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397章 流产之兆

第397章 流产之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侧妃娘娘不用着急,我只是想着向您搜集几条有用的线索。也好破案。”沈临风仍旧很客气,温润有礼。
    “我与那方品之不过是一面之缘,后来再也没有见过,你问我做什么?大街上与他有过节的人怕是都多了去了,你如何不问?”
    “侧妃娘娘既然与方品之只有一面之缘,如何知道方品之的品行与人缘?”
    冷清琅一噎:“猜的。”
    冷清欢悠悠道:“我与那方品之也有一面之缘,难怪那日我将他救醒之后,他竟然识得我。”
    “是吗?”冷清琅强作一脸的从容:“姐姐竟然也识得这种泼皮?”
    “对,不仅识得,还恰恰就是在王府见到的。他说他奉金府的命令,前来给你送东西。”
    冷清琅默了默:“姐姐所说的,应当是二表哥跟前的丫头小芝吧?”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同一个人吗?”
    冷清琅瞬间就恼羞成怒:“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?那小芝是个丫头,方品之是个正儿八经的男人,能是一个人吗?你这样胡说八道,分明是在诋毁我的清誉。今日王爷的确是不在府上,你找了沈世子与齐公子过来,对我一通审问,又是要做什么?趁机给我扣顶帽子吗?”
    早就知道,无凭无据的,冷清琅不可能承认。
    “那如今这小芝姑娘所在何处?”
    “我哪里知道,人家是金府的丫头。以前经常过来给我送东西。自从有孕之后,来往得少了。你这咄咄逼人的无中生有,是欺负我如今无依无靠么?”
    她斩钉截铁地抵死不认,这令沈临风等人也没招。毕竟,她好歹也是王府侧妃,总不能像审问犯人一样,逼供审讯吧?
    方品之每次扮做女装,涂脂抹粉,遮掩了三分原本的样貌,就算是让相熟之人指认,怕也是模棱两可,谁也不敢言之凿凿。
    就这么一犹豫的功夫,冷清琅捂着肚子就弯下腰去:“我的肚子,肚子好疼!”
    又来这一套?这孩子还真成了她的依仗与杀手锏。
    冷清欢冷冷一笑:“又动了胎气么?”
    冷清琅抬起脸,可怜兮兮地央求:“姐姐,救我,救救我的孩子。”
    “冷清琅,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用这一套?有些谎话,说着说着会成真的。”
    “我没有说谎,”冷清琅尖着嗓音央求:“我的肚子真的好疼,怕是要不行了。我知道,姐姐不喜欢我,更讨厌我肚子里的孩子,可是,他是王爷的骨肉啊。我答应你,以后不再跟你争宠,这个孩子也绝对不会跟你争什么,我只是想生下这个孩子,抚养他成人。姐姐,你就饶了我吧?”
    冷清欢不由就是一愣,她这又是唱的哪一出?自己可什么都没有做啊,怎么就扯这么远了?
    而且这嗓门,就跟唱戏似的,未免调调有点高啊。是要叫嚷得外面人都听到吗?
    下一刻,房门被人从外面一把大力推开,门外站着面沉如水的冷相。
    俗话说:无事不登三宝殿,冷相没事更不会过来串门,难道冷清琅早有准备,提前差人请来了父亲?
    “爹,你怎么来了?”
    冷相冷冷地望着她,并未回答她的话:“清欢,你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亲妹妹的吗?”
    冷清欢有点冤:“我怎么了?我只不过是问了她几句话而已。”
    冷相一步冲进来,指着冷清欢的鼻子:“为父在门外已经听得清楚,就算是你什么也没有做,你身为长姐,就能见死不救吗?”
    我见死不救?
    冷清欢气极反笑,她冷清琅这个招数在自己跟前都不知道究竟用了多少次?她这分明就是心虚,想要逃避她与沈临风的审问。
    沈临风也讪讪地解释:“冷相,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,我们刚才只是在说话,心平气和,并无过激之言。”
    冷相冷声打断了沈临风的话:“这是我们的家务事,沈世子,我希望你不要掺和到里面来,今日小女若是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会到贵府找老太君和国公爷讨要一个说法。”
    然后顾不得多言,扬声吩咐:“来人呐,赶紧去请大夫,快!”
    冷清欢轻叹一口气,冷清琅这表子太会演戏,再加上适才那一套血泪控诉,怕是换成谁也会误会。这种捡来的半亲不亲的便宜爹,就更不用说了。
    她冲着冷清琅伸出手:“我来帮你看看。”
    冷清琅瑟缩了一下shen子。冷相毫不客气地一把拨开:“不必了。”
    好心讨了一个没趣,冷清欢表示也很无奈,冲着沈临风与齐景云耸了耸肩。
    冷相将冷清琅搀扶起来,寻长榻躺下,赵妈已经将宫里派来照顾冷清琅的御医请了过来,将手指搭上她的手腕,略一沉吟,大吃一惊:“不太妙啊。”
    冷相紧张地追问:“怎么样?”
    “脉象紊乱,胎像不稳,有流产之兆。”
    冷清琅捂着肚子,嘤嘤而泣:“我若是保不住这个孩子,哪有脸面再见惠妃娘娘?爹,我要见王爷,让他为我做主。”
    冷相是夹在两个女儿中间,左右为难。虽说偏心冷清琅,但是也不想冷清欢受责罚,于是劝道:“你先不要着急,先听大夫的话,保住胎儿要紧。等你好起来,咱们再做计较不迟。”
    冷清欢与沈临风三人守在一旁,看冷清琅那脸色不像是装的,难道,真的动了胎气?
    这令冷清欢的心颤了颤,一时间有点慌。毕竟,她肚子里怀着慕容麒的骨肉,若是真的有个什么闪失,自己虽说真的什么也没做,但是人家一句话,就说被自己气得流产,那这个罪过也不小。
    冷清琅一直都在服用凝香丸,造成身体气血受损,五脏六腑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,这个孩子能平安生下来那是他命大。而且,就算是生下来,能否养大也是一说。
    都说自作孽,不可活,当初她为了争宠不择手段,跟自己赌气,迷恋上这个凝香丸,如今竟然将报应加诸在孩子身上。
    郎中抓紧时间施救,沈临风与齐景云作为外男,留在跟前不合适,就退了出去。
    沈临风一时间有点内疚:“对不起,表嫂,是我太莽撞了,没想到竟然惹下这么大的祸事。”
    冷清欢是心知肚明,只能安慰道:“没事的,你们两人回去吧,这里有我。”
    沈临风不肯走:“一会儿表哥回来,若是追究起来怎么办?此事是由我引起的,我不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