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修真小说 >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> 第522章 空手套白狼

第522章 空手套白狼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冷清欢琢磨着,其实这个法子也不错,自己给那夜白那颗黑心肝顺便动个小手术什么的,比如安装一个icd或者stent,这种现代化的精密仪器,他南诏就算是有再多能人巧匠,还能仿制不成?
    到时候他这条小命就完全掌控在了自己手里,保两国百姓没有战乱之苦,这是大善。
    假如皇帝老爷子装腔作势地降罪慕容麒,就仅仅只是为了这个,那她可以退让一步。家国大义与私人恩怨相比较起来,孰轻孰重,她冷清欢掂量得清楚。
    她一时间有点动摇,皇帝瞧在眼里,满意地微微点头。
    皇帝还真的担心她不愿意出手救治那夜白。如今看来,自己是多虑了。这个孩子深明大义,一点就透,机灵。
    “清欢你抗疫有功,若是能妙手回春,救了这南诏太子,那就又是大功一件,朕定然重重有赏。你说,你想要什么赏赐?”
    冷清欢也不拐弯抹角:“能为皇上分忧,这是臣女的责任。不敢要什么赏赐,您就让王爷和澈儿跟我回去就行了。”
    皇帝竟然痛快地一口答应了。
    “你跟孩子分开这么久,好不容易团聚,让他跟你回去那是理所应当。朕一向赏罚分明,你有功,必须赏。要不,再重新给你和麒儿赐个婚?”
    这算是什么赏赐?空手套白狼?一道圣旨就想白捡一个儿媳妇,还显得你特别仁和慈爱。
    冷清欢一脸为难:“婚姻大事,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清欢不敢自专。适才临出门的时候,我父亲还叮嘱过我。他说,现如今上京城的彩礼钱已经又涨价了,像我现如今这个行情,估摸着能将我卖个好价钱,至少八九千,上万两银子的聘礼,够他养老。”
    对不住老爹了。
    皇帝伸手指点着冷清欢的鼻子:“厉害啊,不愧是江南仇家出来的,上次敲诈了朕十万两银子还不够是不?还想再要一波聘礼?朕的儿子还愁娶不到媳妇儿?”
    事实证明,都五年了,你儿子就是没娶上媳妇。
    冷清欢笑眯眯地抬脸:“皇上若是觉得这是亏本买卖,那就算了,这可不算是敲诈。毕竟,这聘礼啊,还有那十万两银子的药费你可以找南诏要啊。南诏太子一条命,可不止十一万两。”
    咦,言之有理,自己只会抠门,这个儿媳妇比自己更胜一筹,会敲竹杠。谁让人家有这个起死回生的本事呢。
    羊毛出在羊身上,是应当从南诏人身上薅。
    两人臭味相投,一拍即合。
    “一言为定,南诏和谈一事,可就交给你和你爹来办了。不仅是这十几万银子的医药费,还有三军将士舟车劳顿的粮草,抚恤金,林林总总算下来,你们父女两人联手,朕相信他南诏绝对讨不到便宜去。”
    一看就是老谋深算,早有打算。可以勉强为之。
    冷清欢“嘿嘿”一笑,搓搓手:“若是赔的多了,我跟我爹还有回扣不?不对,抽成,有不?”
    老爷子没好气地剜了她一眼:“得寸进尺!朕治理一个国家容易吗?你还跑朕这里来扒皮,讨价还价。朕的金孙这财迷劲儿感情就是随你。滚滚滚!看着你就烦。”
    讨个没趣,冷清欢耸耸肩,见好就收。皇帝老爷子这样痛快地将小云澈交还给自己,她还是有点意外的,这可不是老爷子的脾性。
    喜公公一直在一旁听着这爷俩斗智斗勇,咧嘴一笑:“麒王妃,请吧?太后娘娘盼着您呢。”
    这一咧嘴,皇帝老爷子瞧着他干瘪的嘴,又想起一个茬儿来。
    “慢着。”
    “父皇还有什么吩咐?”
    冷清欢立即改口了。
    皇帝老爷子“吭哧”了半晌,瞅瞅左右反正也没有旁人,这才开口:“就是你上次给朕镶的那颗假牙啊,不知道去哪了。朕让工部的能工巧匠按照那个样式,用金子打造了一颗,戴上去总觉得怪怪的,而且不舒服。”
    竟然真的镶了一口大金牙?
    妈妈咪呀,难怪皇帝老爷子今儿一直绷着脸,连个笑模样都没有,怕不是担心别人见财起意,敲了他的大牙吧?
    她想笑又不敢笑,轻咳两声:“没事儿,金的好,金的好,吃东西不怕硌坏了。父皇若是觉得不舒服,我帮你瞅瞅,再改进改进。总是要有一个磨合期的。”
    “朕还是觉得,你上次给朕的那颗假牙好。不就是琥珀吗?朕的珍宝阁里各种宝贝应有尽有,你只管取了用,要多少都行。”
    假如你允许,我的纳米戒子可以搬空你的珍宝阁。
    到时候你可别后悔。
    冷清欢现在急着见自家宝贝捣蛋儿子,一口先应承下,然后心急忙慌地跟着喜公公进了慈安宫。
    小云澈这么久没有见到亲娘,立即化身肉体炸弹,直愣愣地朝着她怀里就扑了过来。
    “娘亲,澈儿以为你不要我了!”
    冷清欢也是第一次离开云澈这么久,抱着他肉乎乎的小身子,心里软的一塌糊涂,朝着肥嘟嘟的脸蛋就下了嘴。
    太后卧在榻上装病,瞅着这个自己最中意的孙媳妇,忍不住就老泪纵横,摸出帕子抹了把眼角。
    五年没见,太后是真的老了。头发已经全都变成了银白色,脸上皮肤虽说保养得好,但是也已经皱纹堆砌,满是岁月的沧桑痕迹。
    冷清欢规规矩矩地给太后行礼请安,跪在地上,心里百感交集。
    祖孙二人说了几句别后之情,冷清欢给她仔细检查过身体,外面宫人就来传信,说慕容麒来接母子二人回府了。
    太后心满意足地瞧着这一家三口,甜蜜恩爱地站在一处,眼神里都是如胶似漆,想必定然有许多话要说,立即有眼力地让三人回了。
    慕容麒接过冷清欢的药箱,冷清欢拉着小云澈,他就自然而然地将手朝着冷清欢伸过去。
    冷清欢多少还有一点不自在,轻轻地挣了挣。
    慕容麒的大手,与她手心相对,十指交叉,紧紧地包裹住她柔弱无骨的小手,像孩子一样,前后轻轻摇晃着,衣摆在乌黑的缎面靴子上轻缓地荡漾,衣角金线刺绣的牙纹如水一般漾开。
    小云澈不时地扭过脸来,偷瞧他一眼,鼓着小嘴,没有说话,十分安静,不像平日里那样叽叽喳喳的热闹。身上还背着一个小包袱。
    凤蕾玉不远不近地跟着。
    一家三口,就这样,不急不缓地穿过皇宫,走在漫长的甬道上,走过宫人们一路艳羡的目光。
    不说话,不喧哗,但是却有一股温情在三人之间缓缓涌动,眼角眉梢都溢满了欢喜与骄傲。