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509章 烟熏毒虫

第509章 烟熏毒虫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月儿弯弯照九州,几家欢乐几家愁。
    几家夫妇同罗帐,几个飘零在外头?
    凄婉的美人二胡声,在军营里回荡到夜半方歇。简直催人泪下,搅合得三军将士满怀愁绪,想揍人。
    气势汹汹地撩开军帐,一瞧守着美人吃酒的仇司少,又把脑袋缩回来了。
    听说此人惹不起,就连自家王爷都恨得牙痒,没招。
    麒王爷心满意足,一夜好眠。第二日天未亮,便指挥大军起灶开拔,挺进下一关。
    第二个关隘,的确如慕容麒所言,密林挡路,两面环山。
    南诏气候湿热,清晨密林周围有粉色瘴气蒸腾,若是不懂破解瘴气之法,冒失深入,无疑就会中毒身亡。
    而且,人生地不熟,里面或许还会蕴藏着许多未知的危险。
    慕容麒的大军在密林前停住了脚步。
    冷清欢与他同乘一马,被他圈在怀里,浑身酸疼,虚软无力,有点昏昏欲睡。
    慕容麒全程小心呵护着她,就连上马都是他抱着上去的。冷清欢娇娇弱弱,就像一朵风吹都会飘散的白莲花。
    骑兵们不敢多看麒王妃一眼,只是心底里纳闷,传说中麒王妃不是挺厉害的么,怎么瞧着这幅形容,就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捧心西施似的。
    今儿冷清欢真不是装的,她累得睁不开眼睛,浑身骨头都快要散架了。而且她也纳闷,慕容麒生龙活虎地折腾了大半夜,难道就不累么?怎么看精神与气色越发地好了呢?
    慕容麒看冷清欢在自己臂弯里一脸困倦,有点心疼:“前面怕是有危险,我先派几个斥候去打探一下。你累了就下马歇会儿。”
    冷清欢在慕容麒的搀扶下下马,查看一眼。这瘴气倒是不足为虑,一会儿太阳出来,瘴气就能消散许多,到时候掩住口鼻,便能安然通过。
    怕的,就是那扎一诺的毒虫。
    碧水城蛊室里的毒虫她是见识过的,那扎一诺怎么可能放过密林这样好的养虫之地?虫子养好了,可抵南诏千军万马的守军。
    她想亲自进去会一会。
    慕容麒自然不干。开什么玩笑?五万个大老爷们,还能让你唯一一个女人以身涉险?
    斥候军自告奋勇,冷清欢给他们穿上防护服,带上应急的药品,叮嘱几人一定要量力而为。打探情形为主,不可逞能。
    几人进去一会儿就灰头土脸地跑出来了,一脸的惊恐,还有一个是被同伴们背出来的,满脸肿胀,紫得发亮。
    果真如冷清欢所言,密林里有密密麻麻的蜂虫,各式各样,五颜六色,一见到来人就群起而攻。就跟进了马蜂窝似的。
    难怪南诏会有恃无恐,冷清欢就算是懂医术,会驱虫,但是一时间想要控制这么多的虫子,那是不可能的。
    为了安全起见,大军只能暂时驻扎下来。寻找破解之方,只是谈何容易?
    于副将心急火燎,好不容易盼着,跟自家王爷能酣畅淋漓地攻城略地,竟然被几只虫子给堵住了去路,真特么地憋气。
    若非这里四处潮湿,火都点不着,干脆就一把火将这个林子给它点了,也就一了百了了。
    这话倒是提醒了慕容麒,顿时有了主意。
    火点不着,但是可以烟熏啊,虫子基本都怕烟。记得清欢给自己做过一种会冒烟的武器,是否可以一试?
    将主意跟冷清欢一说,两人倒是不谋而合。立即命士-兵准备所需材料,硝石,硫磺,糖等,然后按照冷清欢的指示,架起大锅,点柴生火,大家全都莫名其妙,不懂这是在做什么,咋还要开饭不成?
    一直到傍晚时分,有风渐起,瘴气也被吹散了些许。
    这里地形特殊,两面环山,密林位置就是一个风口。
    冷清欢命人将准备好的烟雾弹还有硫磺等点燃,投掷到密林之中,顿时浓烟滚滚,四处弥漫。一阵辛辣呛人的气味迅速在林中扩散。
    即便是站在林边,都能听到林子里有“嗡嗡”的响动,乱作一处。
    一团一团,黑压压的,犹如乌云一般的虫子被硫磺的气味熏得从密林上空飞起,四处惊慌逃窜。
    这应当就是进攻的最佳时机了。
    斥候在前探路,冷清欢给前面的先锋军提前分发了避虫与应急用的药。立即打湿衣服,蒙住口鼻,一鼓作气,通过了密林瘴气。就像一把尖刀一般,直冲南诏第二个城池。
    那扎一诺这里已经得到消息,没想到,冷清欢竟然如此轻而易举地就破了这林中的毒虫,有些措手不及,立即命士-兵们紧闭城门,做好防备。催促那夜白赶紧向着下一个城池撤退。
    那夜白有些忧心忡忡。他也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会给南诏带来这场祸事,如今就算是后悔也迟了。一面命令将士负隅顽抗,而自己则贪生怕死地先行逃了。
    南诏虽然连夜调兵,但是慕容麒的确是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。
    再加上慕容麒训练的骑兵骁勇善战,英勇无畏,打得南诏人溃不成军,一路向着南诏王庭挺进。
    冷清欢与慕容麒每次都是同乘一马,慕容麒将她严严实实地护在怀里,指挥将士一路攻城略地,真正的意气风发,如鱼得水。有一种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感受。
    冷清欢时常就在想,这才是真正的慕容麒啊,好男儿要么征战沙场,建功立业,指挥千军万马,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,逐鹿中原;
    要么,朝堂之上经天纬地,指点江山,一展雄才大略。
    五年前的慕容麒,周旋在自己与冷清琅,锦虞之间,几乎被蝇营狗苟的龌龊宅斗磨灭了男儿的气概,正是应了那一句:温柔乡亦是英雄冢。
    儿女情长,英雄气短。
    如今的他,怀里抱着自己,身上肩负天下,执起长剑豪情万丈,何等的磊落潇洒?
    就连他的眉眼之间,都是山河锦绣,巍峨壮丽的大气磅礴。
    而且,在攻城略地之中方有用武之地,彰显出了他的运筹帷幄,满怀谋略。士-兵在他的指挥之下勇往直前,出奇制胜,真正的战无不胜攻无不克。
    两日后,朝廷十万大军压境,更是势如破竹,打得南诏节节败退。
    可是,打着打着,慕容麒发现,仇司少与沈临风二人不见了。
    夜里,大军在南诏的雁翎关外安营扎寨,就有士-兵过来回禀,说是抵达关外的时候,不见了二人踪影。
    两人肯定不会不告而别,尤其是沈临风,出身武将世家,明白军纪严明,不会不声不响地走人。
    慕容麒望着面前巍峨的城墙,暗中叹一口气,两人莫非是擅自有了行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