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519章 你当她儿子试试?

第519章 你当她儿子试试?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这个秘密就是,冷清鹤与楚若兮大婚的时候,冷清欢曾经让人给他送了一份贺礼。
    冷清鹤见到那份没有具名的贺礼就怀疑,清欢尚在人世。
    但是,大婚那天太乱了,贺喜的宾客几乎堵住了相府的门。他不知道,这份贺礼究竟是谁送来的,也无法追查,只是心里存了热切的希望。
    他明白,清欢这是在逃避谁。
    看那贺礼价值不菲,她应当生活得挺好。
    冷清鹤同情慕容麒,但是更心疼自己妹妹,对慕容麒心有怨气。
    所以,他谁也没说,包括冷相,包括慕容麒。
    当小云澈从天而降,回到上京,进了皇宫,有了冷清欢的消息,他就一直在盼望着清欢回家,今日,终于等到了这一天。
    若非是在大街之上,两人真想抱头痛哭,好生发泄发泄这五年里积郁的思念。
    仇司少捅冷清欢:“这么高兴的事儿,哭什么?怎么变得跟个女人似的。”
    冷清欢扭脸瞪他一眼,我特么的哪里不像女人了?
    楚家四个大舅哥也“呵呵”地劝:“就是就是,久别重逢,皆大欢喜。”
    冷清鹤眨眨眼睛,将眼泪逼回眼眶里:“咱们回家吧?爹爹刻意交代我,一定要先接你回府。”
    冷清欢点头:“嗯,回家。”
    跟在身后的于副将顿时就不乐意了:“王妃娘娘,我家王爷还在旗杆上受苦受累呢。”
    冷清鹤也忘了这个茬儿了,顿时停住脚步,探询清欢的意见。
    清欢脚下没停:“我当初走的时候,已经写下休书,皇上也金口御准的,我如今只是冷家的女儿,没有皇上传召,哪有资格进宫啊?麒王爷那,我救不了。你要不去找找别人,比如说惠妃娘娘啊,皇太后啊,我就先跟着哥哥回家了。”
    这话在情在理啊,现在名义上,冷清欢的确跟慕容麒没有什么瓜葛了,毕竟,人家的衣冠冢,现在还在冷家的墓地旁边的。
    自家王爷千里追妻,跑断腿,累脱相,还跟别人轰轰烈烈地干一架。咋一转眼,就爹不疼,娘不爱,成了光棍一条?
    冷清鹤心思通透,立即就明白过来,冷清欢这是欲擒故纵,急不得,拍拍于副将的肩膀:“我觉得小妹说的有道理,要不,你进宫求求太后娘娘?”
    我一个小小的副将,也要有那个进宫的资格啊。
    于副将空欢喜一场,只能眼睁睁地瞧着自家王妃,被众星捧月一般,接回了相府。
    冷相似乎是幡然醒悟一般,这五年里,并未续弦,也没有将薛姨娘扶正,过得清心寡欲的。
    楚若兮一进相府,有将军府撑腰,再加上原本性子就泼辣爽利,立即就将这掌管相府的大权接过来,攥在了手心里。
    现在的相府,冷清鹤也是当了半个家。立马吩咐下人,给冷清欢准备香汤沐浴,清理闺房,安置仇司少的住处,然后备上酒菜,打算为冷清欢接风洗尘。
    冷相听闻自己女儿回京,与冷清鹤是双管齐下,让他城门接着,而自己在宫里眼巴巴地等了半天。
    后来前去打探消息的侍卫通禀才知道,冷清欢压根就连王府都没有回,直接去相府了,而且,还带着别的男人。
    心里暗赞一声聪明,偷偷地瞧皇帝的反应。
    皇帝的脸色当时就不好看,狠狠地剜了他一眼,鼻端一声轻哼,腮帮子都鼓了鼓。
    作为皇帝老爷子肚子里的蛔虫,冷相怎么可能不明白皇帝的心思?他压根就没有犹豫,这次绝对不能大义灭亲当帮凶,自家这犊子必须要护。
    他扭过脸去,装傻充愣,当不知道。
    而且,他很焦急,迫不及待地想回相府。
    其一,是真的想女儿了;
    其二,要赶紧跟女儿通通风,琢磨着怎么接皇帝老爷子的招;
    其三,外孙总是别人的,他想抱亲孙子了。
    冷清鹤与楚若兮成亲这么久了,一直都没有动静。每次自己催促,冷清鹤总是说不急不急。
    他是不着急,可是冷相着急啊。莫非是清鹤当初伤了根本,所以不能生育?冷清欢医术这么好,一定能治好,自己就有抱孙子的希望了。
    他急着回相府,让冷清欢立即给冷清鹤夫妻二人做个检查!
    所以也顾不得留下来安慰自己的顶头上司,没等皇帝张嘴责难呢,先胡扯一个借口遁了。
    皇帝老爷子火冲脑门,有点骑虎难下。
    冷清欢这样做无可厚非,有理。人家带别的男人回相府,自己也不能管。
    慕容麒是自己儿子,杀自然是舍不得杀的,可是冷清欢不给自己台阶下,自己怎么办?作为帝王金口玉言,总不能前脚刚把慕容麒捆起来,后脚自己又下令放了吧?脸面去哪了?
    而且,他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心疼的,毕竟,慕容麒带兵打仗这么辛苦,回来就被自己捆起来,当爹的也心疼。
    这是一场真正的较量,老爷子不肯服软。反正,小云澈在我的手里呢,你冷清欢有本事就躲在相府里别露面,看谁沉得住气。
    可惜,他把冷清欢想得太好拿捏了,更是低估了小皇孙的战斗力。
    冷清欢前脚刚进京,后脚小云澈就得到了消息。
    一只色彩斑斓的虫子,翻越重重城墙,在皇宫上方盘旋两圈,落到了凤蕾玉的肩上。
    小云澈这个时候,正蹲在五花大绑的慕容麒跟前,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贫嘴呢。
    慕容麒哄了半天,想听小云澈叫一声爹,小云澈没搭理他。
    他手里拿着豌豆糕,咬一口,吧唧吧唧嘴,故意馋慕容麒。
    他实在想不明白,自家皇爷爷为什么要把老爹绑起来。
    难道,打架真的不对吗?自己打架要挨老娘的鸡毛掸子,老爹打架,也要被他老子教训?
    慕容麒跟自家儿子大眼瞪小眼,瞅着他手里的点心,心里憋屈。自己在儿子跟前的威风啊,就这样荡然无存了,以后还如何立威?如何被儿子崇拜?
    小云澈蹲累了,站起来,将最后一块点心塞进嘴里,仰着脖子有点酸:“你真的是我亲爹吗?”
    慕容麒点头:“当然了,你娘亲是我的王妃。”
    小云澈愁眉苦脸:“你们当时怎么都不征求一下我的意见?你选媳妇,可我也要选娘亲啊?不对,选爹。”
    慕容麒轻咳:“当时吧,你还在你娘亲肚子里,可能不太会表达意见。”
    “你都把我装进我娘肚子里了,我想抗议还来得及吗?”
    慕容麒瞪着他:“你娘不够好吗?这世间再也没有人能比得过你娘。”
    “那你当她儿子试试?那么凶悍,站着说话不腰疼。”
    慕容麒愣了愣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接话。
    “而且,”小云澈唉声叹气:“这个爹,我也不是很满意,想退退不了。这个皇宫也无趣。”
    慕容麒默了默:“我觉得,你娘打你是有原因的,她的凶悍也是有情可原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