问罪。但是也不能不去,硬着头皮前往蒹葭殿。惠妃的一双眼睛都已经肿成了核桃。
    冷清欢浑然不畏,反正不管惠妃说什么,自己就是三个字,不承认。
    锦虞害人不成,将自己搭进去,关别人什么事情?跟自己更是一点关系没有。反正任你东西南北风,我自傲立在当中,岿然不动。
    惠妃瞅了两人一眼,张口还没有出声呢,又嘤嘤嘤地哭了几声。
    慕容麒没办法,出声劝慰:“谙达王子住在麒王府,通过这两日相处,觉得他为人不错。将锦虞交给他,母妃放心就是。”
    惠妃还是嘤嘤嘤地哭。
    “可是,我心疼啊。就这一次,怕是就阴阳两隔,今生再也见不到面了。若是两国一直友好相交还好,否则我可怜的锦虞,岂不要受难?”
    慕容麒笨嘴拙舌的,不知道怎么安慰,求助地瞅了冷清欢一眼。
    冷清欢撇嘴,说话毫不客气:“我也觉得的确是这样,一想就舍不得,远离故土,孤苦无依,还要看人脸色,如履薄冰。最终埋骨他乡,好生凄惨。”
    这话就是雪上加霜,惠妃哭得更加难受。
    慕容麒暗中拽她的袖子,让她不要继续火上浇油。
    冷清欢又补了一句:“所以,我觉得,您应当将这劲头使到父皇跟前去。这好不容易一手养大的闺女,说送走就送走了,从此膝下连个说话解闷的人都没有,何等凄凉?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,到头来哥哥倒贴嫁妆嫁女,却换来的是长安与漠北两国邦交,父皇这便宜占大了,就没点回扣么?”
    这明显带着讥讽的话,惠妃却并没有像慕容麒所想的那样跳起来,而是眨巴眨巴眼睛,起身将眼泪抹干了:“对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凭什么?我去找皇上说理去。”
    起身带着身边宫人就走了,将慕容麒和冷清欢晾在了这里。
    慕容麒无奈地摇头:“哪有撺掇自家公婆吵架的儿媳妇儿?”
    冷清欢狡黠一笑,抬手杵杵他的脑门:“真笨,锦虞远嫁,已经是铁板钉钉,更改不得。最伤心的就是母妃了,不趁机向着父皇捞点好处怎么抚慰受伤的心?”
    慕容麒恍然大悟:“你是撺掇母妃去向父皇讨要名分去了?”
    “锦虞代表长安远嫁,父皇要给她一个荣耀的名分,将她由郡主册封为公主,这点光,母妃还是沾得的。否则,这每次见面,让母妃向着咱们两人行礼,当着外人连句母妃都不能叫,你心里滋味好受不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