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434章 就说本少死了

第434章 就说本少死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院判有点为难:“主要是这病症有点棘手,我们也不敢保证这药吃下去就一定有用。”
    “没有把握那你们就试好了再给王妃吃。”皇帝下令。
    御医们十分发愁,我们倒是不怕试吃,可关键是我们谁也没有得这个病啊?
    于副将想到了齐景云这只小白鼠,小心翼翼地提出来。
    老头们顿时就放开了手脚,一人一个方子集思广益,命小太监们各自煎了一碗,总共六碗,给齐景云逐个就捏着鼻子灌下去了,灌得肚子鼓鼓的,比昨日喝那肥皂团水喝得还多。
    喝完了,听他肚里叽叽咕咕一个劲儿叫唤然后排出一串臭气来,人仍旧没有醒。可见,经过冷清欢改良的迷幻药究竟有多厉害。
    三人里,最早醒过来的,是仇司少。
    一个是他功夫最高深,还有一个,是他站在车外,吸入的药粉比较少。
    当然,还有很大一方面原因,慕容麒只顾着心疼媳妇儿了,将他丢在雪地里挨了半天冻。他又为了风度不要温度,将最抗寒的羊皮袄给丢了。活生生地给冻醒的。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第一句先问:“麒王妃呢?”
    “被麒王爷带走了。”
    “慕容麒呢?”
    手下怜悯地瞅了他一眼,觉得他可能是傻了:“麒王爷带着麒王妃走了。”
    “齐景云呢?”
    “麒王爷的人带走了。”
    “合着就剩了我一个?”
    手下又同情地看了他一眼:“幸好我们跟着呢。”
    不然有可能曝尸荒野。
    仇司少心里暗骂一声:“那麒王妃没事吧?”
    “你们三人全都同时晕倒了,听说麒王妃现在还没有醒呢。可把麒王爷急坏了。”
    “还没醒?”
    “是的,都惊动了皇上和太后,带着一群御医过去看诊,发大脾气了。”
    仇司少起身,有点不放心,想去看看冷清欢。走了两步又回来了。
    “我干嘛要去看?既然本少安然无恙,说明这药肯定是没事儿,自己就会苏醒,我要是去了,慕容麒岂不就放心了?一会儿若是有王府的人过来问本少醒了没有,就告诉他们,本少情况很不好,吐了两斤血,怕是快要不行了。急死他慕容麒,妈了个巴子的,过河拆桥。”
    手下没敢说不,虽说觉得自家家主有点二,哪有咒自己快要死了的。
    仇司少又问:“飞鹰教的事情有进展了没有?”
    “回禀家主,我们从山庄里一无所获,并未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。因为,有人先我们一步下手了。”
    仇司少一惊:“竟然有人比我们快?什么人?慕容麒的?”
    “不是,”手下摇头:“对方全都黑巾蒙面,看不出什么身份,听口音不是长安本土人士。他们在齐景云的马车刚刚离开山庄的时候就动了手,杀了齐景云的手下,然后将里面翻腾得乱七八糟,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。
    我们的人赶到的时候正好与他们打了一个照面,并且交手,对方并不恋战,直接撤离,也不知道东西是否得手。”
    仇司少疑惑地倒吸了一口凉气: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竟然我们背后还有人在盯着飞鹰卫,显然也是冲着对方的机密资料而来。难道就一点线索也没有?”
    “有,”手下摸出一封信,递给仇司少:“这是对方留给麒王妃的一封信。”
    “留给冷清欢的?”仇司少接在手里,信封是打开的,并未粘合。里面一张粉红色的信笺,透着娘气。
    “咋看都像是娘儿们的东西。”仇司少自言自语:“你们可打开看过?”
    手下低垂着头:“小人不敢。”
    仇司少左右端详:“那我要是好奇,打开看一眼,算不算是偷看?”
    手下略一犹豫:“当着属下的面,那应当就不算是偷看了吧?”
    “言之有理,”仇司少自我安慰“对方没有将信封封好,也就说明,他是故意留着让别人偷瞧的。所以,我若是看一眼,也只是顺应别人的意思罢了。”
    理直气壮地将信笺打开,放在鼻端闻了闻,还有一股脂粉的香气。
    嘀咕了一句:“招蜂引蝶,就连女人都不放过,哼,还没有姑娘家偷着给我写情书呢。”
    手下撩撩眼皮,心有腹诽,没敢说出口。
    仇司少将信笺展开,上面倒是简单,就一排娟秀小字:冷清欢,酒逢知己,棋逢对手,我记住你了,有缘我们再见。
    最后署名:那扎一诺。
    仇司少有点恼,冷清欢托自己打听的人,竟然还没有离开上京,就在眼皮子底下,自己全然不知,而且还被她钻了空子。
    这信送过去,可是丢了老鼻子人了。
    她一个圣女教的小丫头片子,盯着这些资料做什么?又是从何得知的?从这话里听得出来,对方现如今,应当已经离开了上京,想找也找不到了。
    这是什么世道,女人们都这样猖狂了吗?
    仇司少长叹一声:“竹篮打水一场空啊。”
    手下“嘿嘿”一笑:“也不算,对方剑下侥幸还逃了一个,正巧就被我们抓获了。此人是金鹰教主跟前十分得力的人物,从他的嘴里倒是得到一些线索。”
    仇司少顿时就又来了精神:“那还愣着做什么?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,趁着冷清欢这个时候还没有醒过来,慕容麒无暇他顾,咱们赶紧想办法将飞鹰卫的所有资料整到手,那就发财了!”
    后来,事情果真如仇司少所预料的。冷清欢始终昏迷不醒,慕容麒心急如焚,真的派人前来鸿宾楼打听仇司少的情况。
    鸿宾楼掌柜大惊小怪:“我家主人都快不行了,听说吐了两斤血,只有出的气,没有进的气了。你这是来早了一步,晚一点你就不能空着手,必须带烧纸了。”
    一句话将过来打听消息的人吓得够呛,立即回去禀报了慕容麒。
    皇帝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:“就连自己的老婆孩子你都保护不好,让清欢屡次涉险,你瞅瞅你这点出息。朕的天牢都比你麒王府安全。”
    皇太后也不心疼这个孙子了,毕竟孙子好几个备胎,重孙目前就这一个:“算算日子,怕是没多久都要生了,千叮咛万嘱咐,让你看好了清欢,出入都不能少于五个人跟着。你倒好,啊,直接将清欢气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