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417章 你们身边有奸细

第417章 你们身边有奸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三人转悠一圈,再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,就只能出了尼庵,按照原路返回。
    这一通忙碌,冷清欢心情倒是平复了一些,不再那样气怒。
    等马车进城,仇司少询问:“用不用我将你送回王府?看你累得快要顶不住了。”
    冷清欢挺着个肚子的确挺累,但若是让慕容麒知道,自己竟然跟仇司少暗中还有来往,估计又要炸毛。
   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她只能硬撑着坐起来:“算了,我自己回去吧。”
    撩帘下了马车,斗篷早就摘下来丢在了一边。掸掸身上的褶子,她有些纳闷。
    “这一路,我都在想,为什么每一次行动,总是被飞鹰卫快人一步?上次皇上下旨,捉捕那些官员,结果就被飞鹰卫捷足先登,那些官员死的死,逃的逃,来了一个釜底抽薪。这一次,又扑了一个空。”
    仇司少漫不经心道:“一次两次,或许是巧合,若是巧合多了,那就是你们身边出了内奸。”
    “内奸?”冷清欢有些诧异。
    “飞鹰卫有可能在你们的身边也安插了眼哨,你们的一举一动他们全都掌控在手心里,所以每次都能快人一步。”
    “可这些事情机密,除了慕容麒与沈临风,我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起过。”
    仇司少“嘿嘿”一笑:“难道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,有可能,慕容麒就是那个金鹰教主呢?”
    冷清欢眨眨眼睛:“不得不承认,你的脑洞很大。出卖自己家的江山,跟南诏人换取银子,他二吗?”
    “你想啊,掌握着这些人的把柄,他就可以要挟这些官员听命于他,帮他篡位啊。至于跟南诏人合作,那更好解释了,不就是安插几个南诏奸细吗,大不了派一个人盯着,让那些奸细也没有用武之地。就算是有战事,先处理了这些人,一点隐患都没有。”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仇司少这猜测很有道理,否则,慕容麒为什么对于飞鹰卫一向讳莫如深呢?
    她摇摇头:“当初吏部魏大人被害的时候,慕容麒不在上京,即便当时皇上下令剿灭飞鹰卫的消息是提前泄露风声,他远在定州也鞭长莫及,所以不会是他。”
    “那可能就是沈临风了。左右你身边也就这么几个人。”
    “国公府门风清正,沈临风一门心思只有破案,他的人品我也信得过,不是这种唯利是图的人。”
    仇司少轻哼: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这种事情说不准,你自己留个心眼吧。我有没有银子赚无所谓,可是你可别哪天让人家给卖了。到时候眼泪都能阉了我。”
    “这事儿我回头跟沈临风合计合计,尤其是上次之事,那么机密,是在皇帝的御书房里商议的。若是走漏消息,定然也是他那里出了什么岔子。你自己忙去吧,我回了。”
    仇司少瞥一眼她的肚子:“都快临盆的人了,换成别人,这时候出个门都要前呼后拥一堆丫鬟婆子跟着,你倒好,天天上蹿下跳的,跟只窜天猴一样不安生。这种事情交给你的慕容麒去解决就行了,自己操什么心?就跟那飞鹰教主对你始乱终弃了一般,非要刨根究底把人家揪出来鞭尸才解恨。”
    冷清欢讪讪地咧咧嘴,自己这杀人灭口的意图有那么明显吗?她就不能是忧国忧民,身怀大义么?
    不过,飞鹰卫将自己始乱终弃了是真的,而且他是威胁到了自己跟娃的生命安危啊。不刨根究底自己睡觉都不香。
    再说了,飞鹰卫灭亡,那是他们自作孽,不可活,跟自己没多大关系,自己顶多就是推波助澜而已。
    她抬脸45度仰望天空,有点忧伤:“没办法,我没有那个富贵命,所以不能得这个富贵病。飞鹰卫的事情,我是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的。”
    还没有感叹完呢,有人在身后打趣:“这一次,我可抓到了表嫂你的把柄,若是不给我封口费,我就告诉表哥去。”
    冷清欢扭脸一看,不是别人,正是齐景云。不知道是不是刚与别人吃酒回来,满面红光,还些微带着一点酒气。
    呃,果真,若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,自己不过是偷偷摸摸地约个会,竟然也被人发现了。
    “景云,你怎么在这?”
    “我为什么在这里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怎么会跟别的男人在这里?”齐景云瞥一眼仇司少,压低了声音打趣:“今儿封口费给的少,可就别怪我不讲情面。”
    冷清欢从袖子里随手摸出一个小元宝,塞进齐景云的手里:“可别忘了,你也有把柄在我手里。就比如上次中秋节在宫里,小心我,哼哼......”
    齐景云面色一僵:“表嫂你不至于吧,就这么一点风流事儿你竟然还抓着不放?银子还你就是,我要不起。”
    将冷清欢刚给他的小元宝又塞回了冷清欢的手心里。
    有刺目的阳光一闪,冷清欢还只当是小元宝折射的夕阳光,漫不经心地瞅了一眼,见齐景云手上,带着一枚孔雀蓝的扳指。适才那刺目阳光,就是被它折射的。
    有什么东西在冷清欢的脑海里一晃而过,她浑身的血液似乎都沸腾了起来,瞬间呼吸一滞。
    齐景云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:“怎么了?丢魂儿了?”
    冷清欢努力调整略微有点紊乱的呼吸,故作轻松:“我在想,要不要反过来讹诈你一笔,因为,我突然想起,若非当初你带着我去琳琅阁,我还不会认识他,你若是敢跟慕容麒告状,我就告诉他,是你从中拉皮条。”
    齐景云瞅一眼仇司少,瞬间恍然大悟:“原来是你啊。”
    仇司少也曾听冷清欢说起过齐景云,早就对号入座,倚在马车上,抱肩一笑:“过目不忘,好眼力。”
    齐景云也客气一句:“在下对于两样东西一向是过目不忘,一样是银子,还有一样是美人。恰好,兄台两样都有。”
    “一听这话,就是同道中人。改天,我来做东,请齐公子到琳琅阁吃杯花酒。”
    齐景云顿时两眼冒光:“难得遇到志同道合的兄弟,咱们一言为定,在下有点迫不及待想要跟兄台交流切磋一下技巧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