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406章 人生处处是惊吓

第406章 人生处处是惊吓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尹詹士一本正经道:“听到冷相你这么说,我就放心了,不跟你藏着掖着,实话实说,我家小女也未瞧上贵公子,她说太年轻不够沉稳,不及冷相你有风度,有男子气魄。所以,咳咳,下官腆着脸问一句:冷相大人可有续弦的打算?”
    冷相刚喝了一口茶,从嘴里,鼻子里喷了出来,呛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    “尹兄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    尹詹士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:“不是我诚心想占你便宜,实在是小女她,她这口味有点与众不同。她说你成熟稳重,经天纬地,胸有丘壑,才是值得托付终生的良人。”
    你都要当人家老丈人了,还不是沾人家便宜?攀亲戚没有这样攀的。
    冷相急得站起身来:“你我同朝为官,又是同科进士,几十年的交情,你怎么这么糊涂?我都已经是年过不惑之人,是你家女儿的长辈,孩子不懂事,你也跟着不懂事?简直岂有此理!”
    “这又有何妨?年龄算什么问题?这世间一树梨花压海棠的事儿多了去,耄耋老翁迎娶新娇娘的也司空见惯。更何况,冷相你如今正是英武之年。身边怎么能没有个主持中馈,铺床叠被之人?”
    “荒唐,简直是荒唐!”冷相往外轰赶尹詹士:“孩子任性,你也瞎胡闹。出去出去,回去给孩子寻一户门当户对的人家,好好劝劝孩子。”
    冷清欢在后面捂着肚子,笑得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。这事情真的是神转折啊,这尹家父女二人简直就是一对活宝。放着年龄相当,出类拔萃的冷清鹤相不中,反倒打起了老爹的主意。
    她一想起,父亲要一本正经地向着同窗好友磕头叫岳父,笑得几乎就岔气。好歹,自家父亲还是有点分寸的,没有跟着一块胡闹。否则,自己要向一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子叫母亲,还真张不开口。
    这令她想起了现代的一句笑话:“我发誓,一定要出现在你家的户口本上,当不成你的妻子,就当你娘。”
    这尹家大小姐简直太生猛了,老头子都不放过。
    她是捂着肚子,上气不接下气地回去冷清鹤的书房的,扶着门框,还没张嘴呢,就笑得直不起腰,眼泪花花都飚出来了。
    慕容麒与冷清鹤正在谈论朝政,扭脸见到她这架势还以为是动了胎气,吓得不轻。
    慕容麒“噌”地从椅子上弹起来,急得脸都变了色儿,关切地将冷清欢抱在怀里,语无伦次:“怎么了,这是?”
    “肚子,肚子疼。”
    慕容麒顿时就慌了,心跳,气喘,手抖,加抽筋:“这,这可怎么办啊?”
    冷清鹤勉强还算是理智,装得好像挺有经验:“快,快扶她到床榻上去,我这就去找产婆。”
    跌跌撞撞地就往外面跑,慌得腿抽筋儿,嘴皮子都不利落了,差点绊了一脚。
    这不是还没有到日子吗?怎么就要生了?自己还没有做好当舅舅的心理准备呢。
    “别啊!”冷清欢一把薅住他:“叫产婆做什么?”
    “生娃啊,我们又不懂。”冷清鹤掰她的手,苦着脸安慰:“你别怕,千万别激动,不会有事的。”
    “谁要生娃了?”
    冷清欢莫名其妙。
    她这一脸的淡定,令两个手忙脚乱的大男人一愣,相互看了一眼:“你不是动了胎气肚子疼吗?”
    冷清欢“噗嗤”一声,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:“谁动胎气了?我是笑得肚子疼!”
    两个大男人差点就瘫了,一人一身的冷汗啊。感情她是二货青年欢乐多,笑得几乎动胎气。
    慕容麒磨磨牙:“是谁让你笑得这样难受的,本王绝不饶他!”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让别人看了他的笑话。想他堂堂的,泰山崩于前而不形于色的麒王爷,竟然被吓得慌了神,简直岂有此理!
    冷清欢一本正经:“我爹,你老丈人。”
    慕容麒的脸黑了黑:“当本王什么都没说。”
    冷清欢笑得更加厉害了,几乎肚皮抽筋。
    冷清鹤诧异地问:“父亲怎么了?他不是在前厅待客吗?”
    “对,是在待客,还是亲戚。”冷清欢憋住笑:“一个妄图当他岳丈大人的亲戚。”
    “岳丈大人?”冷清鹤有点懵,不是说,来人是尹詹士吗?
    冷清欢使劲儿忍住笑,将自己偷听来的话,绘声绘色地跟两人讲了。
    待到听她讲完事情经过,慕容麒与冷清鹤也是瞬间一脸黑线,目瞪口呆。
    老夫少妻这种事情已经是司空见惯,可是发生在自己身上,接受无力。
    冷清鹤磕磕巴巴:“嫁,嫁给咱爹?”
    冷清欢用同情的目光望着他,拍拍他的肩膀:“节哀顺变。”
    多亏自家老哥没有瞧上这个尹家小姐啊,否则,老爹横刀夺爱,还让不让人活了?
    慕容麒也是使劲儿憋笑,善良地点赞冷清鹤:“大哥很有先见之明。”
    冷清鹤脑袋有点大,磕磕巴巴地问:“那,那咋办啊?父亲虽说现在义正言辞地拒绝了,但怕是抵挡不住尹家小姐的温柔攻势!你们是不知道,父亲将她夸得天花乱坠,因为我不肯娶,都差点跟我断绝父子关系。”
    慕容麒一本正经地落井下石:“那现在冷相为了将尹家小姐娶进门,估计也有可能跟你断绝父子关系。”
    冷清欢幸灾乐祸完了,仔细一想,的确就是这么一回事儿。男追女,隔层山,女追男,隔层纱,楚若兮跟哥哥就是鲜明的例子。
    假如那个利欲熏心的尹詹士不肯罢休,父女二人死缠烂打,自家那个喜新厌旧的便宜老爹没准就真的半推半就,乖乖投降了。
    续弦可以,她们不拦着,但是这尹家小姐要是进门当娘,实在尴尬。
    她冷清欢还真就不明白了,自家老爹魅力到底在哪?值得这么多女人前仆后继?
    她心里轻叹一口气:“这种事情,只管找个人将风声透给薛姨娘就是,捍卫老爹那是她的责任。咱们不用跟着操心。”
    这话是说到了点子上,相信依照薛姨娘的本事,还有大理寺哥哥这个靠山,抵抗这个尹家父女是不成问题的。
    冷清鹤当时就坐不住了:“那,那我现在就去安排。”
    慌里慌张地就走。
    冷清欢这笑岔的气儿终于缓过来了。人生处处是惊吓,习惯了就好,少年,淡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