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499章 慕容麒来了

第499章 慕容麒来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可后来,后来怎么我都没有听说任何关于锦虞的消息?我以为她还在漠北。”
    “锦虞在半路之上就迷晕谙达王子,返回了长安。可是她在逃出驿站时,被一个乞丐玷污,失去了清白。因为有辱国体,皇上事后下令封锁消息,外人自然不知。”
    冷清欢一双灼灼的眸子紧盯着他:“那你怎么会知道?你如何对于我们之间的恩怨知道得一清二楚?”
    蒙面人深深地望了她一眼,已经转身,语气淡漠而又疏离:“听别人说的。”
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?我认识你,是不是?”冷清欢急切追问。
    对方没有回答她的话,而是足尖一点,飞身而起,几个兔起鹘落,便消失了踪影。
    背影看起来有些落寞,那种伤感,就像是被抛弃之后的孤单,与黯然。莫名觉得,很熟悉。
    蒙面人走了之后很长时间,冷清欢整个人都是懵的,心里五味杂陈,想得太多。
    对方给带来的消息有些震撼,令她一时间无法轻易消化。
    自己冤枉了慕容麒,委屈了他,令他这五年里,承受了太多的自责,愧疚与委屈。
    自己这五年里是怎么熬过来的,他一定比自己更苦,更难,更煎熬。
    这件事情没有对与错,自己被逼无奈,慕容麒同样也是身不由己,错的是造化弄人,受害的,却是自己与慕容麒。
    还好,一切都来得及。
    只要,慕容麒仍旧愿意对着自己张开怀抱,她就愿意,如飞蛾扑火一般,奋不顾身地投入他的怀里,从此以后,地老天荒,再也不会分开。
    不经意间,脸上一片冰凉,抬起手,才发现,已经泪流满面。
    黎明的曙光已经悄悄地渗透黑夜,一点一点,氤氲了东方的天际,天,马上就要亮了。
    碧水城的城门应当就快要打开,那是自己返回长安,回到慕容麒怀抱的路。
    此时的那夜白与那扎一诺压根就没有功夫找她问罪,因为,行宫里,闯入了刺客。而且刺客竟然一把火点了她的蛊室。
    屋子里都是那扎一诺多年里的心血,谁知道竟然会被人趁虚而入。此人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行宫的?得手之后又是怎么顺利逃走的?难道行宫里竟然还有他的内应?
    那扎一诺恨得银牙暗咬,亲自带领侍卫,四处缉拿刺客。
    一时间碧水城内都热闹起来。
    只听四处都是喊杀声,城中几个方向都有黑衣刺客出没,有人趁机点火生事。那扎一诺东奔西走,有点顾此失彼,不知道究竟哪个方向,才是刺客位置所在。
    难道是仇司少与沈临风?
    这是那扎一诺冒进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。
    两人已经到了碧水城。只是为何不进行宫营救冷清欢,而是在城中虚张声势?
    调虎离山?
    那扎一诺猛然一阵心惊,这些刺客四处放火,行踪不定,难道是为了将自己调离行宫?
    营救冷清欢?
    她立即调转马头,回转行宫。果真,囚禁冷清欢的房间跟前已经乱成一团。
    侍卫们中了毒,昏迷不醒。也或者被蜂群叮咬,中了蜂毒,疼得龇牙咧嘴。
    那扎一诺上前查看过,紧蹙眉头:“哥哥难道都没有命人搜查过她么?身上如何还会藏有毒药与毒虫?”
    那夜白此时已经恢复,也十分疑惑:“我自然命人搜查过,而且未进关的时候,还曾吩咐人帮她沐浴净身,更换了行装,确定身上并未携带什么危险的东西。”
    “那她这毒虫来自于何处?”那扎一诺有些气急败坏:“这么多人,竟然困不住一个女人,简直都是饭桶。”
    “此时城门紧闭,即便她出了行宫,想要逃离这碧水城也不容易。”那夜白羞恼地冷哼:“我果真还是小看了她。看起来娇娇弱弱,没想到竟然是扮猪吃老虎。这麒王妃真是名不虚传。传令下去,严守城门,就来一个瓮中捉鳖,还不信她能插上翅膀飞了!”
    一声令下,侍卫几乎是倾巢出动,涌出行宫,在碧水城里展开地毯式搜索。
    最深沉的夜色逐渐褪去,碧水城内,仍旧城门紧闭,不允许通行。
    有快马一骑绝尘,来到城门外,将城门擂响:“开门,快开门,加急军情,十万火急。”
    城门缓缓打开,来人长街打马,来到那扎一诺与那夜白跟前,将手中火漆封口的急报递呈二人:“长安王朝慕容麒亲率十五万大军星夜兼程赶往南诏。慕容麒与五万铁骑已经率先出了水云关,一路长驱直入,马上抵达碧水城。”
    “什么?”那扎一诺一惊:“慕容麒?”
    “对,长安战神麒王爷,亲率他的五万铁骑,来势凶猛。”
    “这么快?为何提前都没有战报?”
    “前天长安就有战报送过来。”
    没有收到!
    那扎一诺与那夜白有点慌了。这样重要的战报竟然没有收到自己手里,这是不是意味着,南诏这面出了奸细?否则怎么这样巧,会有意外?
    战报延迟一刻钟,都可以决定一场战役的成败,更何况,缓了两日!都已经兵临城下了,自己竟然一无所知,临时调兵遣将估计都晚了。
    慕容麒的赫赫威名虽说是皇帝老爷子一手帮衬着,给辅助起来的,但是,慕容麒在战场上,是有真本事,这不是吹牛吹出来的。
    他训练出来的铁骑,即便就是横冲直撞硬碰硬,那都是一块难啃的骨头。
    更何况,后面还有十万大军押后。
    这已经不仅仅只是慕容麒一个人的态度,毕竟,他虽然统掌兵权,还没有这样大的本事,擅自发动这场战事。
    一个小小的冷清欢,竟然能让长安王朝出动十几万兵马,这是他们全都始料未及的。
    尤其是,现在冷清欢没有了踪影,不知道逃去哪里,自己拿什么跟长安交代?就算是慕容麒的兵马真的踏平了碧水城,自己也无可奈何。
    事不宜迟,兄妹二人立即忙着调兵遣将,命人运送巨石檑木等守城物资,一种慕容麒的威名带来的未知的恐慌,在碧水城迅速蔓延起来。
    如此一来,冷清欢想要逃出城,已经是难上加难。
    当黎明到来,曙光透过天际厚重的云朵,清晨朝阳金色的光沐浴着碧水城,远方铁蹄轰鸣,犹如擂鼓一般,麒王爷的五万铁骑到了,卷起满城的烟沙。
    那扎一诺登上城楼,拿眼扫望,只见目及所触,都是一片银色的盔甲,折射着阳光,令人不敢睁目。长矛的枪尖林立,同样是寒光逼人,杀气蒸腾。
    为首之人,骑在高头大马之上,一身锦袍风尘仆仆,却难掩雍容清贵,孤傲冷寒的气势,杀气迸射而出,令身后的万千士-兵全都黯然失色,成为了陪衬。
    尤其是他鬓角的两缕白发,在夕阳下,微风里,与他手中长剑的银光交相辉映。整个人犹如天神降临,只消安静地伫立在那里,就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,逼退敌军的庭岳之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