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485章 找个新爹也挺好

第485章 找个新爹也挺好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慕容麒这一身草菅人命的杀气,可是上京城多少小孩子的噩梦。哭闹不休的时候,大人一句话“麒王爷来了!”,比说什么都管用。
    哭的顿时戛然而止,不哭的立即嚎啕大哭。
    可这个小家伙竟然丝毫也不害怕自己,还这样怒气冲冲地......教训起当朝麒王爷来了?
    他身后的士-兵也顿住马,于副将瞅着这个小孩,唇红齿白的,真好玩。于是逗他:“你是谁家的娃娃,麒王爷的马竟然也敢拦?我们一生气,可是会抢你的小面人。”
    小云澈鄙夷地撇撇嘴:“小孩子家的玩意你也看得上,麒王府这么穷吗?”
    呃......竟然让一个小屁孩给怼了,还哑口无言。
    于副将却不知道,云澈小爷的这张嘴,可是得了仇司少与冷清欢两人的真传,还经过千锤百炼,别说舌吐莲花了,简直就是夹枪带棒,绵里带针,除了冷清欢,没人降得住。
    慕容麒骑在马上,板着一张脸,没有说话,连一点笑模样都没有,只是盯着小云澈那双清澈的眸子,有片刻的晃神。
    沈临风初见小云澈,因为已经在怀疑清欢尚在人世,就是仇司少身边的良姜夫人,先入为主,所以瞧云澈,是越瞧越像。
    而慕容麒这些年里,思念成疾,走在大街之上,瞧着一个相像的背影就误认作清欢,看到年龄相仿的稚子,就会引起无限伤感。都已经记不清,自己失望过多少次。
    当真正的儿子就站在面前,反而,不敢想,不敢认。
    只是瞬间心如针扎。
    于副将“呵呵”一笑:“小嘴巴叭叭的还挺厉害,不过这里可不是你淘气的地方,还不赶紧让开,小心让马踢到你。”
    小云澈轻哼一声:“小爷我是来办正事的,谁跟你们淘气了?”
    这话又招惹得几个士-兵忍俊不禁。不过也不敢放肆地说笑,自家王爷那张脸太沉,多高昂的兴致也被瞬间压垮。
    于副将使个眼色,就有人翻身下马,想抱走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包子,可别惹了自家王爷生气。
    小云澈自然不能束手就擒,他仰脸瞪着慕容麒:“我就问你,我娘亲就要改嫁了,你究竟管不管?”
    慕容麒今日难得好脾气,冷哼一声:“你娘改嫁,与本王何干?”
    语调冷的,就像是混了冰碴子。
    小云澈撇嘴,气哼哼地一抱肩:“难怪我娘不要你,真没有良心,我就不应当千里迢迢地来上京找你。我娘给我找个新爹爹也好,人家好歹也是南诏太子,不比你差。”
    马上几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约而同爆发出一声大笑:“这娃娃是来给我们逗趣的吗?改嫁给南诏太子,我怎么就这么不信呢?南诏没有女人了么?跑来长安寻个有夫之妇。”
    他们竟然这样埋汰自家老娘,小爷很生气,怒气冲冲地质问慕容麒:“他们这样说你老婆,你竟然不管,还是个男人吗?”
    慕容麒深深地望了他一眼,赶紧收回目光,不敢再看,将握着马缰的手骤然缩紧。
    这张稚气未脱的小脸,还有那双明澈如水的眸子,总是会勾起他心底里最残忍的回忆与遗憾,令他心如刀割。
    这种态度看在云澈眼里有些淡漠,小爷更着急了。
    “就说那个沈世子不靠谱,说什么我爹想我娘想得快疯了,骗我们白跑一趟,小爷这小短腿都快累瘦了。不管就算,媳妇儿,咱们走,赶去南诏没准还能蹭顿席面吃。”
    凤蕾玉在一旁站着当然没动地儿。
    这小爷就是故意涮人玩呢,你家门都不报,你娘改嫁,人家谁管啊。
    慕容麒一听“沈世子”三字,愣了愣:“你说谁?”
    小爷摆上谱了,气哼哼地一扭脸:“还能有谁,不就是那个拿着尚方宝剑逞威风的钦差大人?还骗我叫他表叔,哼,大骗子。回去让我仇爹爹揍他。”
    沈临风,表叔?仇爹爹?
    慕容麒猛然望向一旁的凤蕾玉,适才见她就觉得有些莫名眼熟,经小家伙提醒,他突然就想起一个人来,那天为仇司少生下一个男孩,躺在床上看似精疲力尽的女子。
    仇司少!
    他紧握马缰的手都在颤,紧盯着小云澈,喉结滚动,强咽下嗓子眼里的酸涩,一字一顿:“你娘是谁?”
    “我娘当然就是你老婆!”
    慕容麒浑身热血沸腾,压根就没有思考,脱口而出一句话:“我老婆是谁?”
    小云澈像看笨蛋白痴一般望着慕容麒,觉得自家老爹这智商堪忧啊,自己学问一直不太好,该不会就是遗传了他吧?天呐,今天终于找到根儿了,以后老娘再说教自己,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反驳了:“你自己没生好,还怪我笨?”
    慕容麒自己问完了也觉得问得有点白痴:“你姓什么?”
    “看来你老婆有点多啊,唉,真忧伤。”小云澈转身想走:“我那相爷外公当初怎么就选了你做我爹呢?”
    一句话,鸦雀无声。
    于副将,还有马上的士-兵们全都惊呆了。
    相爷外公,还能有谁?冷相呗。那叫冷相外公的,还能有谁呢?
    不可能,不可能啊,当初王妃娘娘不是已经死了吗?而且听说死得透透的,尸骨无存,这娃从哪里蹦出来的?
    而骑在马上的慕容麒身子一歪,差点就一头从马上栽下来。
    清欢,清欢果真还在世。就说她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死了呢?而面前这个小茶壶,就是他慕容麒的儿子!
    下一刻,慕容麒已经身形一闪,从马背上直接飞了出去,单膝跪地,一把搂住了小云澈。
    “你娘是冷清欢,冷清欢是不是?”
    不敢使太大的力气,唯恐弄疼了孩子,可是全身都在忍不住地发抖,就连嘴唇都在哆嗦。
    这令小云澈觉得自家老爹挺没出息,就像是三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,至于这么激动么?回头,要不要给他多介绍几个?
    “我娘叫良姜,不过那个沈世子说,她应当叫冷清欢,是你麒王爷的老婆,你说,是真的假的啊?”
    慕容麒喉尖酸涩,压根就说不出一个字,将脸埋在小云澈的胸口,就在大街之上,竟然就“呜呜”地哭了起来。
    虽说没凭没据,但是,他麒王爷就是坚定不移地相信了,这个娃儿就是他的崽儿。
    当年,果真是仇司少做局一次次骗了自己!
    小云澈拍拍他的肩膀,十分同情他:“节哀,我娘只是改嫁,还没死。不对,她改嫁是被逼的,她不想嫁。”
    举众哗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