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395章 楚家的家庭会议

第395章 楚家的家庭会议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这场闹剧发生在茶舍,楚将军的嗓门又不小,难免就有远远地看热闹的人。听了一个模模糊糊,就自动脑补出一些情节来,添油加醋,传得沸沸扬扬。
    对于冷清鹤还好说,男人嘛,人不风流妄少年,出点这种花边新闻不算啥,正好洗清了他前一阵子为了拒婚传扬出来的不堪传闻,都说麒王妃妙手回春,将他治好了。
    可是楚若兮可就没有这么幸运。
    她好歹也是响当当的上京第一才女,又抛头露面在外面走动过,如今各种不堪的传闻流传出来,不外乎就是她与冷清鹤暗度陈仓,私相授受。
    楚家人颜面尽失,被人指指点点,一时间站在流言蜚语的风口浪尖上。
    冷清鹤见事情无端出现变故,一时间拿不定主意,不知如何是好,就跑到麒王府,找冷清欢说了。
    冷清欢也有点意外,问自家哥哥:“能让父亲相中的姑娘想来应当不错,你瞅着可喜欢?”
    冷清鹤不假思索地摇头:“好是好,就是足不出户的,少了见识,有点小家子气,不是我喜欢的。”
    看来,自家哥哥是真的瞧上了楚若兮,不自觉地按照她的标准来挑选未来的妻子。
    “父亲好不容易意思松动了一点,不再那么坚持,谁知道又多出一杠子。现如今这形势逼人,你可以另娶,但是楚姑娘就未必能嫁了。
    实在不行,我找人去探探那楚夫人的口风吧?这楚姑娘能在关键时候还你清白,看来也不是自私自利的任性人。又这样有主见,性子利落,是能当起相府的家的。”
    这话说得冷清鹤面皮一红,没再吭声。
    冷清欢还没有想到合适的中间人,楚家人先登门了。被楚夫人派来探听冷家人的口风。
    楚夫人明白自己女儿心思,又听说冷清鹤为了自家女儿心甘情愿地领了这污名,觉得这孩子人品是真的不错,女儿眼光挺好。可是关键是人家冷家人不稀罕咱,咱也不能腆着脸上跟前推销,有点犯难。
    现如今又流言四起,自己女儿几乎是走投无路,若非那不够坚强的,只怕寻死的心思都有了。
    她少不得将楚老将军一通埋怨,嫌弃他做事莽撞,不管不顾,如今闹腾得几乎人尽皆知,毁了自家女儿。
    楚老将军凶狠地责骂楚若兮,可背地里长吁短叹,也后悔不迭。
    楚若兮的大嫂孙氏主动毛遂自荐:“上次中秋宴上,儿媳见过麒王妃,觉得她性子通透,是个利索人。这事儿,听说她也知情,倒是不如,我去拜访拜访麒王妃?”
    楚夫人也实在没招,就应了。
    孙氏向着冷清欢递上拜帖,入内磕头,落座,上茶,然后就直接开门见山表明来意。
    “前几日我家小妹一时情急,胡说八道,给府上公子带来了麻烦,我们实在抱歉。今日此来,一是向着您赔个不是,二来,小妹偷偷地让我向着冷公子表达一声谢意。”
    冷清欢等着对方先将话挑明了,因此不动声色:“若兮虽说有点任性,但也是事出有因,我们也不怪。谁知道竟然节外生枝,生出这么一摊子事情。只希望,能早点澄清这流言,事情过去了,若兮也能寻个称心如意的佳婿。”
    话说得滴水不漏,孙氏一时间都有点犯难,不知道怎么接话了。就怕是剃头挑子一头热,话说出口被人家驳回了脸面。
    “如意这孩子脾气倔,我作为大嫂,最懂她的心思。如今她说什么都不肯嫁,天天愁眉苦脸的,茶不思饭不想,愧疚拖累了冷公子,令他名誉受损,实在不应当。也不知道怎么能弥补?”
    这话已经意思很明显,冷清欢也递个台阶:“周瑜打黄盖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咱们着急也没用。”
    孙氏一听,顿时喜上眉梢:“听说,冷公子在跟詹士府上姑娘议亲?这事闹腾得这样热闹,人家姑娘不怪理儿吧?”
    “父亲有这个意思,但是恐怕做不了我哥哥的主,八字还没有一撇呢。”
    孙氏更高兴了:“不怕让王妃娘娘您笑话,今儿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。咱们两家府上虽说两位老爷子不对付,见面就吵,但是,什么过节也没有,更没有什么仇怨。我们对于冷相大人一直是心存敬佩的。冷公子同样是貌比潘安,才比子建,无可挑剔。
    这件事情,若兮不对,我府上老爷子做法更是欠妥当。可我瞧着,若兮跟贵府公子两人是郎有情,妾有意,天作之合,就是碍着家里两位老人,孩子们不敢捅破这层窗户纸。如今这流言沸沸扬扬,我们倒是索性不如顺水推舟,成全了两个孩子。”
    冷清欢见人家肯低头,并且退让一步,也不拿架子:“我跟若兮有交情,两家又门当户对,自然乐见其成。就是我爹如今是一门心思瞧上了人家詹士府上的千金,这事不好办。还要从长计议。”
    这话有软有硬,给了楚家人希望,可是又卡在了冷相这里。毕竟,人家才是一家之主,父母之命媒妁之言。
    孙氏回去就将冷清欢的话跟楚家人说了。楚夫人背着家里不省心的一老一小,召开了紧急家庭会议,商议怎么能让两个老顽固前嫌尽释,握手言和。
    毕竟,这事儿如今还就是自家求着人家相府,一是自家女儿清誉毁了,二是,自家女儿就是认准了人家不嫁。
    倒贴的不是买卖,更何况人家冷清鹤还有一个备胎,随时都能换上跑路。
    情势对自己很不利,一家人一筹莫展,大眼瞪小眼。
    最后,二哥吞吞吐吐地给出了一个损招。
    反正自家小妹都已经这样了,冷家那小子又对自家小妹有那么一点意思,索性就破罐子破摔,让楚若兮直接拿下冷清鹤,来一招私定终生。
    只要冷清鹤也坚定不移地非自家小妹不娶,冷相那里也硬气不起来,咱们才能占据主动,赖上相府。
    法子有点损,大家众口一词表示鄙夷。但是除了楚夫人不答应,几乎是全票通过。
    少数服从多数,就这么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