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468章 一句“卧槽”横天下

第468章 一句“卧槽”横天下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云澈骄傲地一挺小胸脯,肥嘟嘟的小脸满是慷慨:“那以后你要是想吃糖果了,就来亲我,这里就能变出糖果来。”
    小姑娘是个好孩子,觉得有这样的好事一定要告诉伙伴们,大家一同分享。
    于是她吃完糖果之后,又告诉了其他玩伴。你传我,我传你,云澈身边围了一堆的馋猫,瞧着他的脸蛋垂涎三尺。
    云澈一脸的口水,有点吃不消:“男孩子亲我,这个聚宝盆是不灵的,只能女孩子亲,大家排好队,注意秩序不要抢。”
    一堆小丫头谁听啊,争先恐后,场面一时间失控,搂着云澈你一口我一口,就跟小鸡啄米似的。
    你争我抢的,云澈袖子里藏着的糖果哗啦啦地全都掉了出来,掉了一鱼缸。
    乖乖,简直太神奇了,大家伙眼睛都直了。
    于是,糖果掉光的云澈,即便小丫头们亲的再用劲儿,也变不出糖果来了。
    意犹未尽的小姑娘们虽然多少有点失望,但是对于云澈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,将他当神一样。
    “云澈,将来我长大了,我要嫁给你,那样每天只要亲你就有糖果吃了。”第一个小丫头信誓旦旦地许下承诺。
    云澈顿时星星眼:“好呀,将来我一定用糖果给你盖一间大大的房子,让你吃个够。”
    一句话捅了马蜂窝,小姑娘们互不相让,争起来了。
    “我也嫁,我要糖果做的马车。”
    学堂里的孩子年纪不一样,比云澈年纪大的不少,心眼也活泛。看到他一个人竟然要独占所有的媳妇儿,不让大家伙喝汤,心里妒忌,就冒坏水。
    “我有一个好主意,你们大家谁也不要抢。”
    一堆小丫头扭脸瞅着说话的那个家伙。
    那家伙一本正经:“这个鱼缸不是聚宝盆么?你们把云澈种到里面,就能长出一堆来啦。到时候一人一个领回家,不就不用抢了吗?”
    一堆小屁孩,一听这主意不错啊,齐刷刷地点头答应了。
    小云澈当然不能答应,开什么玩笑,土里能长出娃娃菜,还能长出娃娃来?小孩子才信!老娘早就给普及过正确的知识,种子必须要咽进肚子里,才能扎根长大成宝宝。
    可是架不住一堆人人多力量大,有人起哄,一堆孩子一拥而上,有个头壮实,人高马大的立马将他架起来,丢进青花瓷鱼缸里,一人一兜土,齐心协力地就将他埋了。
    这个落地鱼缸可不小,云澈的小短腿就迈不上来,要不是他这小脸长得好看,小姑娘们喜欢,没准儿一激动就倒栽葱给埋起来了。
    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祖宗们跟前都有伴读跟着伺候,就是怕自家小爷受气啥的。孩子们不知道轻重,他们知道,这仇家的小爷可千万招惹不得,吓得赶紧上前拦着。
    钱小蔫过来问自家小主子饿不饿,渴不渴,找了一圈没找到,见一堆小孩围着鱼缸,闹腾得正欢,凑近了一瞅,乖乖,鱼缸里怎么长出个小孩?再一瞅,虽说灰头土脸的,但是认识,不是自己主子是谁?
    吓得他手脚都软了,这堆小祖宗是要砸了自己饭碗啊。手忙脚乱地将云澈像拔萝卜一样拔出来。云澈虽说没啥事,但是鼻子耳朵里,被扬了土,“呸呸”吐两口,骂一句“卧槽”,立即就不干了。
    吃亏是小,丢脸事大,自己在一堆小姑娘跟前丢了面子,毁了形象!这一点,他是深得仇司少的真传,头可断,发型不能乱,这样灰头土脸的,尤其是憋得眼圈都红了,简直太丢人。
    小爷发起怒来,那是相当厉害,谁也拦不住,就跟一头小牛犊子似的,向着那个出馊主意的家伙就冲上去了。一头顶在对方肚子上,让他摔了一个屁墩儿,然后往上一骑,左右开弓,拳头就抡起来了。
    他虽小,但是仇司少是他师父,功夫底子打得好。对方虽说跟他不是一个重量级,但是比不过他这不要命的打法,被揍得鼻青脸肿,哇哇大哭。
    钱小蔫拉不开架,叫来两位夫子,方才制止了这场单方面斗殴。
    然后,咱把人家给打了,总要有个说道吧,于是钱小蔫就立即回去叫来了冷清欢与仇司少。
    这都不叫事儿。
    自家小爷性子顽劣,平时闯祸叫家长的事儿多了去了。老子有钱,什么事情摆不平?更何况,今儿这事儿咱占理儿。
    冷清欢是气得七窍冒烟,都想不明白,自己这么根正苗红的人儿怎么就能生出这样一个变异的崽儿。
    性格上,大人的优点是一点也不随,学习学习不行,捣蛋闯祸第一名,爹娘老子浑不怕,一句“卧槽”横天下。身上集合了慕容麒的暴戾,仇司少的奸猾,当然,据别人说,还继承了她冷清欢的毒舌与一肚子坏水。她当然不能承认。
    反正,总而言之,言而总之,这小兔崽子那就是妥妥的欠收拾,再不把他那扑棱蛾子的翅膀撅折了,他长大了,绝对敢造他皇爷爷的反。
    冷清欢冷着脸,将小云澈带回了仇家府邸,想寻一个严肃点的地方,比如说祠堂一类,好生教训教训他。转了一圈觉得不合适,为了屁大点事儿惊扰了人家仇家的祖宗不太好。
    就带着他,在供奉陶朱公的神像前面跪下,抬手去找趁手的武器,不由就愣住了。
    仇家人世代经商,又是御封皇商,供奉的除了财神,就是陶朱公。陶朱公的塑像一手抓着官印,一手捧着一个金算盘。
    现在那个金算盘,算盘珠全都不翼而飞,换成了大小均匀的黄泥球,跟穿糖葫芦似的。
    这个都不用问,仇家大院往上追溯一百年,除了下面跪着的小兔崽子,绝对没有第二个人这么大胆,竟敢在陶朱公头上动土。
    仇家的规矩,他破坏的可不是一条两条,什么不能坐柜台,不能往商铺门口撒尿,这些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传统,全都被他破坏干净了。就连府里的老管事,一见到他,都抱着算盘夹着账簿捂住自己快被薅秃的胡子赶紧溜。
    冷清欢指着那算盘,使劲儿压着气:“说吧,去哪了?”
    “当弹子打人了。”小云澈敢作敢当不撒谎,勇于承认:“他们都是自愿让我打的,不信您问钱小蔫。”
    废话!特么的都是真金子啊,不是镀金的,别说五岁的娃不疼不痒地往身上打一下,就是打得头破血流,别人也乐意。
    这个败家玩意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