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472章 病秧子

第472章 病秧子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冷清欢并未将送药一事放在心上,豫州幅员辽阔,这么大的地儿,两人怎么可能就这样巧碰面?
    她带着地利人和二人辗转在淮州城,调查疫情源头,接连两日没有收获。
    沈临风抱恙,致使救灾工作暂时停顿,除了每日施粥,令灾民可以果腹之外,房屋搭建修葺,道路清理,等灾后重建进展十分缓慢。
    冷清欢见仍旧还有不少灾民因为饥饿,食用树皮,草根,观音土等,勉强活命。也有不少灾民掘地三尺,寻找鼠洞里藏的粮食,捉鼠充饥。
    黄河流域沿岸堤坝之上老鼠泛滥成灾,这也是为何堤坝年年修,年年溃的一大原因。
    当洪水来临,它的许多天敌,比如蛇,为此而遭殃,而老鼠就不一样。它们警觉性高,又善于攀爬高处,为此保住性命。这时候就成为灾民们争相捕捉的美食。
    古代历史之上有很多因为老鼠携带疾病而爆发的瘟疫。而老鼠身上也会有跳蚤虱子等寄生虫,携带交叉感染。探求两日没有结果的冷清欢就将目光转向了这些老鼠。
    她从灾民手里获取一只老鼠之后,带上手套,打算解剖做一个检查。
    刚刚准备好所需用具,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一只灰色的肥猫,“喵呜”一声,就将她刚刚得来的这只老鼠叼走了。
    冷清欢有点猝不及防,但是看这只猫,肥嘟嘟,圆滚滚,皮毛打理得十分整齐,油光水滑的,应当是有人饲养,而且伙食不错,不差这口肉。
    她身后跟着的人和反应迅速,上前两步,一手就将那只肥猫给掐住了。肥猫挺生气,四脚乱蹬,叼着那老鼠还不撒口,凶狠地“呜呜”叫。
    “这位姑娘得罪了,我家主子命我前来赔罪,愿意出十两银子买下这只老鼠,还请姑娘高抬贵手。”
    冷清欢扭脸一瞧,一个小厮模样的人在身后陪着笑脸,冲着自己打躬说好话。
    花十两银子买一只老鼠,出手可真够阔绰。看来,这只猫不仅是人家养的,还宠得很呢。
    伸手不打笑脸人,更何况人家已经道歉了。冷清欢不以为意,冲着人和点点头:“放了吧。”
    人和听话地一松手,谁知道,这是一只恶猫,自由之前还挠了人和一把。
    人和完全没有提防,不由“哎吆”叫了一声。
    “让我看看。”
    冷清欢立即执起她的手,查看伤势。还好,人和有功夫,躲闪得快,并未抓破流血,不过是留了三道抓痕。
    冷清欢立即给她用酒精冲洗消毒,也就无碍。
    肥猫落地之后就松了口,那只老鼠也不要了,跳着进了一个白衣男子的怀里。
    男人一身白衣,身形清瘦,墨发未束,就披散在肩上。面色苍白,略带透明,似有病容,不过剑眉星目,人生得倒是俊朗。
    他的双腿似乎不是很方便,坐在一个木制的轮椅里,清风吹过,衣角翩翩,就跟纸人似的,似乎要随风歪倒一般。许是适才这阵风有点大,男子以拳抵唇,轻咳两声,微蹙了眉尖。面上也浮现起一抹不正常的潮红之色。
    这一身病恹恹的清贵之气,只一眼,就令冷清欢想起了当初大病之中的哥哥冷清鹤。不过不同的是,根据此人面相看来,眼角眉梢藏着阴郁,尤其是眼角上挑,凌厉不能完全收敛,并非敞亮人物。
    看到冷清欢在打量他,病秧子抬起苍白的指尖摩挲着膝上的肥猫,缓缓启唇:“幺九,再赔人家姑娘百两银子。”
    那个被唤做幺九的小厮立即从怀里摸出一百多两银子,彬彬有礼地双手朝着人和奉上:“让姑娘受惊了。”
    出手真爽快,不过人和跟了冷清欢这么久,真金白银的从手边过去,不是那没有见过世面的,抬手就拒绝了。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
    幺九扭脸瞅了自家主子一眼,有点为难。
    病秧子清冷掀唇:“不要就丢了,我送出手的银子还能收回来么?”
    冷清欢好心道:“假如你喘得厉害,实在不适合养猫,并且还这样亲密。”
    男子扭过脸来瞅了冷清欢一眼。他怀里的猫舒服得眯着眼睛,一脸慵懒。
    “与你无关。”
    这就叫好心当成驴肝肺,谁让自己多嘴呢?
    冷清欢没有还回去,觉得就凭这位老兄这风吹就倒的架势,自己要是毒舌一点,他一生气就会来一个仰倒,直接晕了。还是嘴下留情吧。
    那个幺九果真将银子往人和怀里一丢,扭脸跟上去,推着轮椅走了。
    人和收回目光:“没想到,小小的豫州,竟然还有这样拽得二五八万的人物。普天之下,除了皇帝,咱司少大人最有钱了吧,也没有他这样牛气。”
    的确,不仅财大气粗,主要是傲气。这要多嚣张的世家才能养出这种公子哥来?慕容麒跟他比,都差了一点。
    不过,这只老鼠被老猫咬了,也就暂时失去了检验的意义。冷清欢觉得有点惋惜,毕竟,这又不是寻常的鸡鸭鹅,市场上就有出售。还是自己重新逮一只吧。
    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老鼠躲在洞里不出来,自己怎么逮?可遇不可求。
    人和问:“要不,我将那只猫要过来帮帮忙?”
    主子那么拽,养的猫还能乖乖听你的话么?
    冷清欢还没有开口反驳呢,就听幺九一声惊呼:“公子,你怎么了?”
    两人扭脸一看,适才还抱着肥猫装酷的那位病秧子,这时候佝偻着腰,慢慢地伏下shen,一手捂着心口,艰难地呼吸,一张脸都憋得发青了。
    而那只肥猫就蹲在他的身边,仰脸瞅着他,似乎已经是司空见惯,一点也不害怕。
    冷清欢一瞧,不用望闻问切也知道,这厮应当是有哮喘一类的病症,适才自己还好心提醒着,他非但不听,还那么拽,看,这不马上就应了。
    救人要紧,冷清欢上前,对那小厮道:“我是大夫,让我看看。”
    幺九急道:“我家主子有气喘病,药落在轿子上了,夫人帮我照顾,我马上去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