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411章 锦虞永远的噩梦

第411章 锦虞永远的噩梦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驿站里,鲁大人见谙达王子久久未归,走到锦虞的院子外面,向着里面瞅了一眼。
    里面静悄悄的,没有动静。侍卫守在门口,在与锦虞跟前的丫头黛末调笑。
    那个丫头一脸的惊骇,明显很慌乱。
    而锦虞房间的门,还是敞开的。
    “王子呢?”
    他随口问了一句。
    侍卫指指房间里,带着不怀好意的笑:“还在等王妃回来。”
    鲁大人一怔:“王妃去哪了?”
    “说是去主子房间取一点东西。”
    鲁大人三步并作两步闯进去,急吼吼地问:“离开多久了?”
    只顾着调笑的侍卫这才觉察不对劲儿:“有,有一会儿了!”
    鲁大人气急败坏:“还不快点去找!”
    侍卫知道大事不妙,慌忙飞奔出去,四处搜查锦虞的身影。
    鲁大人直接走到床榻跟前,见谙达王子正在酣睡,这才放下心来:“王子,王子?”
    谙达王子缓缓睁开眼睛,立即就明白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从床榻上坐起身来。
    “她人呢?”
    “怕是逃了。”
    “妈的!”谙达王子一脸的心有余悸:“竟然中了这贱人的招。长安的后宫,果真是藏龙卧虎,一个遭人唾弃的郡主,竟然懂得这勾魂摄魄之术!本王过于轻敌,疏忽大意。”
    “现在城门已经关闭,下官这就带人四处搜查,相信她一介女流,跑不了多远,一定将她抓回来。”
    谙达王子一摆手:“不必了。”
    鲁大人脚下一顿:“让她走?”
    谙达王子愤懑地道:“我们全都中了冷清欢这个娘儿们的计了,本王咽不下这口气!这个女人逃走之后,一定回去找冷清欢报仇,本王就放她这条路,让她打冷清欢一个措手不及。”
    鲁大人有点为难:“这个冷清欢的确留不得,斩草除根最好。可是,公主逃走了,我们怎么回漠北?怎么跟长安交代?”
    谙达王子略一思忖,阴冷的目光扫向门外:“不是还有一个小丫头吗?听说她一直贴身服侍她们公主,就让她李代桃僵,跟我们一块回漠北。那些知情的陪嫁,等出了长安,该杀就杀。”
    对于谙达王子的残暴,鲁大人丝毫并不奇怪,也不震惊,反而点头:“如此也好,反正有这个名头在就行,管她是谁。下官这就去安排。”
    “还有,多派人手留在长安,见机行事,盯紧了那个麒王妃。她的那个宝贝,本王是势在必得。”
    “下官遵命。”
    谙达王子牙根紧咬了咬,仍旧一肚子气怒,吩咐道:“将那个丫头,给本王叫进来。”
    鲁大人依命行事,将怕得瑟瑟发抖的黛末叫进房间里,然后出去,帮谙达王子紧闭了屋门。
    身后,传来一声声的惨叫,泣不成声。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谙达王子,狠辣,变-tai,就像是漠北最凶残的狼。落在他手里的女人,终究难逃一样的命运。
    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自己就是认准了他的心狠手辣,这才是配称王者的人。
    锦虞跌跌撞撞地出了驿站,双目有些刺痛,犹如针扎一般。也多亏了这是在深夜,没有强光照射。
    她的勾魂摄魄之术原本就没有修炼成,今日危急之中,迫不得已使出来,虽说催眠了谙达王子,但是她自己的眼睛也受了伤。
    强烈翻滚的恨意,与求生渴望令她壮起胆子,她要不惜一切代价,必须要逃离谙达王子身边,回到上京。什么也不为,就为了找到冷清欢,一定要让她为此付出代价!
    这个时辰,城门应当已经关闭了,她害怕地蜷缩在一户人家闲置的狗窝里,忍着难闻的气味,小心翼翼地躲过四处巡逻的shibing,直到后半夜,方才消停下来。
    深夜里,一个孤身女子走夜路,是很危险的。
    尤其是她裹着肥大的男子衣袍,需要使劲儿遮掩着,拉紧身上的狐裘,才不至于春光外泄。
    她鬼鬼祟祟地四处寻找猎物,终于在一处店铺的屋檐下,找到一个蜷缩着的叫花子。因为夜里太冷,他使劲儿蜷缩着身子,瑟瑟发抖。锦虞路过的时候,就抬起脸,瞅了她一眼。
    夜太黑,锦虞看不清他的容貌,不知道是男是女,是老是少。
    她鼓足了勇气上前,解下shen上的狐裘:“我用这狐裘换你身上的衣裳,换不换?”
    对方将冻僵的手瑟瑟地伸出来,摸一把那柔滑的料子,麻利地起身,将身上破烂不堪,露着棉絮的棉袄棉裤脱了。
    这狐裘莫说一身崭新的棉袄棉裤了,可以当好多白花花的银子,供自己很长时间衣食无忧。
    锦虞强忍着恶心,接过他递过来的棉袄,转身就走,打算寻个地儿把衣服换了。只有这样,明日城门大开,自己才能装扮成叫花子,安然出城,返回上京。
    她溜着墙根,四处寻找隐蔽的去处。听身后有窸窸窣窣的响动,似乎是脚步声。
    夜色黑沉,就像是张着血盆大口的猛兽,随时都会将她吞噬。她感到惊恐,猛然间一扭脸,看到,黑暗中,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,在沉沉的夜色里,就像是捕猎的饿狼。
    是刚才跟自己换衣服的那个叫花子,他摩拳擦掌地向着她走过来,满是急不可待。
    锦虞害怕极了,拔腿就跑。那个叫花子在她身后穷追不舍。
    她不敢呼救,两条腿发颤,没跑几步,就被叫花子拽住,拖进了一旁的胡同里,捂住了口鼻。
    她使劲儿地挣扎,此时再想呼救,已经发不出声音。
    对方粗鲁地撕咬她,身上扑鼻的恶臭气味,令她充满了绝望。
    这一刻,她甚至想到了死。
    因为,从现在开始,自己将再也配不上高高在上的慕容麒。她这一辈子最大的念想,就这样灰飞烟灭。
    撕裂的剧痛里,许多过往走马灯一般在自己眼前晃过,包括冷清欢那张意气风发的脸,慕容麒望着她时,一脸的绝情寡义。
    自己怎么就能落到这步田地呢?
    原本,她才应当是高贵优雅的麒王妃,承受着众人的膜拜,活得人人艳羡。
    她放弃了挣扎,任那个肮脏下流的叫花子为所欲为。
    那人就像一只疯狗一样,呜咽着,忘形而又放肆。
    最终心满意足,彻底瘫软下来,抢走了锦虞还未换下的衣袍,穿在身上,这才恋恋不舍地走了。
    “这娘儿们真特么的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