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447章 和离书

第447章 和离书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沈临风暂且信了云清道士,立即进宫,将齐景云所说的藏匿资料的去处告知皇帝,并且以办案为由,请旨放云清出天牢,派人押着他前去请高人去了。
    皇帝闻听有了进展,龙颜大悦,竟然亲自出宫,与沈临风一起赶到了齐景云所说的民舍。
    到了地方,破门而入,打开地窖,定睛一瞧,好家伙,满满当当的好几箱子。抬出来,往皇帝跟前一摆,两个巴掌数不过来。
    这就尴尬了,朕的爱卿们这一天天的,不好好帮着朕治理江山,都在忙活什么啊,以至于被人家飞鹰卫掌握了这么多的把柄。
    这要是长此以往,这整个朝堂是不是都要乱套了?自己这皇帝怕是也做不成了。
    皇帝一言不发,沉着脸,瞅着那十几口箱子犯愁。
    一本一本翻看是不可能的,这么多自己不吃不喝也要瞧上大半年。更何况,这些破事儿多瞧几眼只怕会气出个好歹来。
    可让大理寺审查?那更不行,这可都是把柄啊,谁知道会暗中闹腾出什么事情来?
    飞鹰卫这是给自己出了一道大难题。
    皇帝琢磨了半天,就上前命人打开箱子,随手取了一本册子出来,打开漫不经心地翻看两眼,然后龙颜大怒,将册子往箱子里一丢。
    “简直岂有此理!这就是朕的臣子吗?竟然做出这种天理难容的勾当。朕就算是砍他十个脑袋都不解气!”
    皇上一发火,一堆人心惊胆战地就跪下了,齐呼“皇上息怒”。
    皇帝原地转了三圈,气哼哼地一挥手:“烧了,全都烧了!”
    众人莫名其妙,皇上这好不容易歼灭了飞鹰卫,拷问出这些机密下落,怎么不趁机肃清朝堂,铲除奸臣,反而要一把火烧了?那这些官员的罪证岂不就全都被抹杀了?
    只有沈临风,这个时候方才明白过来,齐景云让自己不要贪功,独自一人前来缴获的缘由。
    水至清则无鱼,皇上的朝堂要是真的较起真来,就冲着这十几口箱子,怕是要血流遍地,浮尸百里啊。
    烧了,说明皇帝就想稀里糊涂地将这一页翻过去了。这是皇帝的恩典。
    而他就只翻看了一本册子,那些被捉住把柄的官员,就会担心,会不会是记载了自己的那一册。贪赃枉法,作奸犯科的,日后肯定也要有所收敛。
    他第一个起身,从一旁侍卫手里接过火把,上前就将十几口箱子点着了。
    皇帝紧皱着眉头,沉声下了命令:“下旨,齐景云,罪无可恕,斩立决。伯爵府,剥夺封号,抄家充公。”
    飞鹰卫的事情如此就算是尘埃落定。
    皇帝见熊熊大火升腾而起,便转身回宫去了。
    沈临风跪在地上恭送皇帝,一时间心里沉闷,十分不是滋味。
    自己自幼一同长大的兄弟,犹如手足,谁知竟然行将踏错,落得如此下场,心里难免难受。
    但是这个结局,已经是预料之中,皇帝没有让伯爵府连坐,满门抄斩,已是开恩。
    有燃起的灰烬升腾而起,犹如蝴蝶一般,飘飘摇摇,在他的眼前盘旋了半天,然后落下来,落在他的跟前。
    他双目定定地瞅着那纸片,上面还有未完全燃烧的字迹。
    “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,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......”
    沈临风一愣,狐疑地转身,从身旁又捡起另外一片纸屑:“有朋自远方来......”
    他单膝跪地,沉吟了良久,直到一旁有侍卫提醒他:“沈世子,沈世子,皇上已经走了。”
    他这才慢腾腾地起身,抿抿唇,盯着那十几口箱子,吩咐侍卫:“泼点油,着得快一些。”
    火焰更大,直冲天际。
    沈临风想,从小,三人里,齐景云最为奸猾。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,还是如此。
    自己又中了他的计。
    这十几口箱子里下面装的,应当都只是一些书籍罢了。
    齐景云料准了,皇帝一定不会开箱逐一翻看,而是付之一炬,所以就滥竽充数,借自己的手玩了一出空城。
    他是一心想要求死了,坦白交代之后,也好来一个痛快,只是真正的机密也不知道落在了谁的手里。
    朝天阙。
    冷清欢小心翼翼地吹干了纸上的墨汁,双手捧着,有点轻颤。
    白色的宣纸上,《和离书》三个大字十分刺目。
    下笔如有神,感觉自己上辈子写过,一气呵成,就连一个字的犹豫与斟酌都没有。
    她苦涩地笑了笑,重新提起笔,在和离书的末尾,颤着手,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    人前伪装的风轻云淡,在这一刻终于土崩瓦解,一只小狼毫竟然犹如千钧重,沉甸甸的,累得她几乎抬不起手腕。
    窗子被人轻轻地敲响,冷清欢抬眼,见窗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破了一个小洞,一只黑曜石一般漆黑的眼睛就贴在上面,朝着里面瞧。
    她的心里一动,上前打开花窗。立即有一道大红色的身影一翻,轻飘飘地落进屋子里来。彼岸花刺绣的衣摆从冷清欢的脸前掠过,等她扭脸定睛,仇司少已经翘着二郎腿,坐在窗前的条案之上。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    “想你了呗。”仇司少从袖子里摸出那扎一诺留下来的那封信,丢给冷清欢:“挑战书。”
    冷清欢狐疑地接在手里,打开看了两眼:“这是什么意思?她难道没有离开上京?”
    仇司少用手摩挲着下巴:“现在估计已经走了。否则怎么敢给你下挑战书?”
    “我又从未招惹过她。这信谁给你的?”
    “你和齐景云撤离山庄之后,她的人杀了齐景云的手下,然后将山庄里翻得乱七八糟,应当是在找什么东西。恰好被我的人赶到之后堵在了里面。临走的时候丢下了书信,可能是将我们的人当成慕容麒手下了。”
    “翻找东西?”冷清欢蹙眉:“难道跟你一样,对飞鹰卫的那些机密资料感兴趣?”
    “应当是,我问过那日幸存的银鹰卫,他说,那扎一诺她们是在找齐景云的飞鹰印章。只有凭借这枚印章,才能找到那些资料,统领飞鹰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