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500章 爱,从天而降

第500章 爱,从天而降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那扎一诺攥紧了手里的长枪,冲着身后的那夜白低声道:“是麒王。”
    的确,是慕容麒。
    他同样也看到了城墙之上的那扎一诺与那夜白,虽然并未谋面,但是也一眼就知道,是南诏的太子与公主无疑了。
    他一手握着马缰,另一手,缓缓抬起,举起了手里长剑,巍峨之势,顶天立地。
    “交出冷清欢,否则,踏平你南诏,血洗你皇宫!”
    声音极沉,每一字,都力若千钧重,带着男儿的豪气,与铿锵誓言,充满着势在必得的决心,令人心惊胆战。
    这句话,慕容麒说得很艰难,嗓子沙哑,每说一个字,都犹如被砂砾碾磨,血淋漓的疼。混合着内力,就能穿透云霄,直逼城门之上。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身后数万骑兵,骤然爆发出一阵怒喝,瞬间犹如惊雷一般,滚滚而至,震耳欲聋。
    “交出麒王妃,交出麒王妃!”
    这么多愤怒的声音交织在一起,那气势足可以吞山河,惊天地,风云变色。
    单纯就这个气势,南诏这面,几乎就不战而降,输了。
    那夜白身为南诏太子,肯定不可能当众服软,他冷冷一笑:“慕容麒,五年前,冷清欢离开上京之时,已经写下休书,与你和离。也得到了长安皇帝的应允。如今她另嫁,合情合理,你情我愿,你以什么理由来要人?”
    慕容麒清冷掀唇,笑得更凉,并且带着一股孤傲的霸气。
    “本王抢亲,还需要理由吗?本王说她是我的人,就是我的人。”
    “可她现在已经答应嫁给我,做本太子的太子妃。麒王爷,你后悔也晚了。”
    “那本王只有破了你的城,取了你的性命,让她没有人可以嫁。”
    “慕容麒,你未免也太目中无人!我南诏岂能是你说闯就闯,放肆的地方?”
    “同样,我慕容麒的女人,也是你想抢就抢,想娶就娶的吗?交出她,饶你一条性命。”
    “交出麒王妃,交出麒王妃!”身后数万铁骑振臂狂呼,声浪一浪高过一浪,震耳欲聋。
    那夜白的面色又变了变:“这就是你长安蛮不讲理,破坏两国邦交和平了。欺我南诏无人么?你以为,就凭你几万铁骑就可以为所欲为?我还不放在眼里。”
    慕容麒一个字也不多说,迫切地想见清欢的心情已经令他心急如焚。服不服,打完再说。
    他冷冷地抬手:“杀!”
    一声令下,顿时喊杀震天,数万骑兵奋不顾身,直冲碧水城关门。
    那夜白与那扎一诺不敢开门迎战,只能吩咐守城侍卫放下滚石与檑木,阻止攻城。
    守城容易攻城难,虽说骑兵威风,冲锋陷阵很占优势,但是攻城时,优势就会去了一半。饶是如此,一群猛虎下山一般的汉子,动作迅疾,训练有素,配合得当,令南诏守城士-兵难以应对,险象环生,难以招架。
    那夜白气急败坏,催促那扎一诺:“怎么办?快点想个法子!”
    那扎一诺从脖子上取下一枚竹笛,放在唇边,顿时一声激越悠扬的哨声响起,穿透震天的喊杀声,飘向四方天际。
    阳光,似乎被乌云遮住,黑色的乌云迅速地向着长安军队的方向飘过来,遮天蔽日。
    有人一声惊呼:“蝙蝠!”
    数以万计的蝙蝠从四面八方涌过来,受笛音的影响,直接冲向下面攻城的将士们。
    蝙蝠虽然没有多大的杀伤力,但是这么多的蝙蝠,乌泱泱地涌过来,还一个劲儿地往脸上扑,直接妨碍了将士们施展身手,不得不抬剑抵挡。
    南诏士-兵趁此机会放箭,攻城将士手忙脚乱,多有伤亡。
    慕容麒没有想到,对方竟然还会有这样一手,一时间猝不及防,慌忙命身后将士取火箭,扎火把,使用火攻之计。
    危急之时,一声几乎是刺耳的哨音直接压过那扎一诺的竹笛,没有任何的节奏,也没有曲调,就是直直的拔高上去,震得人耳膜生疼那种。
    那些原本被指挥得井然有序的蝙蝠突然就像是遇到了天敌,慌乱地四处乱撞。
    慕容麒骑在马上,定睛一瞧,原来竟是有二十几只凶猛的苍鹰或者金雕从天而降,翅膀伸展开,足有五六尺长,凶猛地俯冲而下,翅膀挥动间,那些蝙蝠就纷纷掉落一地,被马蹄踩踏成泥。
    阳光给这些苍鹰的翅膀镀上一层金边,士-兵们仰脸望去,感觉就像是仰望神祗。
    这就是一物降一物,蝙蝠们惊恐地四散而逃,已经是溃不成军。
    慕容麒下令:“放箭掩护!”
    南诏士-兵已经调转了箭矢方向,对准天上的苍鹰,想要射杀。随着慕容麒的一声令下,长安的箭矢迅如流星一般飞上南诏的城墙,压得对方不敢挺身。
    苍鹰们威风凛凛地在上空盘旋了两周,躲过南诏的箭雨,然后向着城中同一个方向飞去。
    这突然发生的状况令大家都很惊讶,分明,这些苍鹰也是训练有素,背后有人暗中相助。
    那扎一诺吩咐士-兵:“跟上,杀无赦!本公主倒是要看看,究竟是谁,竟然这样大胆!还有,全力搜捕冷清欢,不留活口,绝对不能让她活着返回长安。”
    豫州下蛊一事若是败露,长安师出有名,将士军心不稳,那就糟糕了。
    士-兵领命,骑马追逐苍鹰而去。只是,这两条腿总是比不过苍鹰飞翔的速度。
    城墙之上有人惊呼:“快看,快看!”
    大家仰脸,只见数只金雕整齐排列两行,从碧水城上慢慢地滑翔而过。隐约可见,它们的爪子上,拴着绳索,绳索的另一头,全都握在一女子的手里。
    女子一身红裙,裙边缀着银饰,在阳光下折射着醒目的光。御风而来,银饰叮咚作响,清脆悦耳。
    就这样,数只金雕,齐齐飞翔,带着这个红衣女子,就这样招摇地飞过城墙,然后慢慢地下滑,最终轻盈地降落在一块空地之上。红衣女子一扬手,那些苍鹰带着绳索远远地飞走了。
    然后女子转过身来,眉眼间,跳跃着明媚的阳光,倾城的风华,缓缓地绽开一抹惊心动魄的笑意。
    士-兵们瞬间觉得,整个世界都亮了。心中,就像有暖暖的温泉水,轻柔地荡涤过,整个人心中的戾气消散,变得舒服熨帖。
    假如,有一个女子,这样对着我笑,眼中只有我,没有他人。那么,我原意,为了保护她,付出自己全部的心力,包括性命。
    喊杀声,在这一刻,都停顿了,整个战场上,一片安寂。
    冷清欢就这样,明媚而又张扬地冲着马上的慕容麒笑,丝毫都不掩饰,自己见到他,满心的喜悦与爱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