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424章 你为什么要针对飞鹰卫

第424章 你为什么要针对飞鹰卫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,也不知道慕容麒什么时候才能搜查到这里来?”
    冷清欢忧伤地叹了一口气,难道只能靠自救?
    齐景云愉悦地轻笑:“表哥的人已经来过一遍了,相信不会再来。这里还真是一个世外桃源,不仅可以自给自足,还可以垂钓烹茶赏雪景,不得不说,你跟我表哥挺会享受生活。美人在侧,我都住在这里不想走了。”
    冷清欢舒展舒展筋骨:“你想去哪?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,也一样逃不出我家皇帝老爷子的手掌心啊。”
    “当然是要离开长安了,带着表嫂双宿双飞。”
    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抢手了?
    冷清欢耸肩:“你就不怕我毒死你?我不仅擅长莲花饼绿茶汤,最拿手的还是金莲牌乌骨汤。”
    齐景云点头,上下打量她一眼:“很怕,所以我已经搜遍了你全身,就连你头上所有的簪子,耳环,全都没收了,牙齿都一颗颗检查过。如今除非你会法术,否则,下毒么,怕是有点难。”
    冷清欢心里一惊,握了握拳头,这才发现,纳米戒子竟然也不见了!
    里面不仅有自己赖以生存与防身的药,还有几乎全部的身家啊。她将千辛万苦攒的所有银票也搁在了纳米戒子里。以为这样会比较保险,谁知道,唉,人算不如天算。
    这齐景云是被自己两次毒怕了,竟然就连一枚小铁环也不放过,一并全都搜走了。牙齿也检查,简直太变-tai。
    她还要努力装作不在意,免得被齐景云看出自己的紧张。
    “慕容麒未必会受你要挟,毕竟,老婆死了他还有,孩子没了,府里还有备胎,对他没有什么影响。”
    “曾经,我也以为是这样的。就比如你上次与我一同去打猎。慕容麒淡定地跑去皇宫接回了冷清琅,那么沉得住气。结果后来我才知道,他其实对我早有怀疑,得知你是被飞鹰卫带走的,故意做戏给我看,装得很无情。”
    “你说,慕容麒早就怀疑你?”
    “难道你看不出来吗?虽然我找了替死鬼代替我的身份,几乎瞒过了所有人,可自始至终,慕容麒都没有松懈过,一直还在暗中追查我的身份。”
    冷清欢一愣,想起那次两人之间的争吵。当自己听闻冷清琅已经回去王府,还曾质问过慕容麒,令他哑口无言。他说只是为了保护自己,但是却无法解释其中情由。
    难道,就是因为,他早就怀疑到了齐景云的身上,但是因为事关重大,所以不能对别人言。毕竟,这是抄家灭族的罪过,而且一丝风声也走漏不得。
    而自己与齐景云走动得这样密切,虽说他曾两次提醒过自己要远离齐景云,自己只当他是醋劲儿大,对于齐景云仍旧完全不设防,齐景云对慕容麒心生警惕,就是因为自己那次一时大意,说错了话,令他有所觉察吧?
    而且,于副将也曾告诉过自己,有关飞鹰卫的事情,慕容麒都是亲自与谛听卫对接,可见,他是在有意封锁消息。
    假如,自己提前得知实情,面对齐景云的时候,一定做不到像他那样坦然自若。
    这就是慕容麒的苦衷,飞鹰卫的教主乃是自己的兄弟!从小一起长大,比亲兄弟还要亲近的兄弟。
    冷清欢一时间默然不语。
    “你身为金鹰教主,统领飞鹰卫,假如慕容麒已经在暗中调查你,怎么可能找不到线索与证据?他还不至于这样笨。”
    “我自然有巧妙应对的办法,可以洗清自己的嫌疑。”齐景云冲着她挑眉:“表嫂又是怎么发现我的疑点的呢?你与仇司少从南山尼庵回来时,还并未对我起疑,如何突然就怀疑到了我的身上?”
    冷清欢朝着他手上努努嘴:“你的扳指,我曾在金鹰教主的画像上见到过一枚一模一样的。”
    “我的画像?”齐景云十分诧异:“你怎么会有我的画像?”
    冷清欢在这里站了一会儿,就觉得冻透气了,转身回了屋子:“自然是因为,我也一直都在暗中调查你。”
    齐景云也跟过来,斜靠在门框上,抱着肩吊儿郎当地瞅着她:“我一直很纳闷,我们飞鹰卫究竟是怎么招惹到了表嫂,为什么你跟我们就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?第一次见到我们弟兄,就想要废了他。那次我亲自出面试探,也差点惨遭毒手。”
    冷清欢心底里叹气,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自己真的很害怕别人追问自己与飞鹰卫的瓜葛。
    这会令她,还有麒王爷都很没有面子的好不?
    她揉揉鼻子,然后又揉揉肚子:“我饿了。”
    齐景云眸光闪了闪,转身吩咐了一句。冷清欢暗中留心,果真,这个院子里还有暗哨,应当不下两三人。
    想要出奇制胜,制服齐景云看来是不太可能。她老老实实地坐在桌边等着开饭,以手托腮,发愁。
    齐景云在她对面坐下:“刚才的问题,你还没有回答我呢,你在刻意回避。”
    冷清欢翻个白眼:“我饿,没有力气撒谎。”
    齐景云一声愉悦轻笑,竟然就由着她任性。
    一会儿的功夫,饭菜端进来。冷清欢不用吃,就看一眼那菜色,也知道,做饭的没换人,还是原来的陈嫂。
    齐景云留着她们一定还有用,毕竟,假如慕容麒的人万一搜过来,也有人能出面应付。知道她们安然无恙,就安心了一些,好歹,还有一个帮衬,自己不是孤军奋战。
    冷清欢是真的饿了,孕后期的肚子就是个填不满的无底洞,一直吃一直饿。更何况,自己昨天生了一肚子气,就没有吃饭,饿得肚子都瘪了。
    不过,饭菜明显没有平日里好吃,一看做的时候就没有用心。
    冷清欢吃了三个金丝卷,将两盘菜吃得干净。除了自己不喜欢吃的花椒与姜丝,全都整齐地码在盘子一角,告诉陈嫂自己已经清醒。这才揉揉肚皮,心满意足地打了一个嗝。
    齐景云命人收下去盘子,凑到跟前,继续好奇地打听:“我们飞鹰卫究竟怎么招惹你了?上次你见我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,我想过了,很有猫腻。”
    冷清欢故作神秘:“我告诉你可以,但是你不能告诉你表哥。”
    齐景云将头凑过去。
    “你们飞鹰卫里,有人对我始乱终弃。”
    齐景云瞠目结舌:“你能编一个靠谱点的理由不?”
    “是真的,”冷清欢神秘兮兮地道:“当时他戴着面具,我没有看清他的长相,但是当我知道他是飞鹰卫的人时,当然就要赶尽杀绝啊。否则你想,要是被你们捉住了把柄,反过来要挟我怎么办?就算是我能答应,慕容麒也不能答应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