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450章 难道,你真的忘记了吗?

第450章 难道,你真的忘记了吗?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冷清琅颤着声音:“王爷,王爷救我,救救我们的孩子!”
    慕容麒一低头,就看到了冷清琅身下蜿蜒的鲜血,眸子一紧,眸光瞬间变得犀利尖锐起来,就像是两把刀子,随时会捅进别人的心脏里。
    呼吸也逐渐急促,头上冒出蒸腾的热气,有豆大的汗珠慢慢凝聚,面上血色一点点褪尽,化作戾气。
    冷清琅一字一顿,声音越来越低沉,就像是暴雨来临之前,低沉压境的乌云,令人会有一种沉闷得喘不过气的感觉。
    “冷清欢人尽可夫,完全没有将王爷您放在眼里,是一个蛇蝎毒妇。她害死了您的亲骨肉,肚子里的野种原本就不应当生下来,否则,王爷将会成为全天下人的笑柄。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?”
    慕容麒袖子里的拳头紧紧地握起,眸子上逐渐浮起一抹血色,变得猩红。一言不发地转身而去。
    冷清琅得意一笑,瞅一眼一旁战战兢兢的御医: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你这样做就对了。你的把柄,就此抵消。”
    朝天阙。
    慕容麒将意图逃离麒王府,进宫告御状的冷清欢堵在了墙根下。
    他冷冷地瞪着冷清欢,一步一步走到她的跟前,一身的磅礴怒气。
    “你竟然想逃?你觉得自己逃得掉吗?冷清欢,你害了本王的骨肉,清琅要流产了,如今可得意了?本王就从来没有见过,像你这样心狠毒辣的女人。”
    冷清欢抬眼,勇敢地望着他,用平静的目光仔细描摹慕容麒的眉眼,看惯了他的温情缱绻,如今的暴戾与邪佞,令她感到有点陌生。
    “我早就说过,冷清琅保不住她肚子里的孩子那是她自作孽,与我有什么关系?”
    她眨眨眼睛,努力逼回眸子里的泪意。
    “慕容麒,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?是不是冷清琅对你做了什么?我始终不相信,即便是厌恶我,对我以前的感情是假的,但是,你总不至于是非不分吧?”
    慕容麒清冷掀唇。“你敢说,不是你打的?!”
    “假如你觉得,我真的这样恶毒,那么,就放我离开吧。”
    她慢慢地解下腰间的钥匙,递到慕容麒面前,一字一顿:“你不就是想要回这钥匙吗?一把钥匙,打不开你的锁,留它何用?还给你!从今日起,你我绝情断爱,永不相见!”
    就当我这几个月的真情喂了狗。
    慕容麒眸光一紧,顿时就有怒火翻涌,腮帮子紧了紧。脑海里,那个充满了魅惑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回响:“冷清欢人尽可夫,是一个蛇蝎毒妇。”
    声音越来越大,越来越密集,身体里那种烦躁感更重,甚至有些嗜血的冲动。
    “想走?可以,留下你的野种。御医说,只有他的胎衣才能救清琅肚子里的孩子。”
    一句话,冷清欢如遭晴天霹雳,震惊地望着他,难以置信,半晌方才艰涩出声:“你在...说什么?”
    慕容麒步步紧逼,眸子赤红,杀气凛冽,一把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,几乎折断。话冷得就像数九寒天屋檐下挂着的冰溜子,还带着锋利的尖,能扎破人的心。
    “本王不想动手,是你逼我的。”
    冷清欢窒息的无力感浮上全身,这令她瞬间都感到了绝望,一种失去了生命中最为挚爱的东西,以至于灰心丧气的那种。
    这一瞬间的绝望,令她不想还手,甚至放弃了自保,只是用另一只手牢牢地护住自己的肚子。浑身都感觉发冷,冷到发颤。
    “放开我,慕容麒,我肚子里......是你的骨肉啊!”
    “你肚子里的,不过是个野种,来历不明的野种罢了。你害死的,才是王爷的骨肉!”
    慕容麒紧抿的削薄的唇这个时候看起来愈加显得薄情,手臂都在发颤。
    冷清欢彻底心寒了,寒彻骨髓,心也痛得犹如针扎刀割。她哆嗦着嘴唇,慌乱地摇头:“慕容麒,你如何误会我,厌憎我,都没有关系,但是求求你,饶过我们的孩子。”
    她长这么大,第一次这样,放低了姿态,卑微地去央求一个人。
    她已经感觉到了惊恐,因为,从慕容麒的眸子里,看不到一星半点的温度,取而代之的,只有残忍,无情。
    好像,随时,慕容麒都会将她丢出去。而他,紧紧地钳制住自己的手,令她的手腕就像是要断了一般,压根无法取出戒子里的药自保。
    所以,她不得不抛弃所有的骄傲与自尊,冲着慕容麒乞怜,祈求他的良心发现。
    “慕容麒,难道,你忘记了吗?南山尼庵,雨后的紫藤花架,一夜荒唐缘,你都忘了吗?”
    慕容麒的身子一震,眸子变得迷茫:“南山尼庵,紫藤花架?””
    冷清欢眸子里滚烫的热泪,似乎是融化了慕容麒眸子里的寒冰,一点一点,慢慢消融,眸光变得暖了起来。
    他呼吸也再次粗重,并且变得艰难。英挺的剑眉紧紧地蹙起,在眉心攒成一个疙瘩,薄唇翕动,似乎是有些挣扎,拼命想摆脱禁锢自己的桎梏。那种痛苦,就像是在承受火炽炮烙之刑一般,难以忍受。
    冷清欢泪眼朦胧里,已经看不清慕容麒面上的挣扎,只能放任泪水顺着脸庞肆意流下,滚落在衣服前襟之上,泣不成声:“慕容麒,我肚子里真的是你的亲生骨肉啊。你答应过我的,假如有一天,我也这样央求你,你会心疼,会放过我,慕容麒,难道你忘记了吗?”
    慕容麒的手慢慢地放松,眸子里的戾气也一点点消退。随之一块被抽离的,是身上的气力。
    “我在做什么?”
    “咚”的一声,在一旁瞧得战战兢兢的兜兜眼见自家小姐受气,实在忍不住,先下手为强,抄起门旁一根洗衣服的棒槌,朝着慕容麒后颈,结结实实地敲了一棒槌。
    慕容麒神智不清,被兜兜打个正着,身子一晃,松开了紧握清欢手腕的手。
    冷清欢浑身再也没有一丁点的气力,软绵绵地倒在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