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420章 孩子几个月了?

第420章 孩子几个月了?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慕容麒的面色变了变。
    “本王特意问过冷清琅的御医,御医说,请脉压根就诊断不出有孕的具体时间。你是如何得知的?”
    “她究竟是什么时候有的身孕,你作为她的丈夫,难道不是心知肚明?除非,她肚子里的孩子真的不是你的,而是方品之的!
    我就告诉你最后一句话,冷清琅的孩子,我会竭尽所能给她保下来,到时候让你看看,她究竟会是什么时候生产?我也会滴血验亲,证明给你看,孩子究竟又是谁的!”
    “你说的,是真的?”
    “你在质疑我的医术,还是人品?”
    慕容麒盯着她的脸看了半晌:“大婚之后,中秋之前,本王从未碰过冷清琅!你不信便罢,本王这就去找她问个清楚。”
    然后转身,一拂衣袖,便出了朝天阙。
    冷清欢胸膛起伏,再次被气到了。
    简直就是贼喊捉贼,一面背着自己与别的女人浓情蜜意,一面还又理直气壮地谴责自己对不住他。
    活该你被戴绿帽子,头顶一片青青大草原,妈个巴子的铁憨憨!
    男人啊男人......不对,感慨还没有发完,她突然记起,自己的正事儿还没有说呢。赶紧追出去,正好捉到了慕容麒的话音儿。
    慕容麒冷冷地吩咐门口侍卫:“看守好朝天阙,不许让王妃自己出去,万一出什么意外,本王唯你们是问!”
    冷清欢愣住了,他这是要软禁自己?
    语言暴力已经不足以伤害她,所以改成家暴了吗?
    你个王八蛋龟孙儿,你特么爱信不信!什么飞鹰卫,关我冷清欢屁事!姑奶奶我不说了。
    慕容麒担心冷清欢气怒之下,再跑出朝天阙,挺着个大肚子出府,会有危险。交代之后,气冲冲地出了朝天阙,径直向着紫藤小筑走过去。
    赵妈远远地看到他,赶紧下跪请安。院子里还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药味儿。冷清琅一直都在服用保胎药,不仅是冷清欢给的,还有御医的方子,可能是觉得多多益善。
    那日惠妃临走的时候,跟他语重心长地说了几句话。惠妃如今已经完全接纳了冷清欢,不过她仍旧很担心,冷清欢会一时间小心眼,对冷清琅腹中的胎儿下手。
    她让慕容麒小心调节冷清欢与冷清琅之间的关系,并且叮嘱他无论什么缘由,一定不能招惹冷清琅生气,让她情绪太激动。孩子要紧。
    慕容麒撩帘,弯腰进了冷清琅的房间。
    冷清琅早就听到赵妈与院子里的下人请安,慌忙撂下了床帐。
    现在的她停止服用凝香丸之后,脸上棕色的斑点越来越多,颜色也越来越深,肤色有些暗哑,不像原来那样清透白皙。
    她不敢让慕容麒见到自己现在这幅狼狈样子。
    慕容麒过来只是一时冲动,真正面对冷清琅,一时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质问了。无凭无据,又是性命攸关,冷清琅怎么可能承认?她不认罪,又有胎儿做依仗,自己压根无法定罪。
    还是冷清琅主动道:“王爷请恕妾身不能起身给您请安。”
    慕容麒自顾在一旁椅子上坐下,丁香奉上茶水,就自觉地退了下去。
    慕容麒终于出声问道:“孩子如今几个月了?”
    冷清琅以为他是在嘘寒问暖,“噗嗤”一笑:“妾身什么时候怀上的,难道王爷不记得了吗?”
    “本王识得一位千金圣手,不需诊脉,就可以瞧出孕妇是哪天有孕,怀的是男胎还是女胎,十分神奇。本王有意请他进府,给你和清欢都瞧一瞧,然后重新给你换一个保胎的方子。”
    床帐后面的冷清琅一愣,然后一口婉拒:“孩子无论是男是女,妾身都欢喜,就不用这样麻烦了。”
    “他与本王有些交情,算不上麻烦。”
    “真的不用,”冷清琅说话的声音带着些微轻颤:“姐姐给开的保胎药不就挺好吗?妾身如今这幅样子,都不敢见人。”
    慕容麒听她一再推脱,心中便有些生疑,站起身来:“那就这样说定了,本王明日便给他送一份请柬。”
    “王爷!”
    冷清琅的声音很急。
    慕容麒扭脸,眸光闪烁: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“王爷怎么也开始相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人了?怕又是像灵婆那样,只是招摇撞骗的吧?假如他说是男胎,风声张扬出去,回头妾身生下来的,只是个女儿,岂不成了欺君之罪?”
    慕容麒微微一笑:“府里最近有些风言风语,有婆子说,看你的腰身不像是怀三月身孕的,必然不足十月就能分娩。本王要治罪容易,可是要堵住这些人的嘴,总要有个理由。为了你的声誉着想,本王觉得,很有必要。”
    冷清琅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:“王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是在怀疑妾身吗?妾身究竟怎样招惹了这些人,怎么总是见不得我好?”
    慕容麒的声音愈加冷:“你也不用哭,清者自清,最差,孩子落地自然真相大白。对于中秋那夜发生的事情,本王很怀疑。”
    他转身便离开了紫藤小筑。
    他已经相信,冷清琅的身孕的确有问题。所以他要去找沈临风,详细询问方品之一案,让冷清琅无话可说。
    冷清琅躲在床帐里瑟瑟发抖,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。
    她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慕容麒对这个孩子生了疑心。
    虽说方品之死了,死无对证。自己在惠妃与父亲的袒护下,也能暂时相安无事。可是,孩子什么时候分娩,那是有定数的。俗话说瓜熟蒂落,孩子要出来,谁也拦不住。
    早产婴儿与足月婴儿,有经验的婆子还是能分得出来的。
    怎么办?
    一想得多了,冷清琅就觉得心慌,不舒坦。
    她冲着外面吩咐:“赵妈,帮我将御医叫过来。”
    赵妈立即应声去了。一会儿,御医便拎着药箱几乎是一溜小跑,来了紫藤小筑。给她诊过脉,仍旧还是那几句:按时服药,尽量不要多思,好好休养。
    不多思,不情绪激动已经是不可能的。
    冷清琅沉下脸:“御医,我的身体状况,你应当最是清楚,我就问你一句,我平安生下这个孩子的几率究竟有多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