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488章 再加十万大军

第488章 再加十万大军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不过,这个时候的皇帝都已经当了祖父,头发也花白了,掉颗牙齿什么的,也是情理之中,没人会刨根问底追究这颗牙齿究竟是怎么没的了。
    就是瞅着,别扭。毕竟,这颗牙缺的不是个地方,容易令人遐想。
    小云澈一点也不认生,胖乎乎的小爪子薅住皇帝老爷子的胡子,歪着脑袋盯着他的牙瞅,一脸认真。
    “原来皇爷爷也喜欢吃糖,你看,你的牙跟澈儿一样,都被虫子吃掉了。”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呲牙露出他的牙洞给皇帝瞧。
    哎呀妈呀,爷孙同款。
    皇帝老爷子这才想起这个茬儿,想合住嘴,结果有点费劲儿,这大嘴咧开就并不上了。索性也不管它,反正,朕乃九五之尊,谁还敢笑话不成?
    自家乖孙给找的这个借口多好,被虫子给啃了。不丢人。
    “乖孙啊,乖孙,可想死皇爷爷了,你咋才回家呢?”
    “我没空啊,我要学习字,练剑,医术,经商,累得我个子都不长了,哪有空来找皇爷爷呢?你是不知道,我娘多凶,要是知道我逃课,会打烂我的屁股。”
    一听这话,他娘应当就是冷清欢没跑了。
    皇帝老爷子这个心疼啊:“我孙儿刚这么小,学这些乱七八糟的做什么?这个冷清欢,是想累着我孙儿吗?”
    凤蕾玉在一旁听得直撇嘴,这小家伙真会告状,说的好像自己真的肯学似的,打小不爱学文化,一句卧槽走天下,还医术、经商呢,就不怕被考核功课漏了陷。
    小云澈感动得几乎痛哭流涕,搂着老爷子脖子,朝脸上一顿啃,口水哗哗的。
    “还是皇爷爷对我最好,最心疼澈儿。澈儿要是知道皇爷爷这么疼我,就算是挨打,我也早就来投奔你了。长痛不如短痛啊。”
    这就叫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云澈小爷的生存技能就是这么超凡脱俗。要不怎么在江南的时候,能将仇司少老娘戚夫人哄得心花怒放,几天不见就想呢?
    这彩虹屁拍的喔,皇帝老爷子比受列国朝拜都兴奋与骄傲,激情澎湃,吹胡子瞪眼地逞威风。
    “她冷清欢敢打你,朕饶不了她!”
    冷相在一旁急得直搓手,好不容易等到爷孙俩话音顿了顿,忙不迭地插话,腆着笑脸:“孩子,我,我是你外公啊。”
    小云澈忽闪着大眼睛,瞅一眼冷相:“你就是当朝相爷吗?”
    进京路上,凤蕾玉已经将他的身世一五一十地说了。
    冷相迫不及待地点头:“冷清欢是我女儿,我是你外公。”
    小云澈一本正经地哼了一声:“子不教,父之过,我早就想见见外公了,好生问问,你当初是怎么教育的我娘亲?那么凶,那么厉害,你就不怕她嫁不出去砸在手里吗?”
    一句话,惹得群臣哄堂大笑。
    可把皇帝老爷子给逗坏了,自家这乖孙不仅学问好,还会学以致用,说个话都引经据典,长大还了得?简直就是天才。
    “你娘呢?”皇帝老爷子才想起这个茬儿,他惦记冷清欢很久了,自从那颗假牙失踪以后。
    小云澈顿时愁眉苦脸,唉声叹气:“南诏太子不长眼,竟然喜欢上了我娘亲,把她抢走了。”
    皇帝老爷子一听就愣了:“谁?南诏太子?”
    “是啊,我娘不想改嫁的,可又打不过他。所以沈家表舅让我来上京,问问我爹,他媳妇改嫁他管不?”
    皇帝老爷子终于回过味来,问一旁侍卫:“麒王出兵,就是因为这个?”
    侍卫点头:“正是。”
    “瞧他这点出息,自家媳妇儿都被人抢了,就带五万兵马够干啥的?传朕旨意,再加十万大军,即刻出兵南诏,抢回麒王妃。他南诏要是敢说一个不字,踏平了他的盛都!朕倒是要瞧瞧,究竟谁给了南诏人底气,连朕的儿媳妇都敢抢。”
    好么,适才还拍着桌子发火,要治麒王爷擅自发兵的罪过呢,若是论护犊子,皇帝老爷子也够莽。
    小云澈刚刚要跟随慕容麒出兵受阻,这一路进宫,也没见几个漂亮的小姐姐,还不及凤蕾玉长得好看。就向着皇帝毛遂自荐。
    “皇爷爷,我也要带兵打仗。我要当大将军,打得敌人落花流水。”
    皇帝老爷子一口就给拒绝了,开玩笑,就这么一个金孙孙,带兵打仗多危险。谁若是敢动他一根手指头,朕灭了他九族。
    “带兵打仗有什么好玩?留在皇爷爷这里,明儿啊,皇爷爷带你上朝,文武百官跪拜,那才叫威风凛凛。”
    议事的群臣不由暗中吸口凉气,心里直敲鼓。带着个尿裤子的奶娃娃上朝,尊敬的皇帝陛下,当皇帝,您老是认真的吗?
    你瞧瞧我,我瞧瞧你,心里不约而同有了想法。
    这娃娃从天而降,怕是要搅混了上京朝堂的水啊。
    这几年,麒王爷因为丧妻变得几乎一蹶不振,成日在军营里练兵,对于朝堂风云不闻不问。皇上对他,明显也有些失望了。
    可冷不丁地多个小皇孙出来,就像一块巨石砸在跷跷板上,能把对面的人全都一哆嗦撅到天上去。
    这分量太重了。
    包括冷相,也明显是瞬间精神抖擞,跟打了鸡血似的,围着皇帝老爷子一圈圈转,像拉磨的毛驴,还一脸馋相。
    皇帝老爷子瞅着怀里的金孙,咋看都不够,冷相就有点碍眼,一拨拉手:“退下去,都退下去吧。别在朕跟前一个劲儿地晃悠,心烦。”
    都说皇帝金口玉言,可自家皇上出尔反尔,说话不算话,刚才还大发雷霆,说这些事情不商议出个道道来,谁都不许回家吃饭的。一转身就赶别人走了。
    大家伙瞅一眼皇帝老爷子黑黝黝的牙洞,缩缩脖子,全都出宫去了。冷相更是敢怒不敢言,恋恋不舍地走人。
    小皇孙认祖归宗的消息,就像一阵飙风,迅速地席卷了上京城,掀起一片惊涛骇浪。
    许多人感到不可思议,当年麒王妃不是确实死了吗?在麒王爷的怀里一动不动地躺了一两天,被装进棺材里,然后落下悬崖,又被水冲走,怎么可能活命?
    就算大人死而复生,这样一番折腾,孩子竟然还能保下来,简直就是奇迹。
    所以,更多的人怀疑,这个孩子,压根就不可能是小皇孙,谁知道背后隐藏着什么阴谋?
    皇上如此英明神武,怎么就这样轻而易举地上当了呢?就凭这个信口雌黄的小奶娃喊了一声皇爷爷,看把他高兴得屁颠屁颠的。
    这一夜,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,许多牛鬼蛇神现出原形,暗中惊慌奔走,联络自己的人,要第二天早朝之上,联名上书,请求滴血认亲。
    皇家血脉不容混淆,即便冷清欢真的还活着,这孩子也未必就是皇家的金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