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503章 一脸欠揍样

第503章 一脸欠揍样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冷清欢觉得身后的人好像,有那么一点不对劲儿了,整个身子都紧绷起来,就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狼犬。
    这个男人,时隔五年,应当不会还这样小气不拉几的吧?
    她再次悄悄地拽了拽慕容麒的袖子。
    慕容麒深呼吸,违心地点头,干巴巴地挤出一丝笑:“可以,那样云澈会多一个人喜欢他。”
    哎吆,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。醋坛子突然不酸了,竟然这样宽宏大量。
    缺盐少醋的,仇司少这挑衅突然就觉得没滋没味了,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。
    他幽怨地瞪一眼清欢:“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,果然女人就像是猫,谁喂就跟谁走,都没有良心的。”
    慕容麒“呵呵”一笑:“还好,我家这只小野猫虽然贪玩,但是认家。”
    你才野猫,还是只大脸猫。
    两人当着冷清欢的面,和和气气的,说话就像一家人,那叫一个客气。
    可是冷清欢分明已经闻到了火药的味道。她敢肯定,自己前脚跳下马背离开,这哥俩肯定立即就打起来。
    两人刚见面,有些误会还没有说清楚,估计慕容麒心里,一定是将仇司少当成了夺妻之恨的仇家,牙根还指不定多痒呢。
    她轻咳一声:“闲话可以一会儿再叙,是不是应当先将那扎一诺兄妹二人擒住再说?”
    不提这病秧子,哥俩只顾掐架,还忘了这个茬儿。仇司少鼻端一声轻哼:“我先去找那病秧子算账,妈了个蛋的,我仇司少的女人也敢抢,老子割了他。”
    慕容麒认真纠正:“是我慕容麒的女人,谢谢。”
    仇司少“呵呵”笑:“你跟清欢在一块刚待了多久?我们可是五年的感情,少自作多情。”
    慕容麒不急不恼,得意洋洋:“我们在一起虽然不久,但是我一直都在清欢的心里,从未离开过。”
    又杠上了,真酸。
    冷清欢作势下马:“你们不去我去。”
    仇司少已经人影一闪,不见了踪影。
    沈临风瞧着这场热闹,觉得,自己先前其实不应当多嘴,在仇司少面前将表哥说得那么凄惨的,瞅瞅表哥现在这一脸得意,天下独尊的欠揍样,其实,有人刺激刺激也好。估计,他都忘了自己姓什么了。
    或许,是跟仇司少同甘共苦这几日,处出感情来了?咋就这么可怜这个娃呢?
    “我去助司少一臂之力。”
    反正不能留在这里看你们两人在马上唧唧我我,这样腻歪。一点也不考虑别人的感受,我还单着呢。
    提剑直接追赶仇司少去了。
    那扎一诺与那夜白站在城墙之上,眼瞅着慕容麒的大军所向披靡,锐不可当,又有仇司少二人里应外合,就知道大事不妙。
    她虽说精通虫蛊之术,但是自己辛苦培养的虫蛊被人一把火烧了一个干净。几乎就是折断了她的左膀右臂。
    再加上仓促间,碧水城守军不多,难以抵挡,眼看就是大势已去。
    她与那夜白二人在鬼脸影卫掩护之下,步下城墙,急匆匆地趁乱逃离了。
    二人一走,南诏方面可以说是群龙无首,战士们就没有了斗志,弃械投降,或者仓惶逃走。
    都说穷寇莫追,尤其是那扎一诺手底下有点歪门邪道的本事,这又是在南诏境内,仇司少二人打马追出数里地,只能作罢,悻悻而返。
    慕容麒指挥士-兵攻入城中,安抚百姓,处置俘虏,有很多事情要忙。
    他紧攥着冷清欢的手不肯松开,好像一松手,人就会不见了一般。
    冷清欢不参与,只是一直笑吟吟地守在他的身边,偶尔与他目光对视,温婉一笑,一副夫唱妇随的小女儿之态。
    于副将也终于得了闲,颠儿颠儿地凑过来,搓搓手:“王妃娘娘啊,大家推选我,让我过来,问您件事儿。”
    冷清欢挣开慕容麒的手,转身面对于副将:“于副将,好久不见,越来越帅了。”
    于副将挠挠后脑勺,被夸奖得有点不好意思:“我跟着王爷昼夜赶路,好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,胡子邋遢,跟刚被人刨了坟似的。王妃娘娘您能认出我来已经不容易了。”
    冷清欢心里感激:“辛苦将士们了。”
    于副将往跟前凑了凑,小声道:“大家伙让我问问,王爷这几天心急如焚,上火得厉害,快累吐血了,您要不要抽空给王爷好好检查检查身体?”
    冷清欢立即从于副将的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。
    大家应该是在担心慕容麒这找到媳妇了一激动,再乘胜追击,痛打落水狗,继续往下一城池挺进。毕竟,现在南诏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,现如今还毫无准备,这也算是一个战机。
    大家伙都累得顶不住了,想拐弯抹角地求情。
    她当然心疼,心疼得不得了,转身对慕容麒软声道:“这两日一直提心吊胆的,觉都没有睡,现在好累,你要不要驻扎在这里,休息一日?”
    慕容麒想也没想,就一口应下了:“传令下去,今日驻扎碧水城,补充粮草,明日再开拔攻入南诏。”
    然后将余下一点收尾之事,悉数交代给于副将负责。于副将暗中冲着冷清欢一竖大拇指,欢天喜地地去了,看起来生龙活虎的,精神头也不小。
    真是一群铁打的汉子。
    冷清欢回到自己原先暂住的房间,慕容麒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。两人不约而同都有点紧张,就像是第一次相亲见面的小情侣。
    冷清欢一进屋,身后的门“啪”的一声就闭合了,然后手腕就被身后的慕容麒一把捉住,身子一转,落入了慕容麒的怀里,然后,将她抵在了门扇之上。
    “慕容麒......”
    她刚一开口,嘴唇就被慕容麒严严实实地堵上了。
    五年难熬,刚才看得着亲不着,更令人抓心挠肝地心急火燎。
    终于盼到无人之处,慕容麒急得恨不能将她一口吞吃到肚子里。狼吞虎咽,就像猪八戒吞吃人参果那般。即便是不知道其中滋味,只要完完全全地属于自己,也就安心了。
    他的动作有点粗鲁,唇舌更是横冲直撞。霸道地锁住冷清欢,焦灼地辗转。
    不得不说,虽然时隔这么久,他的技术非但没有一点提升,反而更加生疏了,咬得唇瓣生疼不说,还有一股咸腥的血腥味道在口腔里弥漫。
    冷清欢知道,那是他干裂的唇渗出来的血渍。
    她心里软的几乎滴水,试探着,伸出舌尖描摹他的伤,给予他一点滋养。
    冷清欢的主动,令慕容麒心里的引线被点燃,身体里的狂野完全释放出来,向着她贪婪而又霸道地肆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