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483章 我不缺爹

第483章 我不缺爹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小云澈已经转身离开,将冷清欢的画像仔细地折叠整齐,揣进随身带着的小包包里,还不放心地摁了摁。
    凤蕾玉眼见露馅,想抱起小云澈逃,已经晚了。
    沈临风整个人冲过去,一把抱起小云澈,欢喜地高举过头顶:“简直太好了,孩子,你们果真还活着。”
    他的动作迅疾如风,藏剑阁的人,以及凤蕾玉竟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,刀剑出鞘,将他包围在中央。
    “放开他!”
    小云澈刚吃了一肚子的烩面,被沈临风掐着肚子,差点就喷出来。晃动着小短腿,一脚踢在沈临风的下巴上:“放我下来,你个怪叔叔。”
    沈临风哪里舍得放下?就跟好不容易寻到宝贝似的,一把搂进怀里,激动得热泪盈眶,对于周围的一片杀气视若无睹。
    “孩子,我是你表叔,亲表叔啊!可让我找到你了。”
    小云澈几乎被勒得喘不过气,羊肉的膻味直往外喷,他使劲拍了沈临风两巴掌,穿着小靴子的脚踢起人来生疼。
    沈临风激动得热泪盈眶:“孩子,你可知道,你爹这些年多想你们吗?”
    藏剑阁的人都懵了,面面相觑,瞧一眼凤蕾玉,没有动手。
    小云澈不反抗了,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望着他:“我有几个爹啊?”
    这话把沈临风给问愣了:“一个啊。”
    “我仇爹爹刚扔下我,不要我了。”
    “你亲爹是慕容麒!”沈临风郑重其事:“仇司少不是你亲爹。”
    小云澈连想都没有想:“有奶就是娘,有钱就是爹。我觉得,我娘亲给我找的这个爹不赖,不打算换了。”
    沈临风觉得,自己跟这个五岁的小家伙说话,有点吃力,已经有代沟了。这小嘴巴巴的,不愧是冷清欢的儿子。
    “可是,你亲爹是当今麒王爷,皇帝的儿子。”
    换个说法,小云澈的心思立即活泛了,摇摇欲坠:“听起来,好像挺威风。”
    “你若是认祖归宗,你就是长安王朝的金皇孙。你仇爹爹见了你也要给你磕头。”
    我靠,这么有诱惑力?那岂不翻身了?
    小云澈眨巴眨巴眼睛:“那,这个麒王爷和我娘亲比,谁厉害?”
    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,沈临风略微犹豫了一下:“你娘。”
    “那我娘要是打我,他都打不过我娘,怎么拦着?算了,这么窝囊的爹要来做什么?”
    这娃的脑回路怎么就这么清奇啊?沈临风有点招架不住:“可你若是皇孙,你皇爷爷,祖奶奶,外公,舅舅这么多人宠着你,谁敢打你?”
    小云澈懵了:“我怎么有这么多亲戚?过年磕头岂不累死人?”
    你娘又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当然有啊。
    “你是皇孙,文武百官,还有我们见了你才要磕头的。”
    小云澈心里一阵得意:“既然如此,那你现在怎么敢对我如此无礼?”
    得,现在就开始摆谱了。
    沈临风也激动完了,将他从怀里放下来,还帮他抻抻小袍子,半蹲下shen,一脸认真地问:“那你娘呢?”
    “我娘被坏人捉走了,仇爹爹追她去了。”
    沈临风一惊,抬脸望向凤蕾玉:“怎么回事?”
    凤蕾玉眼见小云澈小嘴巴巴的,已经透漏了身世,想瞒也瞒不过去了。心里有一阵犹豫。
    她在担心清欢和仇司少二人的安全。
    虽说这是在长安不假,飞鹰卫和藏剑阁在此也有人手,但是对方乃是堂堂南诏太子啊,能从仇司少手里将冷清欢抢走,可见身边一样是高手如云。
    两人能安然脱险吗?
    她看一眼沈临风,终于下定决心,将冷清欢被南诏太子相中,要带回南诏做太子妃的话说了。
    沈临风一听这话,立即就恼了,好不容易找到表嫂,竟然又生出新的枝节来了,怎么就这样好事多磨呢?
    自己必须要救啊,这是毋庸置疑的,表哥那里,也要立即派人送信,让他来一趟豫州。
    他弯腰问小云澈:“那你们现在要去哪里?”
    “仇爹爹非要将我送回江南,我不想回。”
    肯定不能回。
    沈临风略一沉吟:“豫州距离上京不过一条黄河之隔,你若是不愿意回江南,不如去上京找你爹爹,怎么样?”
    小云澈摇头:“不去,我又不缺爹。”
    “可你要知道,你娘亲要被别人抢走了,她若是改嫁了,你可就成了拖油瓶。这个人很厉害,就连你仇爹爹和我也未必就是他的对手,只有你王爷爹才有这个本事,把你娘亲抢回来。”
    小云澈一听挺兴奋:“我那个便宜爹这么厉害?”
    自家仇爹爹有钱金贵,这另一个相比较起来,就便宜了。
    沈临风自动忽略了他对慕容麒大逆不道的称呼:“你父王乃是战无不胜的战神,指挥千军万马,征战沙场,所向披靡。”
    这么一说,小云澈立即回心转意了:“那我就去会会他,让他带我骑马打仗。媳妇儿,咱们现在就走。”
    凤蕾玉站着没动地儿。她有点小纠结,将小云澈送去上京,回头夫人回来了,会不会责怪自己?
    沈临风郑重其事地望着凤蕾玉:“此人贵为太子,身边高手如云,手段定然不同凡响,更何况是有备而来?仇司少单枪匹马,未必就是他的对手。
    此事又涉及到两国邦交,清欢安危,这位姑娘,请麒王爷前来豫州乃是最为明智之举。而豫州现在形势不妙,绝非你和孩子久留之地,孩子认祖归宗也是理所应当,就烦请姑娘带着孩子去一趟上京。”
    凤蕾玉犹豫再三,一咬牙,怪就怪吧,沈临风既然已经知道小云澈的身世,躲也躲不过。
    小云澈有藏剑阁的人负责保护,立即启程回京。
    沈临风也丝毫不敢耽搁,将救灾一事匆忙交代给别的官员,命人封锁豫州各个路口,骑马追仇司少与南诏太子去了。
    上京城,繁华之地,麒王府大门口。
    小云澈蹲在捏面人的摊位跟前,就跟一只小哈巴狗似的,满眼放光,赖着不走。
    捏面人的老人看他粉雕玉琢,十分可爱,就跟那贴在墙上的年画娃娃似的,打心眼里喜欢。
    “娃啊,稀罕不?”
    小云澈小鸡啄米一般点头,声音软软糯糯:“爷爷你手艺真好,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面人。”
    “让你爹给你买一个。”
    小云澈低下头,两个腮帮子鼓鼓的,就像一只小青蛙。他低声嗫嚅道:“我一生下来,我爹就不要我了。”
    老头一听,有点心疼:“那你娘呢?”
    小云澈抬起脸来,眼睛里水汪汪的,泪珠摇摇欲坠,瘪瘪嘴:“我娘就要改嫁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